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这丫头!都说她的事别让池静知道了。“我没事,可以照顾自己。”

  “你连从浴室到卧室三公尺不到的距离都没法子自己走了,还能怎么照顾自己?”

  “我可以!”

  “那好!我看你方才那一跤摔得不轻,只怕要看个医生了。你说能照顾自己,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自己能够穿戴整齐,我马上离开这里。”

  “你……”

  “怎样?”

  “你明知道我受伤了!”

  “是啊,我‘明知道’你现在连动都不太能动,也‘明知道’你无法自己穿戴整齐,更‘明知道’你无法照顾自己。”

  “……我不要你管!”

  他深吸了口气压抑住怒火,突然将一团布塞到她手上。

  刘苔怔了一下,一番摸索后知道这团布是什么,她的脸飞红了起来。“你到底、要做什么?”

  池静不理会她,迳自打着手机。“喂,庄医生吗?我有个朋友跌伤了,方不方便出个诊。住址在……”他说了几个大目标,没想到庄医生居然知道“刘神算”住所。结束通话后,他看着刘苔,她则倔着一张脸。

  “那位医生家距离这里不远,车程约莫十分钟。你再不换上衣服,等会儿打算光裸着身子看诊吗?”

  “池静!谁说我要看诊的?”这人凭什么替她做决定?

  “我说的。”

  “医生是谁叫来的谁就让他看。”

  “我没病,他来是看患者。”

  “我不要看!”

  “过了两分钟了。你剩八分钟换衣服。”

  “我会让他不得其门而入!”她是主人,她不让人进来,谁敢进来?

  池静干笑了一声,当她虚张声势。“又过了一分钟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仍僵持着,刘苔看不到池静,可瞪人的眼神还是凶狠着。她是有些虚张声势,眼睛看不见从来没像此刻让她那么无助!她火气燃得漫天高,那又如何。她连打通电话搬救兵的能力都没有。

  不一会儿池静的手机响了。“喂,这么快就到了?好,我马上下去开门。”结束通话后,他转身要下楼。

  “池静!”刘苔唤住他,语气又气又急的,还带了几分的无奈。“拿去!帮我换上!”她气呼呼的把内裤交了出去。“快啊你!”

  伤势没什么大碍,不过刘苔的腰是真的闪伤了,只怕要有三、四天不良于行。庄医生开了消炎止痛的药,且留下几张缓和酸痛的药布。

  为了吃药,她勉强让池静喂了几口面。吃过了药,她侧躺在床上又是无止境的沉默。感觉另一边的床缘陷了下去,池静就坐在那一端吧?

  “还很不舒服吗?”听见他温柔的问道。

  指哪里不舒服?如果是心理的话,那真的是十分不舒服!方才因为不想光着屁、股看医生,紧要关头才让他替她穿衣服。那时她只着急着要衣着整齐,没心力注意太多、想太多。

  可待一切处理完后……她裸身让池静替她着衣的“毛骨悚然”感受就回来了!

  那男人真的……手拙得要死!运动胸罩他可以前头穿到后头去,一件内裤可以穿了又脱,脱了又穿,只因为他不但内外弄颠倒,前后也不对,怪不得她老觉得股沟怪怪的,原来是蕾丝花跑到后头当鸡毛掸子!要不是感觉他也很紧张,她还当他恶质到连这种时候都能捉弄她!

  正因为看不到,所以感觉也就特别灵敏;因为看不到,没有其他的事物分神,在黑暗中才会不断的想到尴尬的事情……天!

  “还是很不舒服的话,要不要去住院?”池静再次提议。

  刘苔呐呐的开口,“没事了,我好多了。”也许是止痛药起了作用,她不像方才那样,痛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就这一点,她还是得感激池静。

  “刘苔,你的眼睛……”刘莲说,快看不到了,可他觉得情况更糟,她没道理在一开始就把他和刘莲弄错了。答案只有一个,她根本就看不见,当然无从辨认。

  “看不见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到底是她太相信自己的能力,还是低估了那煞穴的威力?她以为只是大大的影响视力,再糟也只是瞎了左眼,全盲是她始料未及。那么“始料未及”的事,会不会不只如此呢?

  “我……真的可以帮上忙吗?”

  “大总裁日理万机,不必刻意为了我做些什么。”

  刘苔语气淡淡的,较之方才她为了穿衣服的事和他争吵,他还比较喜欢那个倔强任性的刘苔。那表示她还会生气,愿意和他吵。而眼前的刘苔……太平静,平静得像把他当陌生人看似的,他无法忍受刘苔这样的对待!

  “你应该很怨我吧?刘莲说了,十二日那天,你原本想藉喜事避煞的。”故意挑着刘苔的敏感神经说,他宁可她生气、怨恨,痛骂他一顿也好,就是无法忍受她不理他。

  “你不应该这么想的,只相信科学的你,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念头?你应该坚持你当初认定那是怪力乱神的想法。”

  “说到底你还是在怨我。”池静口吻闷闷的。

  刘苔默然不语。怨吗?她对池静有所埋怨吗?埋怨这词,合该是用在有一定交情的人身上,没有情份,哪来的多余情绪?她对池静有这样的情绪吗?

  “我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所谓的后悔,必定是回首过去。而我只往前看,因为那才实在。”与其成天活在后悔中,想着如果当初如何如何,现在也不会如何如何……过去都过去,盖棺论定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想着如何收拾局面。

  “那你今天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陪睡。”池静语气轻松的回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