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他想起来了,有时她宽大中国风的衣服上会画有一朵粉色或墨色的莲花。

  前阵子他无意间看到报纸上的一篇文章。除了财经版,他其实不太看其他的文章,有一天却看到了一篇只因标题上的“苔萏”两字。“苔”,是刘苔的苔。原来是莲花的古名。

  尤馨培一笑。“这玫瑰好新鲜,要不是我正好忘了带钱,真想买一把。”眼神不断的释放她十分喜欢,可又遗憾的神情。

  店员走了出来,笑吟吟的说:“玫瑰今天才到,新鲜又漂亮,最适合送美丽的情人了。”

  她娇羞昀红着脸。“不是的,我们……不是情人啦。”

  “啊,那你们是夫妻吗?”店员察言观色,知道无论她的话对不对都取悦了美人。看来是女方喜欢男方多呐。

  尤馨培笑着看池静,把发言权扔到他手上,也在试探他。

  像是不曾听闻店员和尤馨培的对话,池静好像是个局外人似的,他淡淡的开口问:“这里有莲花吗?”

  “呃?”店员有些愕然。

  “池先生,莲花是七、八月的花,花期早过了,现在是玫瑰最美。”

  “这样啊?真可惜,我妻子很喜欢莲花。”

  有两朵正桃花,也就是和你可以发展成姻缘的,出现的时间点很近。如果……我算是其中一朵,想必另一朵也要出现了,你就直接选择她就是……

  刘苔说的话他记得可牢了。两朵正桃花?他可不是因为喜欢她才谨记这段话,只是不想被她那个什么神算老师命中而已!桃花?门儿都没有,他当路人甲乙丙!

  尤馨培一脸备受打击的表情看着他。“你……”

  池静一笑。“尤小姐喜欢红玫瑰吗?”他要店员包好一束,递给她时说:“祝什么好呢?就视两家合作愉快,业绩如同这玫瑰一样又红又亮眼。”

  “……谢谢。”她尴尬的收下,直想挖地洞,当然也没勇气多问他结婚的事。

  池老好像前不久才往生,在那之前也没听过池静有什么交往的女友,何以……爸爸真是!事先也不打听清楚,害她出这种丑!

  一回到公司大楼外,池静立即打手机让司机送尤馨培回去,他转身要进公司之际,忽然在不远处的一名女子唤了声,“姊夫。”

  他没理会仍迈开步伐,准备进入公司。

  “池静,池总裁。”

  他只好驻足,回眸看着三、四公尺外吟一名媚丽如花的女子正朝着他笑,看到不认识的女子对他微笑,他冷淡的颔首。

  “我们认识?”

  “是不认识,可怎么办,我还是得叫你一声‘姊夫’。”不拐弯抹角,她自我介绍,“我是刘苔的二姝,刘莲。”

  刘莲?怎么她家的名字都这么“固”?不是“流汗”就是“榴莲”?不会还有叫流亡、流弹的吧?

  这一位穿着俐落的粉领族套装,应该是“正常”的上班族,不会是什么风水师的徒弟吧?

  “你好。”池静走向她,虽然不知道刘苔的妹妹为什么会找上他,心里头却有股不祥的预兆。刘苔……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忙吗?如果可以,请给我十分钟的时间,说明来意后,我就离开。”

  两人就约在公司附近的一家连锁咖啡馆,各点了一杯热饮。

  刘莲悠闲的啜了口热巧克力。“啊……这种一杯要价百来块的巧克力热饮和外头那种一杯三十块的果然不同,果真一分钱,一分货啊!”

  “你喜欢的话可以再点。”是刘苔的妹妹,他得礼遇些,可在品尝热饮前,她是不是该先将找上他的事说清楚?

  “真的吗?真好!真的好香啊!”

  “刘苔……近来好吗?”

  “姊夫,我只能再点一杯吗?”刘莲笑咪咪的说。

  “你只要先回答我的问题,十杯都没关系。”

  “最大额度是十杯吗?”

  他懂了,他把咖啡储值卡递给她。“秘书昨天才储值,够再买个几十杯,这卡送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她啊,算好,也算不好,普通吧!”

  这答案存心吊人胃口吗?“普通是怎样,可以解释一下吗?”

  捧着暖手的杯子,刘莲很认真的回答,“就好像之前有一则新闻,有个人被雷劈中,结果只是昏迷住院,几天后醒来依旧生龙活虎的。你说,这是算好,还是不好?就我来解读,被雷劈中当然倒霉,可还能毫发无伤的醒来,这真的可以说是大难不死了。你说,如果有人问起这人近来好吗?我该怎么回答?只能回答‘普通’喽。”

  被雷劈中……倒霉透顶吧?普通?池静在心中摇头感叹之际,心尖突然打了个突。“被雷劈中的那个人,不会就是指你姊姊吧?”

  “怎么会?不是她啦。”她匆然幽幽一叹,“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前一段话让他心中大石落了地,下一段又将大石推回原位,还加码。这丫头到底想怎样?“刘苔现在到底好不好?”

  “普通。”哎呀呀……脸色都变了,可见是挺在乎的嘛。“我们家家学渊源,什么事都平常心看待,只要吊着一条命,管她瞎眼瘸腿都算普通,呵呵……所以姊夫,你不用太担心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