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没有,不是想哭,而是,突然有好多感触,而你绝对无法想象,我有多么高兴遇见你。”她突然哽咽一声,但随即又笑了出来,“我可不是跟你告白或示爱,只是,我真的以为我会窝在这小院一辈子,谢谢你的出现。”

  “小傻瓜,不是说了我是你唯一的朋友?”他趁机将她拥得更紧。

  “对,我们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她没多想的紧紧回抱。

  他没有反驳,他要的更多,但“朋友”这词对她真的太好用了,想抱她时就能抱,他能感受两人间仅隔着衣物,她熨贴着他的柔软曲线,他已知足。

  相拥的两人享受这宁静月色片刻,才各自回房。

  翌日,一个晴朗无云的好天气,皇城许多老百姓时不时的就绕过来贺府探看,因为新娘子可没先到某家客栈入住,等着男方迎娶。

  贺府倒是大方,眼见红铜大门前越聚越多的人潮,管事接到贺乔殷的命令,让厨房煮了甜汤、蒸了甜糕分送给众人,也让他们分享喜悦。

  时间一晃到了傍晚,客似云来,贺府中大摆宴席,处处张灯结彩,红绸高挂,热热闹闹的办了婚礼。

  由于冯雨璇已经坐了一次花轿,人也在贺府住了大半年,再加上先前冲喜不成、和郡侯府对她不闻不问,因此,各方来客都能理解,贺府在迎娶上的安排,仅是在鞭炮锣鼓声下,让冯雨璇直接在这小院出嫁,一对新人即在喜幛高挂的大厅拜堂成亲,也在众宾客的恭贺声下,送入洞房。

  当然,宾客们不免会在私下议论这门亲事,在宴席间交头接耳,毕竟,高坐在堂上接受晚辈拜堂叩首的贺敬哲及翁氏,看得出来笑得有些勉强。

  其它贺家人虽然都盛装出席,也是笑得极僵,看来,贺府接下来恐怕将暗潮汹涌,不会平静。

  贺乔殷与新娘子进房后,便再出来招呼客人,毕竟这些宾客大多是他在商场上的友人,他——敬酒答谢他们出席。

  “春宵一刻值千金,别耗在我们这里了。”

  “就是,听说新娘子长得极美,今晚让贺大少先陪少夫人,恩爱几日,下回可记得让我们这些兄弟见见,看有多娇俏啊。”

  几个商场友人笑闹一番,贺乔殷举起酒杯,仰头一饮,一袭新郎红袍衬得那张漂亮的俊面更加惊铯,也在众人注目下,他拱手离席。

  远离大厅的喧嚣,万誉阁前的门廊悬挂着大红灯笼,喜气洋洋的新房里,龙凤喜烛的柔和烛光下,冯雨璇一身风冠霞帔,端坐在铺了桂圆、花生的鸳意喜被上,另一旁则站着丫襞、喜娘。

  唉,古今当新娘子都很可怜,肚子空空的,她好饿啊。

  “大少奶奶,这个……”春黎突然递东西过来,她从红巾下看去,本以为是吃的,结果竟是——

  舂黎跪坐在地,仰头看着红盖头下的主子,脸红红的交代来处,“这本是该压在嫁妆箱里的春宫册,秦嬷嬷想说大少奶奶没有,就帮忙准备,呃,昨日忙忘了,趁这时让您看看……”

  冯雨璇一愣,秦嬷嬷明知她跟贺乔殷之间只是一笔生意啊,还是要做做样子,做给别人看,让外人认为他们是真的成亲洞房?

  唉,实在太无聊了,又没东西吃,看看也好——她一张张翻看,嗯,面得栩栩如生,各种男欢女爱的姿势引人遐思,但有的实在不符合人体工学。

  基于现代网路发达,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更激烈的活色生香肉搏战,她都曾点进去看过,所以,这种静态版的画册,实在有如小儿科。

  但若是跟贺乔殷……画册上,图中男女交欢姿态瞬间在脑海成了有声电影——她粉脸烧烫起来,邪恶!天啊,她饿昏头了呗,肯定是,不然她怎么会想到那么邪恶的有声画面?

  她急急的阖上书本,“快收起来,羞死人了。”

  喜娘憋声偷笑,春黎也微笑的将那本书拿走,放回另一旁的橱柜里。

  此时,外面传来一声声的恭贺声,“恭喜大少爷。”

  “来了,来了,大少爷来了。”

  守在门口的秋蓉连忙通知,接着,就见美若神只的新郎官走了进来。

  秋蓉、春黎屈膝一福的含笑道喜,喜娘也眉开眼笑的连声恭贺。

  贺乔殷笑容满面的走到圆桌前,静静的看着端坐在床榻上的新娘,拿起喜娘递过来的喜秤,走近她。

  红盖头被掀起,冯雨璇下意识的眨眨眼睛,这才看清楚站在眼前的挺拔男子。

  贺乔殷真的好适合穿红色,在大红喜袍的映衬下,他整个人看更是俊美得不可思议,黑眸幽亮,红唇微勾,但她不知道的是,在他眼中的她,淡扫娥眉、否眼粉唇,在烛光照映下格外的如梦似幻,动人心弦。

  “你好漂亮。”他衷心赞美。

  “谢谢,你也很漂亮又英俊。”她大方的称赞回去。

  他先是一愣,接着,忍不住的大笑出声,一旁的喜娘及丫鬟也忍俊不禁的低声笑了出来。

  唉呀,含蓄、矜持啊,她怎么就忘了要装得羞答答的,回答个屁啊。

  在冯雨璇羞窘低头时,贺乔殷含笑示意其它人全退出房外,将门给带上了。他微笑的拿起两杯酒走到床边坐下,她抬头发现房里只剩他们两人,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着他递给她的酒,她揺头蹙眉,“合卺酒就不必了。”

  “不行,戏得演足。”他很坚持。

  不过是一杯酒,她耸肩,两人各执一杯,两手一勾,喝了交杯酒。

  她微微吐了吐舌,这杯酒不会太烈吗?喉头与肚子都热起来了。

  他看着她的目光微微一闇,暗吐口气,压抑其个地方的亢奋,随即起身,让下人送晚膳进来。

  她虽然饿极了,倒没吃多,怕不好入睡,他胃口倒是不错,她笑咪咪的看着他,好看的男生连吃饭的样子都萌翻了。

  “夫君。”她突然叫他,明眸闪动着调皮的慧黯。

  “嗯?”他挑眉,眼里有着笑意,显然喜欢她这么喊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