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只有冯雨璇死了,一切才会回到从前所以,她利用贺怡秀,原本计划中,贺怡秀同样会死,因为她也做了栽赃的动作,想死无对证,没想到,她的儿子却坏了她的计划,早一步将贺怡秀拖到贺乔殷面前,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一夜,穆姨娘自撞墙壁而亡。

  那一夜,贺怡秀在交出剩余的毒药后,被送到官府法办,翁氏哭断肠。

  那一夜,贺乔书目睹亲生母亲的蛇蝎心肠,目睹她的惨死,留书出走。

  那一夜,贺敬哲瞬间苍老十岁,望着翁氏灰白的脸,他感到抱歉,为自己从来不曾好好当过一个丈夫,—个父亲而跪地痛哭。

  那一夜,几名大夫被请到贺府研究毒药。

  那一夜,疲惫不堪的贺乔殷从穆姨娘的丫_口中得知,穆姨娘曾经乘轿回去她待过的万花楼,他连夜派石杰过去,抓了老鸨,确定冯雨璇所中之毒是穆姨娘要她准备的,药方则是曾经买春的异族客人所留,她让药行配了几瓶,用来威胁不听话的花娘,但解药?没有。

  那一夜,贺乔殷的希望破灭了。

  接下来的日子,几名大夫卯足劲,花了几个日夜才研制出解药,让丫鬟煎药,一帖一帖的送入寝卧,由哿乔殷亲手喂冯雨璇喝下去。

  数个日夜,皆是如此。

  终于,这一日。

  寝卧里,烛火明亮。

  床榻上,冯雨璇缓缓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就是坐在床边,一脸疲累憔悴的贺乔殷。

  她眨了眨眼,有点虚弱的要起身,他立即帮忙她坐起,在她背后塞了软枕,她柳眉一拧,彷佛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他突然笑了,“朋友。”

  她眨了眨眼,下一秒,他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谢天谢地,他眼眶潮湿了。

  他抱了好久、好久——久到她想起来发生的一切,老天爷,她没死,她以为会再死一次,她舍不得啊,这里的人事物,尤其是她最在乎的贺乔殷,“呜呜呜……”她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他抱着她,大掌轻轻拍抚着她的背,“没事了,没事了。”

  冯雨錐醒来的消息,很快的传遍贺府上下,每个人都在心里感谢上苍,毕竟她若真的香消玉殒,没人敢想象贺乔殷会怎么做,最怕的就是从此远离皇城这个伤心地,那贺府会不会因此就败了?

  所以,当家主母醒了,全府皆欢天喜地。

  但她的身子仍虚,所以,万誉阁还是禁地,贺乔殷也不让太多人来探望她。

  岳氏跟冯映璇却是来看过,毕竟贺府这事闹得太大,皇城人尽皆知,消息也传到庆州去了,冯万里急着上演父女情深,几度前来都吃了闭门羹,但贺乔殷却不想让岳氏跟冯映璇担心,早已主动派人知会冯雨璇的状况。

  岳氏跟冯映璇看过后,安心许多,岳氏吩咐她多休息,又称赞半子贺乔殷好一会儿,不敢扰了女儿休息,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冯雨璇也累了,便悠悠睡去。

  她再度醒来时,不见贺乔殷,倒是两个眼眶红红的秋蓉跟春黎见她醒€又哭又笑了好一会儿,情绪才缓和,两人还没说话,秦嬷嬤也快步进来了,眼睛同样泛泪。

  冯雨璇觉得自己好不该,竟让这么多关心她的人担心。

  “好了好了,谁也不许哭了,再来,只有好事,没坏事了。”

  秦嬷嬷最快平静下来,她和两个丫头开始跟冯雨璇提及她昏迷不醒后所发生的事。

  冯雨璇一听到她中毒的手法,竟是杯子边缘被抹了毒药,她忍不住要唾弃自己了,这不是宅斗或宫斗的老梗吗?她怎么可以中招?!亏她那么会追剧。

  三人继续说,她继续听,但在听完后,她除了唏嘘,也只有唏嘘。

  那几名不知情的通房丫头离开了,贺乔书也走了,芸荷、穆姨娘死了,贺怡秀入狱,翁氏不堪一对子女一死一入狱,看破红尘,寻一尼姑庵出家了。

  而贺敬哲这个大家长经过这次的震撼教育,倒是振作起来,让第三个姨娘暂时接替主母的工作,但他并没有给予全部的权势,而是让冯雨璇培训的那几名干部一起参与管家,他则定期看帐本、关心子女,俨然有一个当家及父亲的样子了。

  他与贺乔殷的父子关系也有改善,贺敬哲会主动关心,不时的也会过来看看冯雨璇。

  一切都慢慢好转,冯雨璇心中感恩,对贺乔殷,她很清楚自己交出她的心,她爱上他了。

  即使过去,这一颗心再怎么挣扎,但一连几日听到秦嬷補胃杰、何松、春黎、秋蓉不时的向她描述,她中毒昏迷的日子,他如何的愤怒、如何的去刑求那些胆敢伤害她的人,又是如何的求医,如何的守在床榻数个日夜,她的心不是铁做的,何况,从她醒来至今,他从未提及这些,只是欣喜的看着她,然后,要了一个拥抱,抱了好久,好久……

  她很想见到他,坦白自己的心意,可是这几日他却不曾到房里,她只能脸红红的跟秦嬷嬷说:“夫君是不是因为我躺了快一个月,很多事都没做,我醒来了,他忙着处理?秦嬷嬷,你帮我注意他,别让他又三餐不定,还有,书斋的床换他在睡,他身形比我高大,秦嬷嬷帮我看看,他好睡吗?”她想什么就说什么,语无伦次的。

  但秦嬷嬷哪里不知道每回寝卧的房门一开,她就迫不及待的探头看,想知道是不是大少爷,若不是,她眼眸的光就暗了,她这是想着大少爷呢。

  秦嬷嬷再想到大少爷这几日的安排,她头都疼了,偏偏她不能透露,也不能改变大少爷的心意。

  “秦嬷嬷?秦嬷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