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哽咽了,眼眶红了,“然后,我想到一句话,‘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与贺家二少爷虽无缘成为夫妻,伹我为他凤冠霞帔,为他上了花轿,两人合该也有十年以上的缘分,所以,我就想亲手替他做双鞋子,再烧给他,也算全了我们这一生有缘无分的姻缘。”

  她的声音虽然低低的,但也因为四同很安静,每个人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翁氏想到从小病弱又早逝的亲生儿,不过十五岁啊,她心里怎不疼?再想到冯雨璇上花轿后遭难差点香消玉殒,她也多次过来为难,没想到,她不但没放在心上,反而还念着她无缘的儿子。

  这贺府上下,谁还记得她苦命的儿?连亲生女儿——她看向珠翠环绕的女儿,气色极好,亲哥哥死时,也只小哭一会儿,再也没提及。

  思及此,翁氏原本阴晦的目光,变得柔和些,“难得你如此有心。”

  冯雨璇只是缓缓摇头。

  贺怡秀不平的咬着下唇,怎么会这样?她是要栽赃冯雨璇的,怎么反而让她得了人情? “娘,这贱女人分明是骗你的,她跟哥又没见过,怎么有心?我看她一定是巴上府里什么下人了,瞧瞧她,一脸狐狸精样。”她就是见她那张粉妆玉琢的天仙面容不爽。

  “贺大小姐,我重伤进贺家门,卧榻月余才能坐起身,进出除了我家丫鬟外,也只有几名嬷嬷,哪来的男子?”冯雨璇泪光盈盈,“贺大小姐,我只是个人微言轻的侯府庶女,你何必视我为眼中钉?我绣这鞋子只是为了你哥哥啊——”

  “骗子!”她怒叫。

  “好了!”翁氏没好气的看了女儿一眼,“这事你闹够了。”

  “娘!她真的是个骗子啊!”她气得直跺脚。

  “为什么要一直说我是骗子?我不过是想替你哥哥尽一份心啊。”冯雨璇脸色煞白,“你哥哥早逝,我心里惦记着,也是不舍。”

  贺怡秀瞧她泪眼汪汪、楚楚可怜的模样,憋在胸口的怒火层层叠叠,越烧越旺,终于气不过的冲上前,对她嘶吼,“你这个不要脸的大骗子,那双鞋子明明是我叫丫鬟绣的,你左一句右一句的都是为了我哥哥?而且你这穷鬼在我家白吃白喝的,哪来这么好的丝线可以绣鞋?”

  “那到底是谁在栽赃?”冯雨璇可怜兮兮的哭问。

  “你真是笨到无药可救了!我不都说了是我——”贺怡秀原本吼得脸红脖子粗的,但脸色刷地一白,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天啊,那个贱女人挖个坑,她竟傻傻的让自己跳下去。

  翁氏听了,岂能不明白是什么状况?她怒不可遏的看着女儿,“真是我的好女儿啊!嫌我烦心事还不够多?你可知我思念你哥,夜不成眠,偏偏府里后院一个个都不让人好过,你是我生的,就不能少生事,让我可以喘口气吗!”

  贺怡秀僵在原地,额际冒汗,久久说不出话来。

  翁氏凌厉的眼再瞪向头垂低的冯雨璇,“你也很能装啊,那些谎话说得跟真的一样。”

  她哽咽一声,夫人,事关女子清誉,我也是无计可施,这里,我无人能依靠,离开又处可去——呜呜呜……”

  翁氏冷着一张脸,甩袖离去,四名小厮也连忙跟上去。

  贺乔殷抚着下颚,含笑目光落在那个自称人微言轻的庶女身上,她正低头,以帕拭泪,但他仍然很清楚的看到那微微弯起的粉嫩唇角。

  他不得不承认,她很会演戏,整个行云流水,信手拈来,相当有脑袋,他看得津津有味。

  贺怡秀恶毒的瞪着冯雨璇,恨不得把她给吃了,是她害她母亲讨厌她了,“来人,给我抓着她,该死的小贱人,让我娘给我恨上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冯雨璇瞧这大小姐眼内冒火,连忙拉着裙子绕着桌子跑,还不忘泣诉道:“贺大小姐,你不能恼羞成怒啊,老天爷让你长这么美,心不该那么坏的啊,虽然,让你笨到无葯可救了——”

  树上藏身的贺乔殷及越瓦纳差点忍俊不禁的噗笑出来。

  屋内的贺怡秀气得差点没抓狂,冲上前要去抓冯雨璇,“你还说,看我撕烂你的嘴,抓住她!”她命令站在一旁的丫鬟两方夹攻,冯雨璇闪来闪去,硬是被那名丫鬟揪住手臂,牢牢抓住后,一把拖到贺怡秀前面,在贺枱秀怒不可遏的要扬手掴她时——

  冯雨璇突然抬头看着她,“贺大小姐,你赶快走吧,大少爷——你的大哥正往这里来呢。”

  贺乔殷正想着要不要隔空出手,让她不会被掴耳光,没想到,她竟然拿他当挡箭牌,嗯,她真的越来越有趣了。

  “你、你少骗人。”一提到大哥,贺怡秀马上紧张起来。

  果然,贺乔殷真是个强大的存在,冯雨璇心里给他按个赞,却是哽咽一声,“我有胆子拿大少爷来骗人吗?”

  “当然不可能!”贺怡秀不屑的看着她那柔弱的孬样,直觉回答,可是——

  “我大哥来你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我要离开的事,那些帐——我在这里的花费,我家始终没送钱过来,你大哥要找我谈,他先前派人来说,我正紧张着,没想到贺大小姐却早一步过来了。百合,是不是?”她泪眼看向惊愕看看自己的丫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