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你这女人真是……”下一刻,他被眼前所见的景象惊愕得说不出话。转身的是刘苔没错,可她的眼居然缓缓渗出鲜血!他久久说不出话,张口要说些什么,身子忽然一阵震动……地震吗?

  “池先生!池先生……”王秘书轻晃着他,好一会儿他才转醒。“您作恶梦了吗?”

  池静睁开眼后,隔了一会儿才分清现实和梦境。

  “……嗯。”方才是作梦啊?好真实的梦!

  他梦见刘苔的眼睛流血……是因为最近时常会想起她,这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王秘书递了杯水给他。“池先生要更衣了,晚上和XV的CEO有个饭局。”这回到美国来,签下了一纸重要合约,只是这一两天总裁似乎很疲惫,白天没有睡觉习惯的他,居然在下午三点会在沙发上睡着,而且一睡就近三个小时!

  池静虚应了一声,忽然问:“今天几号?”

  王秘书一怔,直觉的要回答。他又补了一句,“我问的是农历几号?”

  她忙着找出笔记本翻看。农历?总裁今天怪怪的,无论是行事历、公事方面所有的事,都是看阳历,哪来的农历?还好,很快的找到了。“今天是十二号。”

  “十二。”刘苔所谓的“对他对她都好”的结婚吉日?是因为方才的梦境吗?为什么他会心神不宁?

  “十二日,有什么事要处理吗?”

  “没有。”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王秘书,这几天总公司那边有我的私人电话吗?”

  “目前为止……没有。”总裁的手机即使在国外也能接通。私人电话一般而言是打手机,少有人会打公司电话。

  “嗯。”也是,那女人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会找他帮忙吧?啧!他忘了,那女人还有个“法力无边”自谢为神算的老师,还能出什么事?!他会不会太杞人忧天?

  “池先生?”

  “没什么事,你先出去,我换洗一下马上好。”

  待王秘书走到玄关处,池静突然开口交代,“订一下明天的机票,我有事要提前回去。”

  她怔了怔。“……是。”不是还有一些事要处理?算了,老板说的是!

  跟王秘书下完指令,他想到更改了行程,明天就回去,但回去之后呢?刘苔也不见得乐意见到他。池静不禁皱起眉,懊恼的想起,结婚登记时,剀苔所说的话,以及她在“大喜之日”是沉着脸办完手续的。

  想起来还是很不爽!他又改变主意道:“提前一天回去就好……”

  正要拨打手机处理这件事的王秘书怔了怔。“是。”不一会儿她以流利的英语交谈着,结束通话后,她说:“回程的时间改好了。”

  池静仿佛没听到她的报告,兀自想着心里事。

  分住两地,互不干预是他对刘苔的承诺,他回去只是要确定她是安好的,可见不到她、无法听见她的声音,如何知道她好不好?

  可是想见她,要找什么理由?不期而遇?太假了;找她老师看风水,就可以顺便看到她?他不信这套,他家也没死人……诚实的告诉她,他作了不祥的梦,因为担心,所以来看看她?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如此迷信?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而且肉麻指数破表,连他自己都受不了!

  算了,不见面就不见面!真是恨透了他目前这三心二意的婆妈状态。

  老板今天的样子真的好怪!就拿此刻来说,为什么由他脸上表情能解读出人种交战?“池先生,回程的票订好了。”她再度提醒。

  池静回神。“出国前不就订好了?”

  “可、可是,您方才不是说要更改?原本说明天要回去,后来又改成提前一天?”

  “有吗?那些都只是选择之一,我还没做决定。现在我决定,不改回程时间,维持原状。”

  “……”

  初冬的午后来了场雨,雨势不小,幸好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家规模不小的花店前,站了一对登对的年轻男女。男的高大俊美,一身合宜的手工西装,浑身充满冷傲的贵族气息,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一旁的女伴貌美如花,白色洋装外罩着保暖的流苏羊毛披肩,休闲中不失贵气。

  “啊,这玫瑰真漂亮。”葱白柔荑捻起了一枝红玫瑰,低头轻嗅,好个人花竞艳,人比花娇。

  “池先生也喜欢花吗?”人美,连声音也悦耳动听。

  “比起花,我可能会比较喜欢绿色植物。”池静没有附和女子的喜好,也没配合的说些恭维的甜言蜜语。

  开完会后和来访的尤董约吃中餐,他们到了之后才发觉尤小姐早等在餐厅。

  饭后对方以吃太饱为由,想一起步行回公司,走到一半,尤老却接到一通电话得先离开,麻烦他送女儿回去,才造成这有些“莫名其妙”的状况。

  尤小姐出现在约吃中饭的餐厅,他和尤老是约在先,如果尤小姐正好在附近,人家父亲叫她一起来用餐,那也没什么。他也曾在中午用餐时间,被爷爷临时叫出去陪一群老人吃饭。

  至于后来,因为吃太饱而决定走路回公司,帮助消化。好吧!勉强合理。可散步到一半尤老因“急事”离开,只剩他得留下陪尤小姐散步,还得送她回去……就不由得他想太多了。

  上个星期尤老才提到这位令他骄傲的女儿,今天他就正巧来访,然后又很刚好的可以见到他女儿,感觉上就像在埋伏笔、预告剧情。

  池静不解风情、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万紫千红。不明白为什么十个女人有九个会喜欢花?他想起一个人……刘苔呢?

  他从美国回来第四天了,忍着不打电话给她,也努力不让那梦境发酵而影响自己。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仍在意着这件事。什么事都可以扯上刘苔!连看个花都会想,她会喜欢什么花?

  想起她一身素白,几乎没什么多余装饰的素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