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呃——是——是啊。”呆站一旁的百合其实搞不清楚,她这阵子忙着跟府里一名小管事谈情说爱,鲜少在屋里侍候,但她相信软弱的主子没胆子撒谎。

  “你要离开了?”贺怡秀连忙让丫鬟退下,看了看又将头垂低的冯雨璇,又不安的看着外面,若是遇上大哥,这女人要是将事情说出来,大哥不知会怎么责罚?她给丫鬟使个眼色,再看着冯雨璇,“这次本小姐先饶了你,要是你敢骗我,我一定跟你没完没了。”

  主仆俩急匆匆步出门外,宁愿绕远路回自己的院落,就怕真的遇上前来夜云轩的贺乔殷。

  在树上的贺乔殷不得不佩服冯雨璇啊,眼睛也越来越离不开那个演很大的美人儿。

  “贺大少爷真的要来?”百合问。

  “当然是假的。”冯雨璇拿起茶盖,迳自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百合一愣,随即怒视,“小姐为什么要这么说?万一大小姐跟大少爷求证,那我们都要倒大楣了,我们主仆都会被赶出门的。”

  “被赶出门总比在这里老被找碴、被骂,甚至被诬陷栽赃坏了名节要好吧?”

  她幽叹一声,“横坚这里也不是我家,再赖又能待多久?”

  她其实已有主意,身子骨也养得差不多了,贺府里多是吃饱撑着老来找碴的无聊人士,她又何必留在这里浪费生命?倒不如回和郡侯府,看看有什么机会可以大显身手。

  百合见她说得平静,心里却不舒爽,“小姐若是听我的,要赖在这里长长久久哪会有问题?先前机会都送到小姐面前了。”

  她顿了一下,怀疑的看着主子,“这阵子三少爷不出院 4其它少爷也很安分,显然夜云轩闹鬼的事吓到他们了,只是,小姐你真的跟闹鬼的事无关吗?”

  她仍然怀疑啊,在事发后几日,她不是没探问过,但小姐也一副在状况外的样子,不知道厅堂为何一片狼藉,为何有小碎石及绿豆红豆,甚至泥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她好像被人点了穴,昏过去了总之,主子一问三不知,倒是贺府大小姐是个胆子大的,特意过来,看到主子的长相后,近日更是浑身像长刺似的,频频来找碴。

  “你这么想见鬼吗?反正我这会儿也没事,替你呼唤看看如何?”冯雨璇笑眯眯的说着,忽地站起来,看着她的身后。

  百合没想到她会这么回她,这会儿又看她频频往她身后看,突然又绕着她走,来来回回的打量后,一脸惊恐的说——

  “鬼说你叛主,卖主求荣。”

  “没有,我没啊。”百合吓得毛骨悚然,转身就跑了。

  “冯姑娘还挺调皮的,只是这坐姿实在不像大家闺秀。”

  枝叶茂密的树上,越瓦纳一手抱着肚子,忍着笑意说。

  可不是吗?贺乔殷笑看着冯雨璇斜坐在椅上,双手当枕,接着还伸长手臂的伸了懒腰,呈现仰躺方式,也是这个慵懒姿势,让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全落在他的视线。

  突然他想到她这娇俏模样还有另两个男人也看到了,他立即以内力传音给何松“还看不够?”

  就见原本窝在窗下的那团黑影吓得慌乱的站起身,东看西看,接着,急急的跑了。

  他再看着越瓦纳,越瓦纳则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怎么了?主子。”

  “没事。”他突然觉得遮尬,那抹独占欲来得快又猛,他其实不是很明白为什么。

  这一晚,冯姑娘又爬到老树上,在那里甜滋滋的睡到天亮,才神清气爽的回到屋里当小病猫。

  但她不知道,有人也一如过去几夜,看着她的睡颜好一会儿,替她拉妥掩身的披风,让秦剑继续守护着她,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房睡觉。

  翌日,贺乔殷也是带着笑意醒来的,心情愉悦的用了早膳,一想到昨日冯雨璇整治大妹的手段,再想到她说的那句横坚这里也不是我家,再赖又能待多久?

  她做了要离开的打算?他抿抿唇,笑了笑,想起她的古灵精怪,他还挺期待她会怎么离开呢。

  他走进书斋,何松也笑咪咪的跟进来侍候。

  他看着他一脸贼兮兮的笑,明白这个表情就是昨晚他也跟他一同观赏了冯雨璇精湛演出的模样。

  他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他一眼,这才在案桌前坐下。

  桌上已有几封由南方送来的书信及月报表,南方航运生意,他交由几名管事坐镇,这几个月,他才能安心留在皇城。

  几名管事很是忠心,每月都会固定送来月报及书信,让他清楚每个月的营运情形,也对一些新方针提出建议或征求同意。

  他以笔沾墨,连回了几封信函后,贺乔殷看着摆放在另一角、那一叠让他心情欠佳的帐本,黑眸迅速闪过一道冷光。

  他交代何松一些话,何松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立即步出书斋,向石杰转述那些话后,就回到书斋内侍候。

  半晌,石杰就带了府中四名特别孔武有力、体型髙壮的小厮进来。

  贺乔殷满意的看着四人,接着,亲口吩咐他们去办事。

  石杰跟何松一听,飞快的交换目光,相视一笑,看来主子要下重手了。

  四名小厮却是面面相觑,但是大少爷亲自下令,他们可不敢质疑或多问,拱手行礼,“是,大少爷,我们马上去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