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冯万里吞咽了口口水,眼见这一双澄澈明眸里的厌恶与不屑一波波的往他杀过来,这——这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个只会哭得全身发抖的儒弱女儿身上?

  冯万里被吓得跌坐回椅子上,抖着手指着她,“你、你是雨璇?”

  她突然嫣然一笑,“爹糊涂了吗?我这张脸不是雨璇是谁?”

  他呐呐的道:“是、是没错,可是——你……这模样、这性子……”

  “变了很多?”她深吸一口气,低头,深敛眼底的悲哀,不愿让他看见,属于原身的记忆,让她的情绪变得有些沉重。

  她在他对面坐下,丫鬟上前为两人倒了杯茶,再退了出去。

  “女儿怎么能不变? 一个人被丢在贺府,若不学会自立自强,怎么可能扭转自己的命运?你说是不是?父亲。”她定定的注视着他。

  冯万里笑得尴尬,但他也不愧是读书人,引经据典、出口成章的说起他的无奈、他的苦衷、他的不舍,在动之以情后,竟还厚脸皮的希望一旦她成了贺家的主母后,能偷渡些金银珠宝回娘家,还说其他嫁得好的姊妹们也是如此,大家都非常孝顺,能体谅他要养一大家子的艰辛。

  冯雨璇抿紧唇看着他厚颜无耻、滔滔不绝的说着,简直、简直——太恶心了,她真想吐了,竟还教她如何挖贺家的钱。

  “男人都不喜欢太情明的女人,贺家大少爷的父亲就是一例,你成了当家主母更要切记,小心扮猪吃老虎。”万里自以为慈爱的看着她,谆谆教诲着,“当然,贺家随处一看都充满了粗鄙的铜臭味,他们一开始愿意与咱们候府结成亲家过是想提高自家地位,附庸风雅,所以,咱们是各取所需,你这孩子千万别觉得内疚,要知道,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啊吧啦吧啦,怎么一个男人可以如此长舌?

  也难怪啦,她这算是咸鱼大翻身!她懒得听内容,免得怒火高涨,就当他在唱歌吧,但听得久了,听到她都困了,他还是说个不停,她只能拿起茶杯喝口茶,边神游去也。

  “对了,贺家人都不在吗?丑媳妇也要见公婆,贺大公子也该见见我这准岳丈吧,婚礼不是在筹备,不必派媒人上门吗?下聘的礼呢?”

  冯万里愈说愈不高兴,忍不住拍桌了“砰”地一声,让冯雨璇回神,看着他斯文脸上的怒火,她突然明白贺乔殷为什么不许贺家人见冯万里,甚至连他也不会见他,而只交代她一些话……

  “我的准夫婿只交代一些话,耍我转述给父亲。”她放下杯子,淡淡说着。

  “什么话?”冯万里心头突然有一股不安的预感。

  “前债清了,父亲要的都会有,但他若是父亲,他会安静的让我成亲,不做任何要求,或许他还会尽尽半子的责任,不然,后悔的绝对会是父亲。”她垂下眼睫,嘴角一扬。

  弦外之音就是前债的金额绝对超乎他的预料,让他悔不当初。

  冯万里脸色难看的看着她。

  她抬头,目光澄澈的回视。

  许久后,他闷闷的撩袍起身,无声离开。

  ***

  几日倏忽而过,明日就是贺乔殷跟冯雨璇成亲的黄道吉日。

  二更天,冯雨璇让丫鬟、嬷嬷下去歇息,独自步出屋子,往老松树走去,似是心有感触,她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烛火映亮的夜云轩,穿越来古代,她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成亲后,就不住在这里了。

  她静静看了许久,这才回身,来到老松树旁,抬头看着月光下,枝影茂密的老松树,“谢谢你,不会说话却陪了我最久的好朋友。”

  她轻轻的抚摸树干,笑了笑,拉起裙摆,开始爬树,一直到老位置半躺下来后,凝望着老树说:“你放心,我会时常过来看你的,我这个人,很重朋友,不会身分不同了,就忘了对我好的人、树,你肯定是树爷爷了吧。”

  她微微一笑,轻轻阖上眼,回想穿越后的点点滴滴,也打了个呵欠。

  “别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贺乔殷温柔的熟悉嗓音在身旁响起。

  她陡地睁开眼,见到坐在身旁的贺乔殷,她也跟着坐起身来,一下子没了睡意,“你怎么来了?而且,怎么半点声音都没……啊,你会武功,对呀,我都忘了跟你算一些帐了。”

  他笑意不减,“明天我们成了夫妻,你再慢慢算。”

  “罢了,我有新任务呢,这些前债就让它随风而逝吧,人要往前走的。”她很洒脱的道。

  他揽臂抱住她,她一愣,“嘿——”

  他勾起嘴角一笑,“为了以防万一,让明天的婚礼能如期举行,我还是抱着你,免得你待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往我扑过来了。”

  “也是,不能有任何差错。”她很放松的靠在他怀里。

  他低头微笑,喜欢她依赖自己的感觉,喜欢她信任的贴靠着他,他知道他对她一直有很多的喜欢。

  两人静静的坐在树上,仰望夜空星月交辉,待明日,两人关系便要不同了。

  “贺乔殷。”她突然低声唤他。

  “嗯?”他低头看她,这才发觉她眼眶红红的,“怎么要哭了? ”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