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你日后要叫我什么?”她好奇呢。

  “冯氏。”

  她倐地瞎大了眼,“不要,难听死了。”

  他低声笑着,凝睇着她,“你喜欢我叫你什么?”

  她咬着唇瓣,“你先前叫我姑娘,现在我成了人妻,你叫我老婆——婆娘?”

  见他错愕的瞪大了眼,她忍着笑意,不确定古人有没有“老婆”这词,结果临时改成“婆娘”倒吓到他了,“算了,叫璇儿好了,雨璇不够亲密。”她不勉强这古人了。

  他目光幽深,醇厚嗓音缓缓吐出,“璇儿。”

  她心头莫名的一紧,是灯光美?气氛佳?他喊她怎么莫名的很有FU?那她喊他“夫君。”她也学他稍微放慢速度的喊道。

  “嗯?”他脸上笑意不减,她一连又嗲嗲的喊了好几声,他很清楚她是叫着好玩的,却得他心痒痒的,忍不住伸出手,轻捏她的小鼻子,“调皮。”

  没想到,小东西也伸出手,轻捏他的鼻子,笑道:“公平。”

  贺乔殷忍着笑意,收回手,改握住冯雨璇的小手,她不自觉的也放开手,却见他将她的手心向上,低头轻吻。

  她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蜻蜓点水的吻,他却主动将手伸到她眼前,掌心向上,“公平。”

  她眨眨眼,瞪大眼,似乎在控诉他怎么可以动手动脚。

  他突然倾身靠近她,就着她耳畔说了句,“第二十一条。”

  灼热的呼吸吹拂耳朵,她粉脸顿时如火烧,她明白那一条就是允许可以动手动脚的条款,她看着他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她竟然化身成小孬孬,“我去洗澡了。”

  她从椅上跳起身,开口唤了守在门外等着侍候的丫鬟进米,她脸红红的让秋蓉跟春黎扶着她,进到后方的浴池侍候她梳洗。

  “小姐这身肌肤真美,大少爷一定会很喜欢的。”

  两个丫鬟以玫瑰花瓣为她净身,让她一身白皙莹润的肌肤散发着淡淡花香。

  她的心怦怦狂跳,她是怎么了? 一开始就说好是朋友,她可不能弄假成真,他是在帮她,她可不能得寸进尺,真将他吃干抹净,这样太不道德了。

  对,好朋友不可欺,不可淫,重新整理好思绪,丫鬟们帮她将长发拭干,穿着一身红色中衣再回寝卧,贺乔殷却不在房里,应该也是去梳洗了。

  “爷今天,真的与少奶奶分房——呃——我闭嘴……”何松一边侍候一边忍不住问,他跟石杰都很清楚,大少爷为了消耗今晚的体能,抓着秦剑跟越瓦纳对打了好几个时辰,让两人差点累趴,无法参加喜宴呢。

  贺乔殷黑眸一瞪,仍然放松的靠在浴桶。

  何松也看得出来主子的心情极好,眼睛、嘴角都是笑容。

  秦嬷嬷可偷偷跟他们说了,好好待候大少奶奶,不需要太久,她绝对会成为货真价实的大少奶奶。

  贺乔殷的心情的确非常好,他在外经商多年,最引以为傲的便是目光精准、心思慎密,几平是在看到冯雨璇的第一眼,在见到她那双狡黯明亮的双眸时,他就萌生出一股不曾有过的意念——有趣。

  对女色可有可无的他,竟对一个女人起t兴趣,这是极为希罕的。

  于是,他一次又一次的主动接近她,她的行为举止也都令他大开眼界——想到这里,他俊脸上的笑意更浓。

  而冯雨璇此时正坐在临窗的贵妃椅上,温暧烛光下,她双手交抱在胸前,盯着不远处那张看来就软软的、很舒服的大床,先前上头洒满的桂圆、花生、枣子早收拾好了。

  罢了,她困了,前两日,贺乔殷也已经带她参观万誉阁,也介绍过她的“新房”,她起身自动的往与主卧仅有一墙之隔的书斋走去。

  其实这间宽敞、藏书丰富的书斋共有两个出入口,可由主卧进去,也可从院子的另一边进去,上一回,她就是从另一头进去的。

  而这间书斋更被贺府上下称为禁地中的禁地。

  第一个禁地指的是万誉阁,不管贺乔殷有没有在皇城,平时也只有贺乔殷特许的人可以进入或打扫,但这间书斋就是一律禁入,除非他在或有特例。

  从今而后,她就成了特例之一。

  她进到灯火通明的书斋内,这里的摆饰与上回进来无异,唯一不同,就是在稍靠书柜旁弯进的一个空间,多放置一张舒服柔软的床補,这就是她的新房。

  她拍拍柔软床铺,躺了上去,拉上被子,很快就睡着了。

  >不一会儿后,贺乔殷也走过来,他伫立在床边,温柔的看着她的睡容,柔软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床上,长长睫毛垂下,红嫩的唇微张,睡得可真熟。

  “小坏蛋,竟然能睡得这么好,这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