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那个…”为什么他的坏情绪会让她有些着急呢?“对不起啦,以后我会小心。”

  池静翻过身看她,奇道:“什么小心?”

  “谨言慎行,不会再让这种放在心里比较好的话说出口了。”

  这丫头是故意闹他的吗?咬了咬牙,伸出手将她带入怀中,没好气的诡:“都说出口了,道什么歉?!”

  刘苔突然伸出手摸索着他的脸,池静虽讶异,却不动声色的没避开。这样亲昵的举止大概也只会发生在她眼盲时。在黑暗中,唯有摸索能让她安心,女性的矜持反而大大降低了。

  葱白柔荑抚过他的眉、眼……最后停留在他抿直的嘴时,刘苔忽然笑了。

  “池静,你的脸现在一定很臭!真的好奇怪,咱们一直以来都是不对盘,可看不见后,我反而轻易的能在黑暗中勾勒出你的模样……你不高兴时眉头会拢近,嘴角会往下拉,你真心笑的时候,丹凤眼会眯成好看的眼型……你的样子我竟然会记得那么清楚……”而且时不时的出现在脑海中。

  “你想说什么?”

  “知道你喜欢我,我很开心。”

  池静盯着她看。“我可以把它解读成,这是你对我情感的回应吗?”

  刘苔眼不能视物,可她的眼看着声音的方向,直视着他,“我不爱乱敷衍,所以对于任何事情给了回应,就表示我心中有了肯定的答案。”

  顿了一下,她半点不虚假的又说:“池静,我原以为自己很讨厌你,即使嫁给了你,也不认为这种讨厌会有减少的一天。可现在,我喜欢你陪在我身边的感觉,睡觉时有你在身边我很安心,我想,日子如果这样一天天过,也挺好的。可这样的感觉能当成‘喜欢’回应你吗?我不知道……”

  池静皱着眉,心里当然不是味道,眯着眼他慢慢的将脸凑近,刘苔似乎有所感觉,却没有将脸别开。他故意开口,“刘苔,你知道我们现在距离有多近吗?”

  “我的口鼻间都是你的味道……你想吻我吗?”

  “刘苔,你方才不是才说,要谨言慎行,不会再让这种放在心里会比较好的话说出口?”他的视线由她的眼移到她的唇,看她的眼神放肆得像要一口吞没她。

  明明该是脸红心跳时刻,可池静的亲近却让她安心。“说了怎么办?”

  “就这样。”他的唇轻轻压上她的,见她没拒绝,他的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即使想退,也无处可逃。第一次接吻就是一记法式热吻,刘苔脸红心跳,气喘吁吁的浑身软弱无力。

  “这样……可会让你讨厌?”

  她摇了摇头。

  除了紧张、呼吸困难……还有一点点的心痒痒和甜甜的感觉。

  “你真的好美,我怕我再吻下去,我们就会变成真正的夫妻。”

  刘苔眨了贬那双不能视物的美眸,忍不住好笑。

  “咱们是夫妻,这件事是你的权利,我的义务是不?不过,你能接受一个是否喜欢你都不确定的女人?”池静是个傲气的男人,喜欢他的女人他都不见得乐意收下了,更何况是连喜欢他都称不上的女人。

  池静被一语命中,对刘苔真的是有几分生气。但在生气之余,又因为她的了解而消弭了几分。一个不把他放在心上的女人会这么了解他?有趣!

  “我的确会把如何让你喜欢上我视为一个挑战。”

  “池静……娶一个盲妻对你会是个很大的麻烦。”她觉得,如果自己在感情尚可抽离之际,池静的第二朵正桃花出现,她会忍痛松手成全。正犹豫着自己该怎么点一点他?

  不是她不相信无形的治愈能力,而是她的状况太特殊。一向料事神准的她一再出现落差,不由得连她都怀疑起自己。

  “怕自己是个麻烦,为什么不好好检查,以便早点治疗?”

  又来了!她以为经过这一次事件,池静不会再提要到美国检查,算是过关了,不禁没好气的说:“就算你把我发射到外太空做检查,也不会有结果。”

  刘苔皱着眉,小脸一副倔样,池静想彼此间的情感稍稍有些许的进展,实在不想又打回原状。而且这回冷战他才发现,这看似温和的女人,脾气真的硬到让人头疼!

  “好,你不做检查我让步。你呢?是不是也该配合些什么?”在刘苔住院检查期间,他已让人把他办公室里相通的会客室整理成休息室了。

  冷战之后,他更坚持把她安置在视线所及的地方。

  “我很配合啊。”只要不要又做一堆检查,她哪里不配合了?

  唔……八成又想把她带到他公司,置她于他眼皮底下了。

  叹了口气,她说:“池静,你为我做的事情真的够多了,我真的是该好好的学习一个人过生活,你不要特地为了我而改变什么。”

  一个人?这个说法让他不舒服。都是夫妻了,为什么是一个人?感觉上像是她的未来没有他。

  “我没有改变什么,只是在适应旱该适应的事,我们结婚了,不是?”他难得柔声的说。

  “即使我眼睛没瞎,哪有妻子成天黏着丈夫去上班的。”新环境会让她无所适从,她也不想让池静成为讨论焦点。

  “你自己不也说,我们两个最好能二十四小时都同处?”

  池静什么时候也肯相信这个了?她想到了池老爷往生时,池静在诵经。他一样也不相信,却愿意尝试各种方法,只求老太爷能一路好走。

  刘苔有些感动,她轻轻的说:“你也不必担心我。真不放心,你其实可以把我送到张大哥那里。”

  张大哥?池静看着刘苔,不露心绪的说:“缘斋张老板?”这倒是提醒了他一件事。“你和他……倒热络。”

  没发现某人的声音忽然变得阴森森的。“我算是缘斋熟客,也有一些篆刻在他那里出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