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池静失笑。“集团的总部大楼,当然是集团其他的办公室。”想了下,他说:“我二叔的办公室在那里。”接着,他又嘲讽道:“我二叔迷信,他把一个风水师也拉近集团,还给了邱隆秘书的职称。反正只要不影响公司利益、超出他的职权范围,我一向尊重。”二叔的职位说穿了是个“闲缺”,能力不重要。

  爷爷原本还打算只让他当个有名无实的挂名董事,每年有红利可领,再加上以后分给他的遗产,只要不挥霍过度,这辈子锦衣玉食也容易。

  只是……他觉得这样太伤人,劝爷爷还是给他一个职称。

  邱隆?刘苔心尖打了个突。他在这里“任职”?那么方才那五个小孩……啊,他养的小鬼!

  她常听闻一些前辈说,邱隆会些旁门左道,以血养鬼,擅长五鬼搬运法,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只是他养的小鬼为何会出现在池静的公司?且别说邱隆的道坛就在第十七层。她脑海中略过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有没有可能,她目前的状况其实和阴煞并没有绝对的关联?而是……人为的?

  不!不可能!邱隆要利用旁门左道整她,也得要拿得到她的头发、指甲和生辰八字。生辰八字易得,那头发和指甲呢?

  她想太多了!

  走出了如同五星级饭店般气派的大厅,空气间湿润的味道和沙沙雨声让刘苔知道外头正下着雨。

  “早上还出大太阳,这会儿倒下起雨了。”池静看着外头的倾盆大雨。

  刘苔向雨声的方向走,他微愕地问她,“去哪里?”

  “接雨水。”她笑了,脸上有着难得一见的淘气笑容。池静牵着她的手承接着从天而降的雨水。“小时候我和妹妹常在雨中打水仗,每一衣都玩得全身湿透的被妈妈骂,可一到了下雨,又偷偷的出去玩。可能是因为这样,我喜欢下雨天。”

  池静想起了登记结婚的那天,刘苔来公司找他,那一天正好也是下雨天,她也、是伸手去承接斜飞而入的雨丝。

  那时的他就觉得……刘苔太空灵飘逸,像是不属于这凡尘俗世,不快点抓紧她就会消逝无踪似的。是不是因为这点莫名的惧怕,他才迫着她去登记结婚?

  陪着刘苔接雨,池静的手工西服上沾着细细雨珠。

  。两人在公司大门口又等了一会儿,他接了通电话。“……这样?没关系,时间上可以往后延,请务必把质感做出来。”

  结束电话后,刘苔问:“什么质感?”

  “秘密!”前些日子他经过一家手染丝工作坊,里头有很多布的花色是手绘荷花,老板的手绘功力不错,里头的衣服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做量产。他拿了刘苔的衣服去比对大小,向老板订了两套。

  因为是独家设计、手工裁制、手工绘荷,所需的时间约莫要一个月。刘苔的生日要到了,当她的生日礼物,她一定很开心。

  “小气!”刘苔没放在心上,继续玩着雨水。

  之后接到司机说车子出了点状况的电话,池静看着她有些疲惫的样子。“你来、这边等我一下,我到停车场把另一部车开过来。”想了想不放心。“我扶你到大厅等好了。”

  “不用了,就这里吧。”在外头她比较自在,进大厅……感觉上打量她的人很多。外头下着雨,她喜歌落雨声,好过一些闲言闲语。

  “那……好吧。别再往前了,再两步是阶梯,小心别摔着了。”虽然只有六、七阶,真摔了还是会受伤。

  “知道了。”

  池静步伐渐远后,刘苔仰首看天……这种突来的大雨通常不会下太久。

  身后大厅的自动门开声不断,陆陆续续传来杂畓的步伐声。不远处有人也在等车吧,她听见一老一少在对话。

  “爹地,你说这位邱老师很灵啊?”悦耳的女声,声音十分年轻。

  “怎么,答案不满意啊?我觉得他说的不错,我家馨培才气运人,又宜室宜家,谁娶你谁有福气。”尤董笑呵呵。“这位邱老师是池老爷生前的御用风水师,他在业界十分有名气。”

  “可是,不也听说老人家的墓地后来是换了风水师?总之,这位邱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那里有点毛毛的。”

  “没的事,你啊,神经质!”

  “我觉得奇怪,池静不是不信怪力乱神,怎会任由邱老师在他的集团办公大楼里,弄一个像道坛一样的地方?”

  尤董一笑。“人会改变的。更何况,邱老师职称是池总的秘书,池静不会管太多。”

  “是啊……堂堂一个大总裁,这等小事他不会管。”

  见女儿一提及池静又有些闪神。尤董说:“你啊,才见了一面就这么死心眼,真想当池静的妻子就要积极点。”

  “还不都是爹地老在我面前提他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有能力……池静啊……是个不错的对象。只是人家有对象了,我不想瞠浑水。”

  “哪来的对象?我向一些和池静熟识的朋友打听过,他哪来的妻子?像他这种有身份地位的人,结婚不弄个世纪婚礼,怎可能连朋友、集团内的董事都不晓得?我看他是诞你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