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这是安慰?!贺乔殷脸黑,头都要疼了,他没好气的朝其个已经全身在抖动的下属挥挥手。

  秦剑很快的拱手出去,想找个地方好好大笑去,免得得内伤。

  何松还呆愣在后,他有点听不明白啊,仔细想,努力想——他眼睛倏地瞪直了,抖着手指,无法置信的提高了声音,“天啊,冯姑娘以为爷是男——”

  一道冷光狠狠的瞪了过来,他连忙闭口,但眼睛开始变成两道弯月,双肩也开始可疑的抖动起来,只能噗噗噗的吐出“小的肚疼”,接着逃往茅厕大笑去。

  贺乔殷吐了口长气,缓缓的啜饮香茗,想着想着,自己也笑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何松笑脸回来,还不时的憋笑。

  接下来,是府里管事依例前来报告府内这几日的状况。

  “大小姐要将花园里的花都铲除,重新种一片兰花。”

  “三少爷又收了一名小妾,是在外的老相好,已经怀了八个月身孕,穆姨娘付了三百两给女方家的人,将人从后门带进来玉和院。”

  “已经出嫁的三小姐又搬回来,闹着要休夫,对方却直言除非她再付千两黄金,赔偿打坏的一屋子家具古董,不然,也不必回去了。”

  管事咽了一口唾液,一件一件的报告贺家主子们这两日如何败家的荒唐事。

  贺乔殷只是沉默,神情平静的挥挥手,就让管事退了出去。

  这座宅院乌烟痛气,鸡飞狗跳,三年前,就是如此一大堆槽心事,他才干脆一走了之,看来现在,又有不少人要故技重施,让他再度离开。

  这种技俩,连长年待候他的小厮都看出来了。

  “爷这回可别又撒手不管,这里的坑越来越大洞,再不处理,爷又得搬一座金山过来填,填也没关系,偏偏没人感恩,以为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何松跳脚啊,他替主子抱不平,这些人都我行我素,行事很没天良。

  他的确不能离开——贺乔殷知道自己还不够狠,毕竟是一家人,但让另一个人出手,倒是可行,而且,或许是一种直觉,他知道才智双全的冯雨璇有能力可以处理,只是再想到她昨天所说,还有秦剑今日说的话,他的脸就又要黑了。

  他哭笑不得,但也难得,在误以为他是男妓后,她还愿意当他是朋友。

  他思索一会儿,下了决定。

  “大少爷请我过去?我?!”

  夜云轩内,冯雨璇一脸惊讶的看着前来传话的秀气小厮。

  为什么这么突然,发生什么事了?他要将她赶出贺府了吗?不过,这也太巧了,她才想在这两天拟好合约找他借款,怎么他也主动找上自己了?

  “我身子虚弱,恐无法走到厅堂。”

  不行,她都还没准备好呢,她就先用拖字诀拖着吧,反正,她在贺家的形象就是体弱多病,个性怯懦没胆量。

  “我家少爷说了,姑娘如果虚弱到无法走,那就让人抬过去。”何松很努力的忍着笑意,装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她柳眉一蹙,那家伙知道她会找理由搪塞不去?不可能,肯定是她多想了。

  见那小厮回头真的唤来两名粗壮的老嬷嬷,她连忙开口,“不用劳烦两位嬷嬷,我走就是了。”

  说来,她只离开这座小院落一次,那次是被拖拉着往三少爷的院子去,可这回走的是另一个方向,听闻,贺乔殷所住的万誉阁才是贺府最豪奢精巧的院落。

  在秀气小厮的带领下,她边看边走,才发觉这院落一重一重的,雕梁画柱,影壁垂花门,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看得她都眼花缭乱了。

  一路进到富丽堂皇的厅堂,小厮与两名嬷嬷停下脚步,要她一个人再继续往里走,穿堂而过,她进到一内室,这内室中间又摆放一大型薄如蝉翼的刺绣屏风。

  金色阳光洒入室内,清楚可见屏风后方一男子的身影坐在案桌后,手上正拿着茶杯就口,当他放下茶杯时,这杯子敲到桌上的声音,都让她心惊肉跳。

  他突然找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才想着,一名小厮打扮,但高壮的年轻男子走出屏风,向她拱手行个礼后,道:“我们大少爷说冯姑娘留在这里也够久了,考虑到冯姑娘目前的难处及处境,他打算给冯姑娘一个机会。”

  “机会?”

  “是,只要姑娘可以摆平贺府里的乌烟瘴气,让府中人别再钩心斗角,各守本分过日子,大少爷就放冯姑娘自由,而且,这段日子在这里的吃穿用度等所有费用一笔勾销外,另会备上一笔优渥酬劳。”

  石杰忠实的转述主子交代的话。

  冯雨璇一愣,她听错了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

  不可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又是什么鬼陷阱吧,不然,两人连面都没见过,贺乔殷就丢出这种好康来?再说了,没听说贺乔殷是个哑巴啊,怎么需要别人替他传话?

  “大少爷在开雨璇的玩笑吧?雨璇哪有那种能力?”她说得坦率,“倒是大少爷若能大发慈悲,让雨璇与大少爷另写一份借据,先借雨璇一笔五十两银,并允诺让雨璇分期偿付欠款,雨璇他日若有出息,定当双倍偿还。”

  她边说边注意屏风后方的动静,见贺乔殷起身,似乎看向该名小厮,就见那名小厮向她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