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贺乔殷紧紧的抱着痛哭出声的妻子,是啊,她一直就是他的妻子,她的事情他都知晓,他不梢给她任何信息,是怕他的感情太重太浓,怕她会放下她的梦想,直奔他而去。

  他旁她,深深的爱着这个总爱窝在枝干茂盛大树上,品尝寂寞却又自得其乐的可爱小女人。

  她痛哭一场后,才从他怀里探出头来他以一贯的温柔轻轻拭去她的泪痕。

  但她还是很不甘愿的瞪着他。

  他忍不住笑了,“你真的很气我?”

  她用力点点头,“气死了,恨死了。”

  “可我想死你了。”他低头,想做一件她熟睡时就想做的事狠狠的吻她。但他才靠近她的唇瓣,她便双手遮住唇,“你可别忘了,你给我一封和离书,咱们现在的关系可不是假夫假妻,虽然这里没人质疑我们的夫妻身分,大家都一直以为我们还是夫妻,我也是打着你老婆的名号在这里闯天下的,可是——你笑什么啊?”她没好气的又瞪着他。

  他笑,“和离书?那是什么东西?”

  她杏眼圆睁,“你给我的啊,就我在贺府的最后一晚。”

  “是吗?你拿出来看看。”

  他脸上的笑容让她的手痒痒的——谁教他一副欠打的样子。但她还是很快的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那封她从未拆开的信,再斜眼看着竟然很主动的脱下鞋子,也躺了上来的男人。

  呃,反正床很大啦,她其实也不太介意。

  她拆开信封,展信一看——眼眶顿时红了,什么嘛,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和离字句,反而是两人签定的合作契约终生有效,贺乔殷此生仅有冯雨璇一妻,相知相惜,至死不渝。

  她咬着唇,泪眼模糊的看着将她再次拥入怀里的男人,“怎么什么都不说啊你?这个没说,这个家,还有那个店……为什么?”

  “你有你的抱负、有你想做的事,我不想你此生遗憾,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你连看也没看这封信?”他无限轻柔的为她拭去脸频的泪水,撒谎的能力也高到船过水无痕的最离境界。

  他的确算准了她不会拆开信封,他是最好的商人,安排她的一切,这些都是步步为营,仔细计划的,但他也赔很大,他最珍贵的一颗心被她拿走了,因此断然没有让她置身事外的理由。

  对他的说法,她是存疑的,这个才气非凡的男人运筹帷幄,什么都算尽了,肯定连她的心也算进去了,毕竟,他是那么的了解她。

  一个女人,有深爱自己的男人惦记着自己的梦想,愿意缓下脚步,放手让她飞,让她去圆梦,让她心想事成后,才再一次的来到她身边,陪她共度一生一世。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她的思念早已泛滥成灾,何必再浪费时间?

  像是心有灵犀,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杓,温柔的吻上她的唇,探舌而入,细细品尝她的樱桃小口,情欲浮动,她低吟出声。

  贺乔殷黑眸氤氲出欲望,以低沉沙哑的嗓音说:“欠我的洞房花烛夜,现在偿还可好?”

  “谁欠你?是你该补我——唔——”

  他狂野的再度吻上她的唇,给了她一个绵密深长的吮吻,让她的呼吸再次急促她衣衫渐褪,露出丰腴诱人的春光,他的唇贴了上来,引起她一阵阵不由自主的颤栗——

  窗外,阳光暖暖,室内,春意正浓。

  (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