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刘苔的脸瞬间爆红,想都不必想就知道刘莲一定跟他说了什么。“不必了!既然是怪力乱种的事,不劳你这‘科学控’来帮忙。”真想回过身去骂他,可恨她现在连转个身都有困难!才这么想,池静像心有灵犀似的,抛的身子像“货物”一样被搬到另一端,池静就在她方才的位置躺了下来,侧躺着脸对着她。

  “我不习惯对着别人的背说话,这样好多了。”

  嗅到池静身上和她一样的沐浴乳香味,刘苔皱起了眉,有些气恼。这个人……

  到底离她有多近?她直觉想拉开距离,可她才动,腰伤又痛得她冷汗直冒。

  “谢谢你连这细微处都帮我考虑周到,事实上,我的确不信什么煞气所伤,又什么魁星命格阳气重的。我来这里只是来宣示主权。”

  “主权?”

  “令妹告诉我侍寝者的条件。拥有该条件的人的确是万中选一,却不是独一无二,也就是像我这样条件的人不少,随时可被取代。我这个人呢,最讨厌动不动就被取代了,幸好,我有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注意到刘苔专注在聆听,而眉宇间微微的皱起令他笑了。他故意打住不往下说,吊足她胃口。

  隔了许久刘苔仍是沉默,什么也没问,倒是他反而沉不住气了!

  “对我的优势,你不好奇?”

  “我是好奇,可我的好奇并不影响你公布答案与否,不是?”

  这女人!池静咬了咬牙。为什么她的话老是令他火大,可却不由自主更加在意起她?她对事情越是淡漠就越撩起他的兴趣!

  “咱们是夫妻,这就是优势!”

  “我们婚前说好分居而住,各过各的。”她淡然回应。

  “是啊,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宣示主权,我怕什么时候自己绿云压顶了都还浑然不知。”池静明知这话会引发战火,却还是说出口。

  “你、你……你在胡说什么?哪来的绿云压顶?”刘苔一听火气瞬间冒出。

  “谁知道呢?世事难料!不就近监视,我难以心安。”

  “胡说八道!”

  “总之,从今天起,我打算搬过来同住。”他大方的宣告。

  刘苔微恼。“我们这种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没关系,我那间大庙绝对容得下你这尊小神。你不爱我住这里,那你住到我那里也一样。你无法二选一也没关系,还有第三个选择,我们另外买一处新居就一起住进去。”

  “……”

  池静肆无忌惮的看着刘苔。这女人的五官原来这么古典细致,他好像是第一次如此仔细的打量她。

  较之初次见她,她的瓜子脸明显瘦了。自皙的皮肤透着惨白,眉宇间隐约笼罩、着一层灰黑……他虽不信鬼神,却看得出刘苔近来的身体状况不如从前。

  心里称不上愉快的情绪他无法说得出来,却很清楚自己非常不喜欢刘苔目前的样子。因为那会让他……很心疼!

  一思及此,他更不愉快了。这女人成天怪力乱神的,忙这又忙那的,不能好好照顾自己能怪谁?怪他吗?能怪他吗?他想撇清关系,置身事外,可却让自己更加觉得在找藉口。

  和刘莲的对话又浮现脑海……

  “刘苔的状况并不好,她对自己太有自信,以为有足够的能力撑过这一关。此时你即使愿意帮忙,她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能转好是她幸,不能,也是她命。

  “你陪在她身边一段时日后,如果她眉宇间的黑气始终不消,而且黑印越来越深……那时你就放弃吧。那就表示错过了最好的时间,煞气已成。”

  当时听完她的解释,他心急的问:“会如何?”

  她冷静的继续说道:“继七孔中的两眼失明,煞气又要侵略哪里……我也不知道。”

  刘莲的话……为什么会让他那么心痛?这样的感觉太陌生,正因为不熟悉,感觉特别清晰。

  让他痛的事物通常激起的是愤怒,可现在这样的痛却让他无所适从,较之以往的忙着切割两人的关系,这会,他反其道而行的只想承担下一切。是因为无法放手吧?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

  凝视着刘苔,他的妻原来是个古典美人,无需时尚精品加身,无需流行彩妆装扮,她的美浑然天成,自有其令人迷醉的本事。

  池静的眼眯了眯,脸上露出一抹不甘心的淡笑,认栽似的低低轻叹。“不管信不信怪力乱神,我和你终于有个‘共识’。”

  “我只看到我们的没有共识!”刘苔不以为然的道。

  “怎么会没有?从你的角度来说,你需要一个阳气极盛的男人去破坏缠在你周遭的阴煞磁场。就我的角度来看,我只是在扞卫人夫的立场。你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你要的,我也可以得到想得到的,怎会没共识?”

  刘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池静,你想得太容易了。以极盛的阳气去破坏已然快形成的阴煞磁场是十分费时的事。你以为只有夜里同床这么容易吗?最好是二十四小时都能形影不离,你大少爷能忍受有个人像背后灵一样黏着你?”这个自大自我的大少爷,除了他家爷爷外,她想不出有什么人能让他这样牺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