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池老爷往生当天,两人在缘斋闹得极不愉快,后来一连串的事情也让彼此没机会好好问上一句……你(你)为什么会去缘斋?

  没提他是她的主顾客。池静说:“中午你让缘斋的张老板给你送饭来,他张罗着你吃饭,你面子倒是挺大!”他没跟刘苔提过,张家颖是他大学时的学长一事。

  今天中午和客户约吃饭,那家馆子的炒面是刘苔爱吃的。他想,就以此为藉口消弭冷战,谁知道,大小姐即使没有他,还是有人献慇勤。

  他当然知道以刘苔目前的状况,只要是朋友都会如此做。更何况,刘苔叫张家颖“张大哥”,想必是有相当的交情。

  可一想到张家颖拉着她的手夹菜的样子,他就……火冒三丈!感觉上像是……原本只属于他,只有他才能做的事被人给抢走了!

  人在防心高筑的时候,就会把所有的防御建材全用上!他想起了刘莲说的话。有助于刘苔恢复视力的男人是不多,但也不只有他一个。

  八字重又是什么魁星命格的……他当然不晓得学长是否具备这样的条件。不过一般当官的,八字通常不会太轻。

  刘苔可能不知道,张家颖除了一流的家世外,还曾是最年轻的法官,后来在生了场重病后,才辞去官职,玩票性的投资了缘斋。

  越想越有可能,池静一双有型的丹凤眼眯了起来。不会学长也是适合“侍寝”的人吧?嗯……不得不防。

  “我眼睛受损后,一直到你出现前的这段时间,除了早餐外,我午、晚两餐都是到缘斋吃。因此,他大略知道我的状况。”

  他这丈夫可当得真窝囊,连妻子出了事,他都还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你对他可真信任。”不自觉他的语气中有些嘲讽。

  “你这只是图方便。你若真的相信自己的推测,眼疾是什么煞气所致,那就该好好待在我身边不是吗?还是如同刘莲所说,虽然能帮得上忙的人不多,却也不是非我不可?”

  没察觉池静在套话,刘苔说:“张大哥他命格浩然端正,没你魁星霸气,却多少能影响阴煞形成。缘斋又坐落了地理好位,在你来之前,我常到缘斋,张大哥了解我的状况,很照顾我。”她微微的笑,不知他的脸色变得阴郁难看。“你可以上班前就送我过去,下班后再带我回来。”

  看她说得一副理所当然,也就是说,他在上班期间,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和另一个男人相处?

  这女人是从来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嫁人,还是根本不把他这丈夫当一回事?竟然当着他的面如此稀松平常的告知他这件事?池静的脸色一整个铁青,忍住脾气的深呼吸再呼吸……

  “自己的丈夫不麻烦,麻烦一个外人就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吗?”

  刘苔虽然看不到池静的神情,可敏感的感觉到他的语气……有点狠劲呐。谁又惹得他不高兴了?“当然不是这样,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语气并没和缓,这人到底在气什么?想了半天她放弃了,有人说她心细如发。可那只在她的工作上,除此外,她并没有别人说的那样聪慧敏锐。明眼时的她尚不懂池静,此时眼盲看不见他的神情举止,对于揣测他的心思更是大打折扣。

  刘苔叹了口气,“池静,一个眼盲的人只能从别人说话、语气去判断对方的情绪。我知道此刻的你是很不开心的,但为什么而不开心,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你要不要直接告诉我,为什么不高兴?”

  打死都说不出他在吃醋这种话!池静耳根泛红狼狈的瞪着,庆幸她看不见他的英雄气短。用力的搂紧她,语气不佳的说:“我能有什么不高兴的?该睡了!”

  “等等,我们的讨论还是没有结论。”

  池静看她。“什么结论?”

  “明天你上班时,我是不是到缘斋去?”她张着一双不能视物却依然美丽的眸子说。

  他火大了!“缘斋是地理好位,我那里难道是龙潭虎穴?你成天待在别的男人身边,置我这丈夫于何地?”刘苔,你哪儿也别想去,就待在我身边!待在我身边……我要你也只能待在我身边!

  被池静负气似的紧拥在怀里,刘苔想了想……好一会儿后,她开口,“池静……”

  “干么?”

  “那个……我好像知道你在不高兴什么了。”

  池静森冷着笑说:“我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这样?幸好你没有不高兴,因为我还是决定,明天我要到缘斋‘成天待在别的男人身边’。”

  他一双眸子瞪得快出火。“你到底想怎样?”

  “只要你大声的说三次‘我在吃醋’,我就‘不想怎样’!”刘苔坏坏的说。

  “……”池静一脸无语的望着她。

  这不是池静公司的大楼吗?明明是上班的地方,为何会有阴风阵阵的感觉?好像从第一天跟池静来这里她就有这种感觉。但今天森冷的情形更严重了。是因为最近她的体质更阴寒了,还是真有其他问题?

  池静就陪在身边,照理说,阴煞之气就算无法消弭,也不应该再恶化,但为什么她的身体始终没有好转?莫非……这阴煞之气非她所能抵挡?她不由得想到刘德化说过的证例。

  那位把自己也赔进去的风水师,同样也是高估了自己吗?如果……她和那一位一样……那么她也没多少时间喽?

  快别这么想,不会的!刘苔努力的把这想法踢出脑海。

  池静也感觉到她的脸色越来越差。“刘苔,你身体不舒服吗?瞧你脸色很不好看呢。”这些日子他们俩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可为什么她的身体反而越来越虚弱?

  不是说他是什么魁星命格能帮她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