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英雄救美?”贺乔殷却是看着秦嬷嬷说。

  她用力点点头。

  “那里有人盯着,不会出事的。”他对自己人很有信心。

  她忍不住开口再劝,“大少爷真不去瞧瞧吗?夫人可被大小姐请过去了。”

  “那又如何?秦嬷嬷那么关注她的事,实在不像你的作风。”他出声揶揄。

  秦嬷嬷大多在独住的佛堂茹素念经,他曾经想接她到南方居住,被她拒绝了,说要在这里当他的另一双眼睛,这贺府有太多他母亲投注的心血,身为其母的贴身丫鬟,她不忍见贺府被这些贪婪争利的人给弄垮了。

  她当然也关心他的终身大事,但就后院那几名通房丫头,她也只会念上几句,可不曾如此热衷的去关注。

  “那大少爷呢?派人盯着,那么关注她,晚上还像个梁上君子掠身上树偷看姑娘家睡觉,就符合你的做事原则?”她也笑咪咪的调侃去,毫不去看一眼某人因她这一句话,整个人抖了一大下,她没理会,笑笑的行个礼离开。

  贺乔殷的表情也很精彩,他摸摸鼻子,有些尴尬,再抬眼看向神情越发显心虚的何松,没想到他还没说话,何松马上就跪下,苦着一张脸自首——“别怪我啊,爷,秦嬷嬷逼问我,大少爷跟冯姑娘有没有碰面?我要不说,她就不煮她的拿手菜给我吃……”

  贺乔殷又好气又好笑,挥手要他下去了。

  “爷用不着奴才,那奴才就去那个一下喽。”何松露出个大大笑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出去。

  贺乔殷从他脸上兴致勃勃的笑容,不难理解“那个”是要去“看戏”。

  只是,他翻看着帐本,却再也看不下去。

  他无法不去想冯雨璇,想着前两日,秦剑向他禀报,近日贺怡秀见了冯雨璇出色的外貌,频频前去找她麻烦,冷嘲热讽,就是要她离开,但她总是靠着作死装弱的度过一关又一关,贺怡秀将翁氏都带过去,还准备拿一双丫鬟绣的男鞋要泼她脏水,也难怪秦嬷嬷替她着急了——

  思及此,他倐地站起身,往外走去。

  夜云轩的院子里,多了四名髙壮小厮,是翁氏院里的奴才。

  厅堂后方,小巧的内室里,冯雨璇并没有躺在床上,她坐在椅子上,表情不若过去的胆小害怕,看着翁氏的眼睛意外的明亮。

  贺乔殷此时就好整以暇的窝在最佳位置——一株枝叶茂盛可以俯看室内状况的大树上,另一旁则是被赶离位置的越瓦纳越瓦纳还好笑的指了指另一边一个隐藏在厅堂边窗下方的一团黑影,那就是何松。

  贺乔殷笑了笑,那位置倒也挺好的。

  越瓦纳低声转述方才的状况翁氏过来后,贺怡秀就愤愤的说有看到冯雨璇在偷绣男人的鞋子,翁氏就让丫鬟去搜,还真的从床榻的枕头下找到,只是,冯雨璇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仅静静的看看贺怡秀撒泼。

  此时,百合站在冯雨璇的身后,脸上忧心的神情明显。

  贺乔殷好奇的眸光再度落到冯雨璇身上,看来她这次没打算再装胆怯了。

  翁氏坐在桌前,冷漠世故的微仰着下颚,一脸难以讨好的样子,事实上,自亲生儿子逝世多月,她双频变得更削痩,整个人看来更阴沉。

  贺殷乔对这个继母说不上喜欢或讨厌,她的心思都在她亲生的儿女身上,两人从来都不亲,见面也只是点头。

  室内的气氛是紧绷的,那双被指是“冯雨璇不安于室而绣给男人”的鞋子静静躺在桌面上,每个人都在等着冯雨璇开口说话。

  “不说就是默认了,娘,你瞧瞧她那一脸狐媚样,住在我们家,还做这下流的肮脏事,这种贱人若继续留在咱们府里,不知道又会勾引了谁呢?”贺怡秀拉着母亲的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冯雨璇。

  冯雨璇轻叹一声,她真的不明白,吃饱撑着的贺家人怎么那么多?那个像神一样存在的贺乔殷看来也不是神人级的男人,不然,都多久了?没离开也还没时间管到她这里来。

  她伸手拿起桌上那双暗色布料的男鞋,上方还有刺操,绣着兰草,绣功真好,她轻轻抚摸花样上的绣线,另一手却是举起,揉揉状似酸疼的纤细臂膀,低声说着,“这可是耗上几个白日、连熬几夜,熬得眼睛都红红的,才完成的。”

  此话一出,很多人都懵了。

  贺乔殷蹙眉看了越瓦纳一眼。

  越瓦纳连忙压低声音,“主子,这几日,我跟秦剑日夜轮流的在这儿看着她,她过得可舒心了,绝没捻着绣针做过鞋子。”

  贺乔殷的黑眸闪过笑意,饶富兴味的看着屋内的冯雨璇。

  百合也是一脸呆愣,晚上她是偷溜出去与人幽会不错,但白日,她可不曾看过小姐拿绣针啊。

  贺秀怡诧异的看了自己的丫鬟一眼,她们很清楚,那双绣鞋根本一开始就是藏在丫鬟的袖子内,在搜床榻时,假装从枕头下找出来的,冯雨璇怎么会说是她做的?!

  但戏不能断,她只能硬着头皮朝她大叫,“你终于承认了,哼,你做这要送谁的?把跟你做下流事的男人说出来!”

  但冯雨璇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只是再次抚摸鞋子上那细致花纹,像在自言自语般的说:“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现在又算什么?这里不是我的家,可是,我也回不了原来的地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