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贺乔殷透过与南方交好的官员,辗转请到皇宫的太医,伹诊脉过后,太医也揺头。

  白天过了,黑夜降临,接着又是白日,然后黑夜再来……

  贺府上下,每个人的心都是纠结的。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难得这府里的主子们歇了心思,没一天一大闹,奴仆们做事井然有序,各司其职,也算顺风顺水的过日子,怎么出题的却是最让人喜欢的大少奶奶?!

  秦嬷嬷好自责,秋蓉、春黎也哭得眼睛红肿,就连大多都在院里攸凉缺的两个嬷嬷也是难过的频掉泪,怎么大少奶奶这么歹命,好不容易否极泰来,让大少爷给疼上了心,却让芸荷给下毒,若不是芸荷那丫头死得快,不然,她们绝对也要杀了她的。

  冯雨璇这昏厥,整整躺了三天,脸色苍白,呼吸极浅,依旧不醒。

  寝卧里,寂静无声。

  贺乔殷坐在床榻,有时伸手轻抚她的脸,有时为她的唇沾点水,她却没有任何反应,看得他心口疼痛,肝胆欲碎。

  随侍的石杰跟何松也只能沉默,两名隐卫也极为自责,但出事的是在万誉阁后院,那一直是他们不需警戒的地方。

  他们都难过,都自责,都能感觉得到主子全身肌肉都是紧绷的,他内心的怒火沸腾成了燎原大火,这把火也烧向贺府的每一个人,不论主仆。

  与芸荷在一起的另几名通房丫头被集中在后院,由贺乔殷亲自严刑拷间,他要知道芸荷的毒从何而来?又跟谁见过面?

  但她们答不出来,她们是真的想离开了,没想到,芸荷竟然会对大少奶奶下毒“不知道,活着做什么?”贺乔殷唇边的冷笑,让她们胆寒,又见他直接拿着火把,一步步的走向她们,赤红的双。如索命阎罗,她们满脸惊恐,看着他将火把渐渐移到她们已被鞭打破碎的衣衫……

  大少爷要活活烧死她们? “不!不!我们真的不知道!”她们放声哭求。

  “等等,大哥,我抓到害璇儿的凶手了!”

  贺乔书的大吼声陡起,他正要回头怒斥是谁准许他进到万誉阁时,一个娇小身影被丢到他眼前,扑跌在地。

  贺怡秀黑发凌乱,一脸惊恐的抬头看着他,抬手抓着他的衣服,“大哥,我没有,真的没有啊,乔书他搞错了。”

  “我搞错了?你要璇儿死,我亲眼、亲耳听到的。”贺乔书气愤的指证。

  她也朝他怒吼,“那你呢?你不也说了下毒还难吗?怎么不说是你下的毒?”

  “我才不会,我喜欢她——”贺乔书气愤的脱口而出,伹一出口,脸色尴尬了,“大哥,我、我没想对璇儿怎样的,只是她很特别,很勇敢又很聪明,但我没别的心思,我没想对她做坏事的,可是他看大哥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唉呀,现在不是问这些事的时候,大夫们不都说了,这毒药诡异,你快问贺怡秀这恶毒婆娘,到底给璇儿下了什么毒药?才能替璇——大嫂解毒啊。”终于发现自己的称谓不对,他急急改口。

  “不是我,我没有下毒,也没有将毒抹在杯子边缘,真的,那些通通都不是我做的啊!”贺怡秀胆战心惊,尤其大哥那浄狞的表情狠狠的瞪着自己。

  伹她说错什么?大哥眼祌猛戾,下一秒,她尖叫出声,“啊——”

  贺乔殷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用力之大,指关节泛白,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痛得她五官扭曲,眼泪都掉下来。

  他冷冷的看着浑身发抖的她,“你怎么知道杯子边缘被抹了毒药?这件事,知情的只有少数几人。”

  她的脸瞬间惨白如雪,急急的说:“我猜的、我猜的,那天喝茶的还有这几个通房,怎么就芸荷跟那贱大嫂中毒?”她吓得频频发抖。

  突然,他手劲再一次用力。

  “啊——”她痛叫出声,脸色刷地一白,她的右臂被狠狠的、活生生的卸了下来。

  “不说,再来就是左臂。”他冷着脸一字一字说着,强忍着将她一掌打死的冲动。

  贺怡秀眼里全是恐惧,看到他上前扣住了她的左臂,“不要啊,我说了,是穆姨娘给我的药,是穆姨娘把芸荷带到我面前,可她说不会死人的,只是会变丑,我也只想吓吓她——”

  “你胡说!我把你抓来,你就将脏水往我娘身上泼。”贺乔书脸色大变的冲上前,扬手就要掴她耳光,但被贺乔殷一把抓住。

  “是真的,大哥,你可以叫人去将穆姨娘带来,我可以跟她对质的D”她泪流满面的哭求。

  “好,你等着,我自己去带我娘过来。”贺乔书恨恨的抽回手,转身就跑了。

  然后,穆姨娘被带来了,接着,是哭声,惨叫声,尖叫声,后来,贺敬哲也来了,然后是翁氏,接着,又是哭声,惨叫声,尖叫声——

  这个无月又多云的漆黑夜晚,有血有泪,变得极为漫长。

  ***

  那一夜,贺府的确发生了很多事。

  穆姨娘承认与贺怡秀联合芸荷毒害冯雨璇,穆姨娘恨冯雨璇改变了贺敬哲,他对翁氏疼惜,遗忘了她,她也恨冯雨璇成了当家主母后,贺府气氛改变,每个人变得安分,那等同宣布她这一生永远都只会是个妾,出不了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