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大少爷!”石杰跟何松惊呼出声,秦嬷嬷脸色也发白了。

  “啊”凄惨的尖叫声陡起,却是来自贺怡秀,她跌坐地上,双手捂着脸,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面对贺乔殷的贺敬哲、翁氏及穆姨娘等人都看到刚刚那一幕,眼见热茶就要泼到冯雨璇的脸上,贺乔殷快如闪电的掠身向前,一掌同时挥出,那茶水竟被那掌风给打回贺怡秀的睑上。

  翁氏在怔愣一秒后,急急的叫下人拿凉布巾来,再去叫大夫,一阵混乱后,贺怡秀脸颊红肿,即使以凉布巾一再敷脸,仍疼痛的在母亲怀里痛哭,一边恨恨的瞪向冯雨璇,“贱人,全是你害的,我要毁容了! ”

  “来人,将大小姐送到庄子去一个月。”贺乔殷突然冷声下令。

  “什、什么?大哥,是她故意弄到我的啊,这个贱人,你以为你是谁?是不是暗地里挑拨我跟大哥的感情呜呜……好痛啊,娘。”她紧紧抱着母亲的手,不让石杰跟何松碰她。

  两名小厮无奈的看向主子。

  “对着刚进门的嫂子喊‘贱人’,这是我们贺府养出来的嫡出小姐?”贺乔殷——看过在场的众人,“何况,大家都没长眼睛吗?热茶是怎么到她脸上的?干璇儿什么事?!”

  此话一出,众人沉默,翁氏急了,拼命给贺敬哲使眼色,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对着贺乔殷道:“怡秀是不对,但你是她大哥,你武功又好,怎么就不能将掌风往另一个方向打?她总是个女子,留了什么疱,可会影响她一生——”

  “请问父亲,媳妇就不是女子?脸上留了什么疤,丈夫厌疼宠了怎么办?丈夫不疼宠,媳妇就生不了娃儿,没了娃儿就没有依仗,一生就要孤苦无依,父亲就不在乎?还是,反正我的只是媳妇,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冯雨璇已经猜出个大概,她不愿躲在贸乔殷的羽翼下,抬头挺胸的走到前面,泪眼汪汪的直视两鬓斑白的贺敬哲,可父亲知道吗?怡秀妹子终究会出嫁,益是夫家人,死是夫家鬼,而媳妇从今往后就是贺家的人跟贺家的鬼,您要老了、病了、死了,都得赖媳妇给您张罗一切,4亲不对我好一点,我是不是也可以对父寿坏一点?毕竟人应该是互相的,礼尚往另不是?”

  所有人都安静了,贺敬哲张了张嘴,再看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贺怡秀,可不是吗?女儿不久就是别人家的媳妇儿,是赔钱货啊。

  贺乔殷眼中闪过笑意,秦嬷嬷、石杰、何松也低头忍住笑意,两名丫鬟忍功不够,只能暗暗捏疼自己的手,才能不笑出来。

  “你这新妇也太恶毒了,才进门就挑拨他们父女感情。”翁氏反应过来,恨恨的道。

  “敢问母亲,怎么父亲跟怡秀妹子的感情就那么好挑拨?还是这屋子里的人,父不父,母不母,子不冬,亲情如纸薄,以利为先,以钱当桥,不知感恩,不懂感激。”她毫无畏惧的对上翁氏越来越阴狠冒火的眼眸,突然又转向贺乔殷,嫣然一笑,“真是糟糕,我好像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没关系,有我这个天为你顶着。”

  他笑着回应,“这出闹剧该结朿了,我们走吧。”

  他拥着她往外走,在其它人,包括他的父亲怒声斥责他们太没将他放在眼底时,他仅是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从今日开始,璇儿就是贺府的当家主母,除了我能念她一句,其他人的话都不必在意,当然,谁对她不好,我就对谁不好,谁没将她放在眼底,我也不会将他放在眼底。”

  所有的人,二度安静。

  华丽登场的新婚夫妻也不再回头看表情各异的贺家人,手牵着手返回万誉阁。

  冯雨璇的心情实在太好了,想起他的力挺言行,让她心头暧烫,“谢谢你罩我。 ”

  她忍不住的踮起脚尖,朝他的脸频亲了一下,但见他脸色一愣,她这才发觉自己太冲动了。这是古代啊,亲脸颊可能不代表谢谢的意思吧?何况,秦嬷嬷、秋蓉、春黎、何松及石杰都在呢,她羞得无地自容。

  但贺乔殷反应也快,他是商人,怎能错过她主动的好机会,先示意笑得阖不拢嘴的秦嬷嬷等人退远后,他倾身,也在她脸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公平,不过刚刚是你主动。”

  她还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他又俯身在她光滑额际印上一吻,而她怔愕间,他竟然将她打横抱起,缓缓的低头靠近她,“要公平。”

  她暗暗呻吟一声,她是不是做了坏示范?但看他期待的眼神,俊俏到几近漂亮的脸蛋,她还是很可耻的中招了,她心跳破百,轻轻的在他额际吻上一吻,她也有些飘飘然啊,但在见到他闇黑的眼眸往下看着她的唇时——

  她马上捂住自己的唇,“别啊,朋友最多就是额头、脸颊,嘴是不成的。”

  他看来有些失望,但还是笑了笑,放她下来。

  怎么那么听话?!冯雨璇也莫名的觉得可惜——但理性很快回笼。

  一辈子被一个男人箍住,若是一夫一妻,白头偕老,她便赌上这一生,但一想到,古代男人还有通房妾室呢!三从四德的鬼礼教,她是无法苟同的,更何况,爱情在她眼里还是太神圣,成了分享餐就廉价了。

  虽然是新婚头一天,但贺乔殷还有很多事要办,他迳自要前往书斋时,秦嬷嬤连忙上前过来提醒他们,后院几名通房已经在正厅里等候请安。

  “你想见就见,不必勉强。”贺乔殷温柔的看着冯雨璇,然后便在何松、石杰的随侍下转往书斋,刻意绕过正厅。

  冯雨璇看着秦嬤嬷,脸莫名烧红,开口想解释刚刚两人的小亲亲其实只是——

  “我知道,总得演得像一点嘛。”秦嬷嬷非常善解人意,也看出新嫁娘的害羞,随即改变话题,“大少奶奶别认为大少爷无情,几名通房在几年前,爷要下南方时,就给她们选择,看是要拿一笔优渥足以过下半辈子的钱离开,或是留在贺府衣食无优。”奏嬷嬷微笑的看着冯雨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