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她想得太专心了,冯雨璇连喊了几声,她也没听到,“对不起,我——”

  门口突然响起春黎跟秋蓉的声音,“大少爷。”

  冯雨璇眼睛一亮,然急急的摸着自己的头发、脸颊,“槽糕,我看起来一定很可怕,我下床梳头——”

  她作势就要下床,但秦嬷嬷连忙制止,“不用不用,大少奶奶躺好,你看起来美极了,只'是身子真的得好好养一养,你瘦太多了。”秦嬷嬷说话间,贺乔殷已经大步走进来。

  秦嬷嬷笑了笑,不打扰两人,先行走出去,将门给带上。

  贺乔殷在床榻坐下,看着靠坐着床榻的她。

  两人对视着,千言万语,欲说还休。

  贺乔殷伸手轻抚她仍苍白的脸颊,“待你身休好一些后,就让你到南方。”

  “去南方?”她懵住了。

  他微微一笑,“对,我都帮你安排好了。”

  “可是——”

  “你放心,你娘跟你妹妹,我也都做了安排,她们会和你一起上路。”

  她眼睛一亮,“真的?她们愿意走?可是,我爹怎么可能愿意?他向你要了一大笔钱,对吧?”

  他收回眷恋的手,深深的看着她,“是,伹我不会心疼,只要你幸福,花再多钱,我也不在乎。”

  “那、那——你、我……我们的合约?”她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说好半年,让你整治贺府,你也做到了,我们自然照着合约走,我给你一张和离书,给你一大笔钱,还有,你到南方他说了很多很多,可怎么办,她完全听不下去,有听没有懂,他怎么可以这么有条育理的安排她的去向?她还躺在床上呢,她还虚弱呢,她还不想走呢,冯雨璇的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憋闷与失落。

  贺乔殷似乎说完了,正以一贯的温柔看着她。

  她深吸一口气,藏在被褥里的手悄悄握拳,勇敢的说:“如果我想延长时间“不要。”他说。

  她的心一紧,“不要?”

  “嗯,生意就是生意。”

  她尴尬一笑,“是呀,在商言商。”

  贺乔殷要她好好休息,便转身走了,他的脚步步步都沉稳,却像有什么东西一拳一拳的打在她心上,他不要她!不要她! 一点也不想留下她!

  她躺平下来,将被褥包住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冯雨璇发现贺乔殷依然很忙,一日虽然总能见上一面,但他却是来去匆匆。

  她身子尚虚,也好在日日以昂贵的药物补身,大夫天天到府把脉,&日一日的,倒也将她的身体渐渐养壮,气色也转为红润,但她很清楚,这代表的就是她跟他分手的日子越来越近。

  她很伤心,伹她一向就很能演,所以,应该没人看出她的心情。

  她也一直在自我催眠,贺乔殷可是她穿越过来后的贵人跟恩人,他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而爱情从来就勉强不来,遇上他,她真的、真的很幸运,她不后悔将一颗真心交付给他,即使,这一生,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她自认很完美的隐藏她的心事重重,而贺乔殷面对她时,也总是温柔、疼宠,眼角间透着笑意,姿态总是优雅从容,两人之间也仍有朋友般的拥抱,一切如常。

  贺家上下如今是一团和气,众人也清楚她即将下南方,至于,贺乔殷怎么没跟着走,他以还有不少事要处理为由解释了她留在贺府的最后一晚,贺家上下吃了顿团圆饭,每个人都说上好话与祝福,算是替她践行,之后,便将时间留给小俩口。

  月色如水,两人相偕走在庭园。

  贺乔殷边走边问冯雨璇,“两名隐卫、春黎,秋蓉及两位嬷嬷都会陪你下南方,你母亲跟你妹妹也会一起,你什么想带走的人吗?”

  她咽下梗在喉间的硬块,半开玩笑的抬头看他,“有啊。”

  他微微一笑,“谁?”

  “你啊!”她说得直接,但很快的低头,不敢看他的表情,“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但——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谢谢你给予我的一切,虽然,只是一场生意上的合作交易,我仍由衷的感激,当然——”

  她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这才敢抬头,朝他露出一抹快乐的笑容,“我们是朋友,一辈子最好的朋友,虽然以后同在南方,伹我听秦嬷嬷说,你住在叶城,我落的地方却是仁济州,两城距离快马都要赶上半天?”

  他凝视着她,“是。”

  “我不管,是你这么安排的,你多少还是得觑个空来看看我,当然了,你留在我身边的人,等我在仁济州安定下来后,就还给你。”

  他笑,“那些人留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何况,我又用不着,就当我这个朋友送给你的礼物。”

  “他们是人耶,怎么可以拿来送礼?不过,你不需要,我就厚颜的收下了,但我视他们为家人,绝不会虐待他们的,你放心。”她很认真的说着。

  “我相信你。”

  两人突然静默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