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凤眸笑眯了,刘苔轻声道:“欸,怎么知道呢?你知道的,很多时候会有突发状况。”

  “突、突发状况?例如……桌子会突然飞起来?”恐怖的经历很难教人忘记!

  “唔,我们今天去的地方是山林野地,没有桌子会突然飞起来。”

  “呼…那就好。”

  “但是有大树会‘突然’压下来,几吨的大石可能‘突然’飞起来,也许还有山猪会‘突然’冲过来……”

  “啊?不要啊…”

  “……四周林木参天,坡势白虎高、青龙绕外,好一个林中之虎!此穴旺家旺业,后世子孙出将入相,池老爷命格撑得起此穴,他日百年可安居。”刘德化的声音浑厚,心里

  谨记着小姐的话…说话速度放缓,缓中有节奏,切记朗朗不迟疑。

  眯着凤眼看着池老爷将来的墓地,刘苔心中暗忖:好利的穴气!佳穴是佳穴,只不过……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依照老师说的,此穴是否可对照之前看的那个‘武魁穴’,此穴霸气凌人,若阳宅方位不对,他日是否也将造成子孙不和或兄弟阋墙憾事?”

  忽然感觉身后有道锐利目光,一回神,池老爷正看着他处,倒是站在池老爷身边的中年男子,据说是池家二爷的男子,一直有着越来越明显的不以为然。只是对方也没瞧着她啊。

  可能是今天的心理状态……特别让她敏感。只是好怪,为什么老觉得有人的目光如影随形?

  刘德化一怔,知道大小姐在暗示他,于是镇定的说:“苔儿学得真快!没错,这就是我接着要说的部份。池老爷,方便我们到贵府造访吗?”

  池家二爷可忍不住了。“当然不方便!之前那位邱老师,人家不过看了几眼就能断是否为佳穴,哪里需要看阳宅?

  “还有,这个风水师一来就推翻邱老师之前看的方位和一些细节。爸,邱老师一直是咱们池家的御用风水师,不信他,怎么就信一个名气不如他的?”邱隆对于会勘墓地一事多有不满,只是在父亲面前没敢发作。

  还有……如果真让这不晓得哪里冒出来的风水师从中作梗可就惨了!他给了邱隆一大笔钱,要他以他为主利的勘查墓地。池静那小子,小小年纪就获得老头子的倚重,身居CEO高位,要是池家风水又偏他,那他这叔叔的未来可堪虑了!

  虽说池静是大房长孙,好歹他是他叔叔,掌大权也该长幼有序!

  池老爷冷冷的看着次子。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看着刘德化语气一转,“这个自然,刘老师……”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嗓音低沉浑厚,语气冷锐孤高,此人祖德广荫,睿智铁腕,必居上位。刘苔抬眼对上一双冷眸,严格说来是一双……瞧不起人的冷眸。也许,也不是瞧不起人,只是瞧不起“他们”这种人。

  “你这孩子,不是跟你说八点一定要回到家里集合吗?”池老爷轻斥。

  “公司里有要紧的事,我先回去处理了。更何况这里我陪您来过好多回了,自己可以过来。”池静淡漠的看了一眼刘德化和刘苔。“这一位是爷爷您十分推崇的刘老师吗?幸会。”

  他伸出手,仍是礼貌性的,看不出诚心,对于刘苔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声。

  “我们要回家里了,我和老师有话密谈,你就先带刘老师的弟子回宅子。”

  “爸,邱老师他……”池鸿鸣急急的想开口阻止。

  老太爷冷眸一瞥。“怎么,邱老师给了你什么好处吗?这么维护他?”对邱隆不再全然的信赖自有他的道理。

  刘德化一听。这还得了!这池老爷感觉上就是个犀利的角色,万一密谈时问了很多事情他怎么办?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冒牌货”。“他是我的弟子,池老爷可放心。”

  “不,有些事……如果可能,还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

  刘德化很想向刘苔投以求救的眼神,可不行!他得镇定点!

  池静看了自家祖父一眼。“既然这样,我们先离开了。”

  由预定地往外走,得走上一段弯曲黄土小径才接得上柏油路。山里湿气重,只怕前晚还下了雨,小径虽不至于泥泞不堪,但刘苔软泥沾鞋还真是越走越重。

  她走路本来就慢,如今真称得上是龟速了。在转弯处,她看到了某个绝对称不上友善的人。

  “能不能快一点。”池静一向发号施令惯了,无论是秘书、部属,为了配合他,做任何事都是竭尽所能的迅速。他看不惯那种慢吞吞,活着只是为了浪费生命的废物。

  “我很尽力了。”刘苔拖拖拉拉来到他面前,捡了根树枝,另一只手突然撑在他身上。

  “喂,你……”

  “不好意思,借靠一下。”她慢吞吞如入无人之境的用树枝刮着鞋子边缘汲附的泥巴。刮完了一脚换另一脚,仔仔细细,绝不马虎。

  池静的耐心用罄前,刘苔总算放下撑在他手臂上的手。

  “行了,走吧。”欸…他额上跳动的是青筋吗?她视力向来不太好,所以看不清楚的东西就当没看到。

  他没好气的说:“我忽然很想知道,当后头有人追杀你时,你的动作是不是还是如此迟缓?”

  “阁下是因为常有人追杀你,走路才这么快的吗?时时防着,怕一个不留神就被砍中?”

  “……”

  欸…脸更臭了,她真的很想朝他脸上喷花露水呢!

  她淡然一笑。“我这人还满广结善缘的,没有这种困扰。”说完,动作还是慢慢的。真搞不懂这男人是怎么回事,走路的速度又快了起来。

  慢吞吞的走出接柏油路的黄土小径,池静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他已上车,就坐在休旅车驾驶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刘苔拉开了副驾驶座车门,他冷冷的开口,“不准就这样上车。”

  “咦?”

  “你的鞋子会弄脏我的车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