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她大哭一场,此刻放下心后,昨夜没睡好的浓浓困意跟着袭来,她打个呵欠,安心的窝在他怀里睡了。

  微微低头,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仍有泪痕的睡颜,他心疼又不舍的轻轻以手为她拭去。

  接下来的日子,冯雨璇开始担起贺家当家主母的责任,贺家人除了贺敬哲外,其他人倒挺有同仇敌忾的团结之心,等着看她笑话,若是她有什么事向翁氏请教,翁氏就装生病不见。

  看清这一家人的鸟样,她也不介意,贺府极大,大小事情多,外头的店铺也不少,半个月的时间,她进出贺府,仔细观察,从府里及店铺中找了几个年轻但有管理资质的男女来府里,当培训干部。

  她很清楚的跟贺乔殷说,半年后,她会离开,他也不可能永远待在皇城,南方还有他的事业,所以,栽培些自己的心腹来打理贺府,才能一劳永逸。

  不过,那些干部与贺府没血缘,贺家人又难搞,她只能栽培他们管事的能力,但如何让贺家人不敢动他们,还得听他们的话,那就得看他的了。

  贺乔殷听明白了,这不就是两人签定合作契约里的其几条吗? 能让人听话的药粉外,还有隐卫等等。

  “药粉使用过了吗?”他问。

  “用过了。”她笑得很开心,“配合隐卫一起使用的。”

  她巧笑倩兮的告诉他,贺乔书在外又招惹了良家妇女,人家求偿一百两,他偷拿家中古董贱卖,她让隐卫给他喂了颗痒痒药,手痒嘛,爱偷摸姑娘,手痒嘛,爱偷东西,让他痒个十天半个月的,看他的反省态度来决定要不要再喂下一颗。

  至于贺怡秀则是另一个蠢到无药医的黑心女,竟命人在她的点心里放泻药,隐卫发观,她就让隐卫加了双倍的泻药放到她的茶水里,害人害己,让她亲身感受喽。

  他微微一笑,在他拨了另外两名侍卫给她后,他就没让越瓦纳跟秦剑继续暗中保护她,也让两人回去南方,帮忙那些管事打理航运等事,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他要为冯雨璇的离开铺路,一段让她圆梦的路。

  他始终记得皎皎月光下,那一个俏皮的坐在老松树下,笑意盈盈的望着远方,说着她要远离皇城、庆州这两个太多人知道她的地方,带着她的亲娘、妹妹开间买卖商品的店铺,快乐过日子的姑娘。

  秦剑跟越瓦纳虽然知道自己肩负的住务,但还是有些依依不舍,觉得贺府的好戏看不到,实在是扼腕。

  贺乔殷收敛思绪,目光回到冯雨璇身上,“对了,你早上去找父亲说话?”

  她用力点点贺家人也只有父亲还愿意见我,我跟他说了些话,有点重,他听了不太高兴。

  “你说了什么?”他很好奇。

  “你真的是个父亲吗?怎么半点担当都没有?你其实也才四十出头,正值壮年,你却辜负了你的年岁,这辈子就这么醉生梦死的过……”

  她边说边回想贺敬哲铁青着脸的模样,“我替他惋惜,觉得他可怜,外面说起他都是负评,人死留名啊,他还活着,还有机会扭转形象,怎么就不所握?”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你在激怒他。”

  她勾起嘴一笑,“当然,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呃——你是例外,伹我是认真的,父亲他没有父亲的样子,不愿承担责任,下面的子女有样学样,我努力的观察了半个月,都找不到半个可以来当你的接班人。”

  “你有心了。”

  “是很有心。”说到这个,她可自豪了,“谢谢你为我娘跟妹妹做的,七天就接她们来府里玩,这下子我爹可不敢对她们动手动了,所以,我不是说要加倍对你好吗?这家里的人都不心疼你的付出,我来疼。”

  贺乔殷瞧她如个女汉子柏拍自己的胸膛,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月来,只要时间允许,她都尽可能的会与他一起用餐。

  她坦承,嫁他之前,她就知道这个家人口多也不在吃饭,亲情也淡薄,男子各自寻乐M女的呢?睡晚的,出门的都不少,旭日皇朝对女子的管束并不严,很是自由,伹她曾以为她成了大少奶奶,他们多少会假装一下,至少一家人吃个饭,但没有,她实在太高看他们了。

  贺乔殷有时得到外面巡视商行,有时留在书斋处理事情,三餐极为不定,但她硬性规定,他跟她有三餐之约,除非彼此有什么排不开的事,不然,两人肯定要一起用餐。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们才在书斋里用了午膳。

  原本他有重要书信得回,事关南方一笔大生意,他得先看完相关资料,所以原本要她先吃,没想到,她竟然过来了,还主动喂食。

  “你专心看资料,我喂你吃。”

  他回想她说的话,想着她挟起热菜,嘟嘴吹了吹,再送到他口中,一次一次的,他凝睇着她,心里暖暖的,眸中浮现温柔笑意。

  此时,两人漫步院子消食,几个奴仆丫鬟都被遣走。

  夏蝉唧唧,绿荫处处,贺乔殷觉得时间若就此停住,人生多么美好。

  两人步出万誉阁,一对丽人在午后阳光下漫步,立即引来不少奴仆们的目光。

  至于各院的主子,近来可乖了,几乎不踏出自家院子的。

  “对了。”她想了一下,看着走在身旁的贺乔殷,“即使我们成亲,只要夫君喜欢,仍是可以叫后院的几名通房丫头来侍候的。”

  他勾起嘴角一笑,“你可真大度,不过,咱们才成亲多久,一个不受宠的正室说的话,下人们岂会敬为当家主母?其它长辈们又会怎么笑话你?”

  他轻点一下她的额头,很自然的就将她拥在怀里。

  言之有理,但她怎么有一种被阴了的感觉?而且,这时候拥抱对吗?

  明明她没说话,伹他却像是她肚里的蛔虫,在她耳畔低声,“在人多的时候,表演一下情意绵绵,也是替你立威啊。”

  他的气息喷在她耳畔,她觉得麻麻痒痒的,忍不住稍微侧了身,“不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