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呼,秦嬷嬷没误会就好。听了秦嬷嬷的话,知道那些女人只是装饰用的,随即,她靠近秦嬷嬷的耳畔,小小声说:“大少爷不近女色,不是某个地方有障碍吧?”

  秦嬷嬷先是诧异的看着她,接着忍俊不禁的低声笑了出来。

  “大少奶奶放心,爷是碰过这几个通房的,而且,在南方还有几名美妾,那几个侍候大少爷也有三、五年了,爷没让她们生孩子而已。”

  秦嬷嬷知道他们是名不副实的假夫妻,只是,她这样代贺乔殷解释,却让冯雨璇的心情变得不大好。

  但干么不好?贺乔殷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诱人,到处都有美人侍寝很正常啊。

  她心情纠结的在秦嬷嬷的陪同下走进正厅,看几个美人,她不得不说,贺乔殷艳福不浅,他对自己很好,这些美人各有姿色,有的清丽像睡有的娇艳如牡丹、有的水灵得纤弱、也有美得圆润,环肥燕瘦皆有。

  这些人不过是通房,什么地位也没有,冯雨璇还是以礼相待,各给了个荷包,“虽然我成了这院里的主子,但过去,你们该干么就干么,基本上,我没找你们,你们也不必到我面前晃。”

  几个人互相对看几眼,这什么意思?不准她们在她面前出现?果然,她容不下她们,其中一名通房突然站了出来,“大少奶奶,虽然很不应该,但芸荷还是想说些话。”

  “你说。”她看着显然是其中长得最美的通房。

  “我们几人在皇城已经不少年,大少爷在南方住了三年,这中间虽曾短暂来回,但很多日子,我们都是独守空闺。”

  芸荷深吸口气,“好不容易盼到大少爷娶妻,未来,大少奶奶就是我们的头,希望我们能在待候少爷之余,也可以帮大少奶奶分优解劳。”

  “不,我就不必了,我不喜欢带着一大串粽子做事,我话也说白了,虚与委蛇、笑里藏刀,还是什么尔虐我诈等手段,只要被我发现一次,人就不必留。”

  芸荷双手藏在衣裙内,攥成拳头,气得浑身微微颤抖,这意思不就要她们几人继续枯守在后院!

  但冯雨璇已乏了,她挥挥手,秦嬷嬷向几人点头,她们也只能行礼退下去。

  晚膳时,贺乔殷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要当当家主母嘛,请管事将上回召见的,府里的管事、嬷嬷、丫鬟、粗使下人等等一个个叫来让我认识,一个一个的离开。”她笑着说。

  “也看到那几名通房?”他又问。

  “嗯,每个都美。”

  “没有你美。”

  “那当然,不过,我是你的朋友,你的生意伙伴,这一点记得啊。”她很认真的看着他,其实,在心里也很认真的提醒自己吧,这男人太帅就麻烦,女人都会主动扑上来的。

  他微笑点头,却突然伸出手,直接以拇指轻轻划过她的唇角,“有酱汁。”热气爬上她的粉脸,被他碰触的唇更是麻麻的,她还没说话,贺乔殷已经很顺手的将指腮上的酱汁舔去。

  她莫名的口干舌燥,急急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咳咳咳——”该死,她呛到了。

  贺乔殷没等丫鬟上前,他立即从椅上起身,快步走到她身后,温柔的拍背,担心的黑眸还不时的看着她。

  厚,还频频放电,冯雨璇暗暗深呼吸,再在心里拼命提醒自己,只有朋友是长久的,男女朋友或是夫妻会有太多磨难,她可千万不能对他动情。

  这一夜,她睡得不好,最槽糕的是,她还作了春梦,染指的对象就是贺乔殷。

  事实上,这个月光特别皎洁的夜晚,很多贺家人都辗转难眠,贺府等于变天了,贺怡秀最后虽没有被送到庄子去住,但贺乔殷派人去撂了狠话,若再听到她喊冯雨璇贱人,他会立即安排她出嫁。

  至于贺乔殷,则是耳力太好睡不好,一墙之隔,某人的春梦发出嗯嗯呻吟,像小猫的梦呓在深夜中撩得他心痒痒的,只得大半夜的找秦剑练拳去,降降火。

  ***

  翌日,冯雨璇没意外的睡晚了,但相同的是,她披头散发像阿飘——但在贺乔殷眼中像仙子的回到寝卧时,贺乔殷已经穿戴整齐,俊秀的容貌,一身银白长袍衣袂飘飘的走向她,她不禁有些呆愣,以为仙人下凡来。

  但在他走近时,她才注意到他眼睛下方有点青色,一想到昨晚的春梦,冯雨璇顿时有了罪恶感,不会是自己的意淫造成的吧?那也太瞎了!

  “你没睡好?”他关切的上前。

  她肯定多了一双熊猫眼,她想。

  “你昨晚作恶梦是吗?我听到一些声音,本想去看看你,但后来你又没声音了,我就没有过去。”他神情担心,但在见到她粉脸顿时烧红时,心晨的笑意差点没憋住的冲出口,这才公平,谁让他即使打了大半夜的拳法也还睡不安宁。

  她头低到不能再低,根本不敢看他。

  她昨晚发出的声音绝对不可能是恶梦,她在梦里很享受啊——呜呜呜,他也太善良了,怕她难堪,才说她作恶梦吧。

  贺乔殷忍着笑意,但捉弄适可而止,亊实上,从她羞看他的目光,他很乐观的想着昨晚在梦里让她嗯嗯啊啊的人是自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