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几天下来,少了视觉上的刺激,她也习惯了。可爆发了不愉快后,她很有个性的拒绝了池静的帮助,生活起居上的问题就浮现了!

  没有池静的帮助,她做什么都不行!她这人最己蛮秆让自己成为废物,尤其是不由自主的去依赖人!

  这两天她慢慢的摸索着生活,不假人手的靠自己。目前进步了一些,起码泡了三次面,有一次没被烫到了,电话的按键也熟悉了。洗澡……她有“阴霾”,生怕像先前一样,脱个精光后又滑倒,所以她只敢擦澡…

  中午她请缘斋帮她送个简餐,老板知道她眼睛受伤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还亲自送东西过来。晚上……随便吃个泡面好了。只是……又是泡面?!她好想吃之前池静帮她带回来的百菇素炒面。

  是否要打个电话给池静,她就有面吃……才不!那不就示弱了!她才不想对那、个令人生气的“科学控”低头!

  刘苔想了一下。方才打了“117”,已经六点多了,还是先“干洗”吧,池静回来看她换上了睡衣,就会以为她洗好澡了。该庆幸的是现在天气冷,即使只是擦澡也不会跑出味道。

  现在他们冷战进入冰封期,她才拉不下脸要他帮忙洗澡呢,免得他以为她在示弱!哼!

  一阵摸索到衣柜前拉开,摸了半天才找出一件连身睡衣,她开心暗道:“呵呵……找到了,太好了!”

  “然后呢?”

  凉凉的声音由身后不远处传来,刘苔吓得差点没尖叫,她惊恐的瞪着声音来源。太恐怖了!这一位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她都没听到声音?

  “然后又要制造你已经洗好澡的假象?揉了毛巾身子擦一擦,重要部位冲洗一下就算洗过?”

  刘苔的脸热得几乎快可以煎蛋。池静的话太直接、太“写实”,一点修饰也没有,她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这男人原来都知道!不!他根本就是看到了!一想到她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在进行着的“秘密”,实则从头到尾被人盯着看,她就……就……

  恼、羞、成、怒!

  “那又怎样?”刘苔抱着睡衣打算摸进浴室继续她的“干洗”。

  才慢慢的移动步伐,她突然脚步腾空,池静抱着她快步的往浴室走。

  “喂,你……”话未说完,她被莲蓬头的水淋得一身湿。“别太过份!”

  池静没理会,冷硬的开口,“开个口要求我帮你洗澡很困难吗?”把西装脱下丢在一旁,卷起衬衫袖子又把刘苔拉过来。

  “我自己可以!”她想逃,可眼睛看不到,从何逃起?

  “真的可以就不会是这种‘克难式’的洗法!”

  感觉到衣服给脱了,池静塞了条大手巾给她遮掩,温热的水开始由颈项淋下。刘苔也想要抵抗,可说真的,她现在光着身子,真的抵抗起来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僵更难看而已,无助于她挣脱池静。

  她愤愤然的说:“真的不需要你帮忙!”

  “对!因为你不屑,所以活该手给烫伤、走路跌倒了好几次,甚至连洗澡都只能擦澡!”他拿起发好泡的浴巾替她洗澡。他担心她,这两天都十点才上班,下午四点不到就回来了。

  工作狂的他居然会为了私事而迟到早退!

  到公司上班看不到刘苔的时候他就胡思乱想,开完会回办公室就问,有没有他的私人电话,连部属打翻热水他都会联想到刘苔,在车上听到有瓦斯中毒的新闻,他也会一阵心神不宁……差点就想跑回去检查刘苔家的瓦斯有没有漏气!

  刘苔不在他身边,他成天疑神疑鬼!连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强迫症?

  刘苔气恼的不说话。这个人……怎么什么都知道?生气中,丢脸占大部份,可池静对她的关心又让她不知道从何恼起,只能闷闷的闭嘴。

  冲去了泡沫,池静牵着她进入浴缸,泡澡水中滴入了昂贵的莲花精油。那味道是她喜欢的,她不曾提过,他却像是心有灵犀的买来送她。

  池静动手洗她那头长发,较之彼此间的火药味,他替她洗发的动作却是无比轻柔。刘苔所不知道的是,她觉得麻烦到池静的事却是他乐意帮她的,这样的亲密让他觉得她是他的。

  “你这人只能挑别人的痛处说吗?”

  “你这样左一句不需要你,右一句我自己可以,难道就不是在刺激人家?”这女人……第一次见面就栽在她手上,从此他老觉得她是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可现在他更正,她的笨真的是笨,不是装出来的!

  这话来得太突然,刘苔微怔了一下。她说不需要他,让他很受伤?为什么?她以为他会很开心,毕竟少了大麻烦。

  她的反应让池静有点尴尬。不是说女孩子的心思是细腻的?可这一位……十足女性化的躯壳里,其实是住了一个男人吧?

  两人都在想这种事再摊开讨论,接下来就不是尴尬两字了得了。

  池静想带开话题时,刘苔仍在黑暗中专注的想事情。想着想着,她突然冒了一句,“池静,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他惊愕的看着她,脸上慢慢的拢上热气……他现在确定了一件事,这个女人其实是个男人!这种话问得这么没有障碍,比起男人更阿莎力!

  刘苔一向不多话,凡事谨书慎行到与她的年龄不符。可她第一次发觉,原来她还不够老成。

  一句话让池静和自己陷入尴尬和无止境的沉默。她也真是的,无缘无故冒出这样的话,事后回想,都不知自己是没神经,还是不够矜持?

  池静自那句话后就没再说话。连睡觉躺在她身边还是没交谈,以往时间还不晚的话,他会念一些文章或新闻给她听。

  “池静……”

  “……做什么?”声音还是很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