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裸、裸、裸男!啊,裸男……”那可怕的影像又回到脑海!手像是被电到,立即松手,接着她的脚又踩不到底,马上又尖叫的打着水花。

  池静伸手又捞住她。“你是A片看太多啊?裸男?这里没人光着屁股!”你这女人是吓疯了吗?

  “你你你……”池静?!来不及细思他怎么也会在水中,倒是先想到此刻她像只无尾熊一样攀附在人家身上!她的手臂一环上他就习惯性的越抱越紧,很难受欺!

  “你就不能站稳吗?”

  “我踩不到底!”

  “没事干啥长那么小只?”她有一百六吗?顶多一五七至一六一、二之间吧?

  小只?他把她当牲畜吗?“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长得像兵马俑?!”

  池静低头看着需“仰赖”他,还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任性丫头。这女人,他很有兴致乘人之危的让她吃一吃苦头。

  “你你你……看什么看?”

  “称不上美人的你能够引起我的注意是你的荣幸。”

  “干么拐弯抹角?直接挑明讨厌我到无法漠视我这人不就得了。”

  “你倒有自知之明。”

  “因为那也是我的心声。”

  他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原以为他的受人注目有太多的理由,他倒是从来没想过是因为被讨厌。这女人倒是有趣。

  “刘苔,你也是女人吧?”

  “怎样,你要告诉我其实你也是吗?”她平时很稳重的,二妹就常笑她是“小老太婆”,可遇到池静,她身上所有的刺就会竖起来,摆出备战姿态。不屑的看他,“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池静不理会她,继续说自己的,“我出身一流的名门世家,长相也堪称上等,从小到大读的都是顶尖名校,就女人来说,要选择的交往对像我该属首选。要你承认对我一见钟情有这么困难吗?”

  他就是认定池老爷的指婚,是因为她对假的“爱慕”一手主导的就是!她也是“受灾户”好吗?这种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看事情的角度都这么狭隘吗?

  “很抱歉,我这人眼光一向独到,首先,我不爱有钱的男人,尤其是那种有钱富可敌国型的。这种人自大自负,认定钱在他手中,地球也得跟着他转。成天颐指气使的当老爷,疑心病特重,举凡接近他的人都被他列入‘贪图财产’一边,不想接近他的也被安上‘不识好歹’。

  “钱嘛,够用就好。更何况我自己也能自给自足,另一半养得起他自己就好。

  “再则,学历越高越古怪。专才、专才,专业之外是蠢才!如果我是老板或要找继承人,这样的人我不会放过。可如果我是要找男友或老公,说真的,这种人我绝对‘跳过让过’!

  “长相嘛,这种无法‘保值’的东西我一向最不看重,而且折损率之高,十年前十年后就足以教人捶胸顿足。你没看过吗?十年前是帅哥型男,十年后是欧吉桑、糟老头!我没事找个这样的人让自己生气干么?感觉上就像遇到诈骗集团。”

  说了一堆,他还真捡不到好处,“也就是说我这个人是集你所有最不中意的条件于一身喽?”他大少还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嫌,嫌到无一处是好。他以为这辈子只有他挑剔别人的份哩。

  “是啊。”

  “你这女人……”

  “怎样,恼羞成怒啦?!”完全忘了此刻在水里,她的安危还操纵在别人手中。

  “你知道吗?你现在得要仰赖我才能上岸去,对于恩人,你态度就不能好一点吗?”

  她的火气还在,依旧大放厥词。

  “你大可选择不救,我不想欠你这种人人情!”向这种人低头?才不!反正她就是死巴住他,怎么也不松手,倒是想知道,他要怎么甩开她。

  “这样……”他出其不意的往她腋下搔痒,她着了道的松手狂笑,咕噜的喝了口水。

  下一刻灭顶的恐惧恐又让刘苔花容失色的尖叫,“哇……救……救命。”

  池静轻松的提住她的领子往自己拉了过来。“叫恩人。”

  “你这人真的很……”

  “下头接的字眼只要又让我不满意,我不介意这恩人换人当!”

  手作势要松手,她早先一步抱住他,都已经吓得掉泪,就是倔强的不示弱。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性子?池静又看了她一眼,心想,一个大男人这样捉弄人也够了,再多就不入流了。

  手托着刘苔的身子慢慢的走向池畔,张家颖早准备好两条大浴巾递上。

  “刘苔,没事吧?”难得看她这么狼狈的样子,眼睛附近红红的,鼻子也是红的,吓哭了吗?

  他现在确定这两位一定认识,不认识还能在落水的情况下吵这么久。池子大他是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却看得到两人的样子都很僵。

  刘苔摇了摇头,稳了稳情绪后起身,快步追上走了十来步距离的池静。“喂,你!”

  他睨了她一眼。“还要继续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