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僵持了一下,刘苔不发一语的把鞋子脱掉,拎着鞋,光着脚丫子上车。

  纤白秀净的巧足踩在黑色的踏毡上,黑白对比更显出那双美足的骨架巧致,看着那双仿佛能放在他修长手上跳舞的美足,池静心一跳,耳垂染红的忙别开眼,顺手丢了双纸拖鞋给她。

  到底太过年轻,对于别人的无礼,刘苔还是有些懊恼。拉了安全带系上,她一路无语的生着闷气。

  好一会儿,池静看了一下她放在脚边的袋子,“那里头是什么?”

  驾驶座的方向传来冷冷的声音,刘苔怔了怔,看了眼倨傲的男人。“你在问我吗?”

  “车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问你,我问谁?”

  “啊,是是是。”呵,光听语气就知道很不友善。“可就我知道,能回答你的话的人不只有我呢。”

  池静眯了眯眼,不怒反笑,“跟在你那位神算老师身边,别的本事没学到,倒是学了一身唬人的好功夫。”

  刘苔笑了。“阁下不必拐弯抹角的骂我家老师,既然不信风水之说,大可不必大费周章的把人请来。”

  “我只相信科学,怎会信这些江湖术士,只是老人家就吃这一套。”爷爷不但信,自己也有兴趣,还花了不少心血去钻研。

  “阁下是找我倾吐心事?”若是平常时候的她笑一笑就带过,可今儿个这男人太过无礼,她有兴致气他一气。

  不可置信的看了这不知死活的丫头一眼,他说东,她扯西,两人看来没什么交集。“谁在跟你倾吐心事?”

  “车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你,还有谁?”现学现卖,成效不赖。

  池静为之气结。

  “依我看来,池老爷信风水,你都说服不了他了,跟我抱怨这些也没用。”

  “我不是抱怨,只是表明立场!我不信这些怪力乱神。”

  “阁下不说,我也看得出来。在你眼中,我家老师脸上大概印着‘神棍’二字,而我嘛,大概也随喜的印上个‘招摇撞骗、混吃等死’吧?”

  “哼!倒有自知之明。”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了吗?要是说完了,那我要睡一下,昨儿个睡得不好,有些困了。到了的话烦请告知,谢谢。”说着,她挪了个舒适位置,大剌剌的睡了。

  这丫头……就这样?她一点也不生气,也看不出“骗子”该有的羞愧!

  她明明没说什么逾越的话,为什么他对她的话却能有另类解读?方才她那一整段话就他自行翻译后解读…你脱裤子放屁的说了那么多废话,就只是要表明这个立场?屁放完了吗?放完了就别浪费我的时间!

  方才两人过招,明明是他有气势多了,为什么他此刻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以往他不高兴,只要端着一张冷脸,对手通常自动竖白旗,可这位呢?她像是对冷热无感!他脸上温度骤降,从二十度直滑零下二十度,她依然是那副“小老太婆”的道貌岸然样。

  路上有些塞车,原本半个小时的车程,却开了近五十分钟。池静开得心浮气躁的,一回头,看到她睡得可安好了,他更气。他好想……找人起来吵架!

  刘苔实实在在的养了下神,伸了伸懒腰,这才发现车子似乎早停下了。旁边那位互看不顺眼的男人正看着她,看来,是还有没说完的话呢。坐直了身子,等着有话要说的人开口。

  “方才说的话,请不要跟我爷爷说。”

  刘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搭腔。

  “说了你不中听的话,你不痛快就冲着我来。我爷爷身体不好,这些话别再让他气一次。”

  她淡淡的看他一眼。这么无礼而目中无人的男人,没想到还是个孝孙。啧,本来是很想小小的惩戒他一下的……但谁教她对孝子孝孙没辙呢!

  “知道不中听,别人听了肯定不爽,干么还说?”她伸手按了下安全带的扣钮,准备下车。

  池静早一步的抓住她的手。“你还没答应我。”

  刘苔拂开他的手。“我们学堪舆的人,学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你提醒的那些事,即使你不说,我也不会去乱嚼舌根。”

  “希望你说到做到。”

  “又来了!为什么你说话的语气老是喜欢带着警告、怀疑和威胁呢?这时候道个谢对你来说,有这么困难吗?”

  “……谢谢。”

  “没听清楚啦!”她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谢谢你!”

  “损人骂人时声音宏亮,道谢的声音像是没吃饭,有诚意才怪。”

  这女人!池静大声的说:“谢谢你!”

  池老爷走过来时,正好听到这句“诚意十足”的道谢。

  “谢什么?”他们刚到,听管家说池静他们早到了,却一直没下车,于是他走过来看看。

  刘苔一笑。“没什么,我答应池静要介绍女友给他,他在向我道谢呢。”

  被阴了!这丫头!池静哑巴吃黄连的有苦说不出。

  “这样……好!好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