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我也相信。”贺乔殷凝睇着冯雨璇的目光能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我还得回书斋去处理一些事,你有什么事可以找秦嬷嬷帮忙,或找管事也成。”

  “嗯。”莫名的,她被看得一颗心扑通乱跳。

  他朝她微笑,再看秦嬷嬷一眼,便在石杰的随行下离开。

  秦嬷嬷主动向冯雨璇提及丫鬟一事,“大少奶奶成了当家主母后,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是不够的。”

  冯雨璇从善如流,而秦嬷嬷更是个行动派,翌日,她已从人牙婆子那里选了两名看来就赏心悦目的小丫鬟,她们皆被训练过怎么做事及侍候人。

  一个叫春黎,一个叫秋蓉,两人都长得眉清目秀,干干净净的。

  一个活泼,一个文静,冯雨璇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们了。

  秦嬷嬷留下两人,便先行离开。

  冯雨璇也唤来两个嬷嬷介绍给两个丫头,然后,再一脸认真的说:“我这个人很护短,但前提是,我的人是忠诚不二,不耍嘴皮,不阳奉阴违。”

  她眼眸清澈的看着战战兢兢的丫头,还有头发灰白的嬷嬷,“一旦你们成了这样的人,不管谁出了任何差错,我这个主子都会一肩扛下。”

  两人诧异的看着她,但随即很有默契的跪下,“春黎(秋蓉)谢主子。”两位嬷嬷也马上要屈膝下跪。

  “别别别都起来!”冯雨璇连忙上前拉起她们,一脸认真的说:“我这里不玩这种的,你们千万别跪,我会扣薪饷的,记着没?”

  四人飞快的交换目光,但也很认真的点点头,“奴婢记着了。”

  就在贺府的婚事如火如荼的筹备时,庆州的和郡侯府也得到消息,府里上下又惊又喜,贺乔殷乃商业巨擘,南方航运大富豪,皇城多少店铺,南方又有多少店铺,日进斗金,而侯府所出的庶女就要成了当家主母。

  和郡侯冯万里大乐啊!他笑容满面的喊着,“来人,快,快备份厚礼,备马车,我得马上去见见亲家公、亲家母啊。”

  侯爷的脸皮有铜墙铁壁那般厚吧,府里小厮丫鬟暗暗在心里鄙视着,当初六小姐冯雨璇去冲喜,侯府没半点嫁女儿的喜气,整座宅子静悄悄的。

  这回可不同了,府里见风转舵的人精不少,不过一会儿功夫,侯爷夫人及几名妾室全笑眼眯眯的往侧院去。

  冯雨璇的生母岳氏与年岁差距甚多的庶妹就住这里,大伙儿或站或坐,向两人通知这天大的好消息。

  “真的?雨璇耍尚贺府嫡出大少爷的正妻?”岳氏不敢置信,但喜悦的泪水已不自禁的流下。

  “这消息都从皇城传到咱们庆州来了,多少人上门恭贺呢,侯爷更是迫不及待的坐马车到皇城去了。”

  侯爷夫人王氏心里着实妒嫉,贺乔殷可不是泛泛之辈,虽然是商人,但在南方与多名皇亲官商交情深厚,谁不卖他面子,他可是他们眼中的金山银矿啊。

  她真后悔,早知道有这么好康的事儿,当时贺府辗转派媒人上门媒合冲喜一事,她就该把自己的女儿推出去,而不是对侯爷吹枕边风,让懦弱的冯雨璇去。

  “你哭什么啊,你女儿好命了,你还会差到哪儿去吗?”侯府棑行第一位的姨娘受不了的说了句。

  岳氏将小女儿抱在怀里,没理会那几个尖酸刻薄的脸孔,“映璇,姊姊能过好日子了,老天爷总算想到你那可怜的姊姊了。”

  “那娘别哭啊,要高兴,替姊姊高兴。”小小的冯映璇早熟的为娘亲拭泪。

  “嗯,不哭,娘不哭。”岳氏将小女儿抱得更紧,泪还是拼命的落。

  另一方面,冯万里已乘着马车,约两个时辰后,抵达皇城的贺应。

  但他没想到随行的小厮在报上自己的身分时,他竟然还被人晾在门外好一会儿,待里面去请示主子后,才让人引进府。

  贺府里处处雕梁画栋,并且正在粉刷、装饰,布置得喜气洋洋,随处可见价值连城的古董字画,让他羨慕不已,但更让他意外且不解的是,贺府内竟没半个主子现身招待他这未来的亲家公,这让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带路的奴才早在大少爷的指示下,直接领着冯万里一路往府宅深处的夜云轩去。

  虽是偏僻别院,但四周花繁叶茂,屋里的摆饰家具也比寒酸的和郡侯府好上许多,冯万里在椅子上坐下,来回打量这不大不小但雅致的厅堂,一名老嬷嬷为他倒了杯茶,随即退到一旁,而引领他过来的小厮也退到门外去了。

  他百无聊赖的喝着茶,等到不耐烦正要喊人时——

  门口一抹蓝影映入眼帘,老嬷嬷跟小厮似乎喊了一声“小姐”。

  他没好气的起身要骂人,却是眨了眨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轻移莲步走到面前的女子,眉头也拢紧了,这、这张出色的脸庞的确是冯雨璇,但她又不太像冯雨璇,那神态、气质都不像他那怯懦软弱的女儿。

  冯雨璇是第一次看到原身的父亲,透过原身的记忆,她忍不住在心里哺:弃这个格局太小、没眼界、没胸怀、没亲情、没血没心没肝没肺的烂咖父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