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什么?”

  她突然将脸贴靠在他的肩膀上,呜呜的哭了出来。

  她压抑的呜咽哭声更令他心疼,没有多想,他伸手揽住她纤细抖动的肩膀。

  她这一哭,哭了好久,在哭声终于停歇时,她突然用力的擤了擤鼻涕,直接将他的衣服当帕子狠狠的檫了鼻涕,饶他自诩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也不禁目瞪口呆了。

  痛哭一场后,冯雨璇觉得好过多了,只是,哪里不对劲?她眨眨眼,看着树影婆娑下,自己揪在手上的上等布料——瞬间,她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个糟糕的事,她哭得眼红鼻子红的小脸尴尬的离开他的肩膀,看看在阳光照射下,一清二楚的大块湿渍,她突然抬手伸向他的前襟,“你脱下来,我替你洗一洗。”

  她完全忘了她是坐在树上,整个人挪动着往他斜靠过去,却没抓好力道,变成是向他扑过去的,他则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怔,待自己怀抱软玉温香,往后倾时,他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处子香,都有些情动了……

  两人瞬间恍神,竟意外的开始往下坠“啊——”她惊呼出声。

  他想也没想的就伸手环抱住她。

  她这白痴!冯雨璇在心中唾弃自己的愚蠢,却是闭上眼睛不敢看,也因此,没注意到某人略微提了内力缓和下坠的力道,才让两人砰地一声摔在老树下。

  微风轻拂,安静的院落中,响起啁嗽鸟声。

  璀亮的阳光穿透枝叶洒落下来,在他那张出色的容貌上镶了一圈明亮的金边,这也是她摔下树后,惊魂未定的睁开眼眸时,第一眼看到的美男图。

  伹他好像又晕过去了,眼睛闭着,两人相贴的身体在呼吸间上下起伏,还有他略显灼烫的气息——她并非古人,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旧观念,伹如此靠近这具极具吸引力的男性体魄,她心头小鹿还是胡乱冲撞啊。

  “喂、喂、喂?”她呼吸紊乱的轻拍着他的脸,想起身,但他的双手却还紧紧抱着她,这要让人撞见了可怎么办?!

  才刚这么想,就听到百合急急的喊叫声。

  “小姐,小姐,侯府来人了,你在哪里啊?”

  “起来,喂?你晕过去了?快醒醒,不然,好歹也放手啊。”冯雨璇又急又慌的拍他的脸,也扭动身子想挣脱。

  软玉温香在怀,又如此扭动,贺乔殷感受着她的体温与心跳,也感受着一种形容不出的悸动,他暗暗做了深呼吸,闻着属于她身上的淡淡清香。

  “小姐?真是的,去哪里了?小姐!”

  百合的声音实在扰人,尤其在这种时刻更是煞风景,贺乔殷立刻以内力传音,“想法子把那丫头打发走,再去瞧瞧侯府的人来干什么?”

  秦剑、越瓦纳互看一眼,这爷是不是摔下树成瘾了,现在又做这等命令?这劫色手段好像有点奸诈下流——两人错愕的交换目光,急急飞掠,来个隔空点穴,让百合昏了,再抱起她,几个飞掠丢回前厅的昏暗小径。

  “奇怪,怎么突然没声音了?”冯雨璇仰头回看不远处的花径,也没见到百合的身影,是她听错了?不可能啊。

  “喂?喂?快醒醒!”

  见他虽昏过去了,但双手仍如铁条般箝制着她不放,是担心她受伤吧……

  她趴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再细细打晕这张粉雕玉琢的俊颜,他到底是谁呢?感觉跟她一样孤单,才会想爬到这老松树上将自己藏起来吧。

  她眨了眨眼,再看看这张比自己还要漂亮的美丽脸孔,这种脸生在古代是麻烦吧,容易招惹一些淫男在玩腻美人后,换口味……

  天啊!她眼睛一瞪,灵光一闪,没错了,这一定是前阵子那两个碎嘴的老嬷嬷提到的三少爷院子里的男倌,长得比女人还要美,皮肤细嫩……

  原来如此,他跟她一样都是有苦说不出的天涯沦落人。

  不对,相较之下,他比她更可怜,明明是男儿身,却得服侍男人。

  虽然有点不应该,但与他相比,她突然觉得自己穿越成庶女比他的境遇要好上太多了。

  贺乔殷虽然闭着眼睛,但他可以感觉到正凝睇自己的目光相当复杂——

  他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眸,果真对上她充满同情的眸光,同情?!

  “你醒了,你的手可以放开我了,你没事吧?”她边说边拍拍他的手。

  他发现她的眼神比过去看着自己时更为温柔,他不必装,便一脸困惑。

  在她一再提醒他的双手仍搂住她不放时,他才回了神,依依不舍的放开,说的却是“冒犯姑娘了,对不起”。

  她已移开身子在地上,将他扶坐起来,“那不重要啦,你呢?没事吧?”

  他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特别,其它姑娘若是这样被男子抱了,自是羞惭不已,她却颇为自在。

  他点点头,一脸不解,“没事,只是我们怎么了?”

  她杏眼一瞠,“我们从树上掉下来了,你不会摔到头,傻了吧?”她急急的察看他的后脑杓。

  “我没事,你呢?”他也忙问,担心的黑眸在她身上打量。

  这眼神令冯雨璇心头温暖,只是,她忍不住抬头看这老松树,这高度其实不矮,地上虽是草坪,但在重力加速度下,两人却都毫发无伤,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