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我家大少爷请你进去。”

  她吞咽口口水,听话的越过屏风,却是一愣。

  只见贺乔殷双手负于身后的背对着她,身形挺拔如松,仅仅是背影,身上便散发着一股摄人的霸气,让她觉得这男人不怎么好应付呢,还是先装弱好了。

  贺乔殷微侧头,以眼角余光看着仍习惯低头的冯而璇,注意到她不忘微微颤抖,完美的饰演一个胆怯的小人儿。

  脑海里,不由得浮视她那双水润大眼仰望星空的样子,还有与他高谈阔论府内八卦,甚至说他是男倌的歉疚神情,灵动又逗人,让他眸中再现笑意,也不小心的轻笑出声。

  笑?她低头思忖,她是演得不好,让他笑了?!不对,这笑声怎么有点儿耳熟,是啊,就是——

  她好笑的轻拍自己的额头一下,怎么可能是他?

  只是才抬头,冯雨璇顿时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这、这、这不就是他吗?!

  脸庞如玉,鼻骨挺秀,一双黑脸邪魅,全身散发着一股强悍与刚硬的气息。

  她吞咽了 口口水,喃喃低语,“我见鬼了吗?每晚跟着我爬树聊天的就是贺乔殷?!不可能!还是我搞错了?他其实不是三少爷的男倌,而是贺乔殷的,对喔,他的五名通房丫头都在守活寡,天天盼着他,那是掩人耳目,只是装饰用的,所以,他在贺乔殷的屋里也是正常了——”

  乍见到他,她都昏头了,以为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想到,竟一字一句的吐出来了。

  贺乔殷也觉得自己被雷劈了,脸都黑了,本想整她一f所以还搞了屏风这东西,没想到,依旧被误认为为男倌,只是换了个恩客——什么乱七八槽的!他怒气冲天 $真的不知道她脑袋在想什么?

  “噗噗——对不起,大少爷,你别瞪我,我马上出去,唉哟,冯姑娘,你到底哪里来的?想象力实在非比寻常啊。”

  石杰跟何松是哥俩好,早听闻这段“误会”了,可没想到,睱下这段让他笑到喷泪,他只能抱着肚子跑出去。

  “冯雨璇,你到底搞清楚我是谁了没有?”贺乔殷几乎要咬牙切齿了。

  她眨眨眼,贺乔殷的男人?不,不对,尤其那双彷佛洞悉她什么秘密的深邃黑眸,此刻冒出了熊熊怒火,不似过去的温柔平和……

  她终于回了魂,心惊胆颤,意识到事情大条了,她竟将叱咤商场的贺乔殷当成男妓?!

  “大、大、大少爷,小女子有眼无珠,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小女子计较啊。”她抽抽噎噎的哭着,一双泪眸惹人怜爱,双频因哭泣浮现两抹嫣红,神情上有几分羞惭、几分无助,还有几分的生气——

  对,她的表情转换很快,此刻,竟然冒出火来了,贺殷乔原本要发飙,没想到她变脸速度这么快。

  “不对啊,大少爷,我视你为朋友,因你的悲惨遭遇还想着怎么解救你出水深火热之中,为你烦,为你忧,哈!你倒好,装什么萌样的来诳我,明知我为了死皮赖脸的在这里生活,在外人面前演很大,在你这个‘朋友’面前又是怎样?你看得很愉快吧?是吧,是吧?!”

  恶劣啊!她越说越气,口气越来越差明明身高只到某人的胳肢窝,却硬是咄咄逼人的一步步向前,硬是抬高下巴的往人家身前凑,两人距离只有咫尺,这倒让挂在某个不远处的屋檐下方偷看的秦剑跟越瓦纳,在见到她如此“勇敢”的逼近主子时,实在忍不住替她捏了把冷汗。

  主子可不是没脾气的人啊,凶残暴怒起来,可是惊天动地的,果然——主子动了,动手了,还双手……呃?

  贺乔殷伸手将冯雨璇抱到怀里,黑眸中熊熊怒火在她的这一番话后消失于无形竟然又趁机劫色了?屋檐下的两人眼角抽搐,嘴角微抽。

  贺乔殷俯望眼前的小女人,她因为生气,双眸冒火,粉频嫣红,更美了。

  她没好气的推他的胸膛,“干什么?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

  她仰首瞪他。

  他挑眉轻笑,“你跌在我身上两回,怎么不见你说这句话?”

  她杏眼圆睁,“你还敢说,听说大少爷是文武全才,怎么只能当肉垫?”

  他温柔的答,“怕你摔疼了。”

  内室里寂静无声。

  肉麻兮兮……这是他们不爱女色的主子吗?!秦剑、越瓦纳鸡皮疙瘩陡起,内力一时没撑住,倒挂的身子砰砰两声跌入树丛里。

  内室里,冯雨璇轻咬下唇,目光仍瞅着贺乔殷,“为什么?第一次,我们甚至连见面都不曾……”

  “我说了我以为你是仙子,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仙子,也没有凡人舍得仙子受伤。”他说得很真诚,虽然这是谎话。

  一句话蓦地闪过脑海——我以为仙子没有重量。她困窘的红了脸,轻咳一声,“好吧,那之后呢?为什么不说明白自己的身分?”

  “这个家是什么样子,你也很清楚,你不知道我的身分,我们才有机会当‘朋友’,我可以暂时逃离贺乔殷的身分与责任,那是我可以放松的时候。”他诚挚的凝睇着她,“如果你知道我是贺乔殷,你会跟我做朋友吗?”

  “当然不可能,无奸不成商,更甭提,我可听说了你也是只精明又危险的老狐狸——呃——”她低头,她干么这么诚实啊。

  他突然大笑出声,由于他还抱着她,这一笑,他的胞膛起伏震动,两人贴得紧啊,她不禁脸红心跳,心里有抹莫名的情绪闪过,“放——先放开我。”

  他微笑放开她,“坐吧。”

  她脸儿莫名红红的,但她还是坐了下g接过他倒的茶,喝了一口,顺便好好打量他的房间,他身后就是张看来很好躺的柔软大床,还绸缎帘子再加珠帘咧,一旁的柜子则放了古董花瓶及唐三彩的陶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