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荷塘水榭,亭台楼阁,还有许多奇石造景,每个地方都雕梁画栋,精致灵秀,视线所及,尽是美景。

  “大少奶奶是这个家的当家主母,所以住的地方理所当然就是这座院子了。”

  越瓦纳笑咪眯的带着冯雨璇一行人来到最精致也最宽敞的院子,一路逛过奢华而舒适的大厅,再来到主卧,床铺大又柔软,上方放了两个枕头,两旁垂落看纱幔,一行人再往后方走,居然还有一座大浴池。

  由于这次随行的奴仆日后都会在冯雨璇的院子里侍候,因此,一行人全绕了透。

  “天啊,大少奶奶,大少爷真疼你呢!”春黎忍不住道。

  “是啊,雨璇,大少爷1——呃,我这女婿疼你真的疼到娘都不知该说什么了。”岳氏也是满脸笑容,只是对贺乔殷老是改不了口。

  冯雨璇心情很复杂,很开心也有点落寞,如果贺乔殷也在这里该有多好。

  这一路上,车子走走停停,大致花了一个半月才抵达这里,但她始终说不出自己跟贺乔殷已非夫妻的事实,反正、反正他说了,她想什么时候说都行。

  她知道自己舍不得,舍不得与他之间的联系,即使一开始是名不副实,现在是名实皆不副。

  参观完岳氏、冯映璇的院子及其他院落后,秦剑及越瓦纳这才将这府第的总管及一干奴仆丫鬟都叫到前院,让岳氏、冯雨璇姊妹好好认识。

  之后众人好好吃上一顿,冯雨璇再陪着母亲与妹妹在她们的房间聊些休己话后,这才返回房间梳洗休息。

  只是,怎么都没有睡意啊?

  她辗转反侧,叹了一声,看着窗外紧临的一株不知名老树,挣扎了好一会儿,她还是套上披风,步出房间,看着柔柔月光下,枝叶茂盛的老树,她小心翼翼爬了上去,坐在粗壮的枯干上,遥望着皇城的方向。

  “怎么大少奶奶这么爱爬树啊?”

  “你怎么不说大少爷这么厉害?浩初要我们找宅子时,还说主子住的院子一定要有一株能攀爬的大树,还命令若真找不到,移植过来也成。”

  夜色中,仍奉主子之令“重操旧业”的越瓦纳跟秦剑,轻声交谈着。

  不过,重点戏是明天,怎么主子对冯雨錐这么上心?虽然主子对他们也极好,但还是很羡慕啊。

  翌日,越瓦纳跟秦剑在岳氏母女三人用完早膳后,即带着她们上了马车,表面上是要带她们去看看这座港湾城市,伹实际是为了主子给冯雨璇的另一个大礼。

  当他们带着三人下了马车,走进一间尚未营业的店铺时。

  “主子吩咐,他到异邦咳……去做生意,回来跟大少奶奶相聚可能得一年,怕大少奶奶无聊,所以开这个新店铺,让大少奶奶来经营。”

  “一切都已经万事皆备,只欠大少奶奶,您这个女老板择定开业日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岳氏跟冯映璇在看到店内的物品时眼睛都亮了,岳氏还喃声说着,“这女婿真的太宠了、太宠了,自己辛苦做生意,让我女儿这不懂的来当老板,方一赔钱怎么办?”

  冯雨璇很努力、很努力的忍住盈眶的泪水,这店铺的地点就在最热闹的港口旁,四周商店林立,是所谓的闹区,还是熙来攘往的三角窗位置,门庭宽阔、窗明几净,刚刚她一走进店内,热泪立即就涌上眼眶了。

  因为,这根本是她曾经向贺乔殷描述过的梦想由的店铺,一个极具现代感的复合式精品商店,因在港口,可透过运河、船只,由北方运送皇城最高级的各种茗茶、古董瓷器、丝绸服饰、首饰、名酒销售“我跟你说啊,皇城乃一国之都,老k姓们多少有种特定印象,这里多是皇亲国戚,食衣住行上肯定用的也是最好的,要在远远的南方卖个好价钱,肯定不难的,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嘛。”

  脑海中浮现她跟贺乔殷坐在贺府的老松树上,她看着月亮,侃侃畅谈她的梦想,当时,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她说得详细,因为在前世,她工作的跨国集团做的就是精品买卖,那是她熟悉的领域。

  秦剑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示意秋蓉跟春黎先带着岳氏母女四处逛逛,拿了把椅子让冯雨璇坐下后,才向她禀报,“这些货都是大少爷在皇城精心挑选,亲自比货比价,决定最适合的运来的。”

  “这——什么时候?”她忍着激动。

  “从我们被丢回南方,就是大少奶奶跟大少爷成亲后。”越瓦纳说到这点,还是很哀怨,即使两个接班的隐卫在他们的暗中威吓下,有给他们定期送信告知主子的“战况”。

  她哽咽一声,“为什么都没说?”

  “大少爷说,这是你的梦想,他要替你想要的未来铺路。”秦回答。

  她热泪盈眶,已经无法说话了。

  “唉呀,大少奶奶哭了!”越瓦纳一脸担心的突然往四周看了看,像是担心主子还另外安排隐卫来监看他们似的,“大少爷一再交代,要我们不准让大少奶奶哭,还叮咛了,他虽然在异邦做生意,伹会另外安排人在皇城替你处理货源的事,等买卖双方在彼此合作都上轨道后,他就会完全放手让大少奶奶去做,要大少奶奶别认为他插手太多。”

  “哦,还有,主子特别强调,他只帮你找货源,但货能不能卖出去,就要看大少奶奶的能耐了。”

  “所以,这精品行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完成大少奶奶养家兴家的宏愿,就得靠大少奶奶孤军奋斗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虽然最后一句话,在主子交代时,两人是有听没有懂,主子的钱那么多,哪就算大少奶奶养家兴家?但主子做事一尚有他的考量,他们并没有多问。

  他竟然还记得?贺乔殷为她做了那么多,竟然什么也没说,笨蛋,真的是笨死了!他如果说了,她肯定不愿意离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