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你少再惹事,其它人就巴不得我们出事儿,你还满头辫子的让人抓?”她严正制止,“反正,贱丫头那里,我会找人去治她,不必咱们娘俩出手。”

  当晚,她就替冯雨璇制造了一名敌人。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惯会闹事的三少爷安分下来后,贺府表面上看来稍稍平静,事实却不然,向队穆姨娘怂恿翁氏所出的嫡女贺怡秀去夜云轩后,个性骄纵的贺怡秀每天都会去走上一趟,冷嘲热讽,就是要冯雨璇滚出贺府。

  “她到底碍着她什么?”

  书斋内,贺乔殷抬头看着向他报告的越瓦纳。

  “女人天生不喜欢比自己漂亮的女人,而且,再过一阵子,皇城各世家就会开始举办一连串的赏花宴、茶宴,甚至上寺庙焚香祈福。”

  何松掰开手指头一个个算起来,“大小姐个性不好,但那张脸还算倾城,偏偏跟冯姑娘一比,可是又差一大截,若没让她滚回庆州去,要是在哪露起一次脸,大小姐就没能出风头了。”

  贺乔殷摇摇头,真不知该说是有人吃饱撑着没事,还是冯雨璇那张出色的脸太招摇,他想了一下又道,“她还是继续扮胆小怯懦的小可怜?”

  越瓦纳点点头,眼中浮现笑意,“是,昨天在大小姐气得抓狂,要丫头将她从床上抓下来时,她突然抬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太小姐喊了一声‘有鬼啊’!就装死昏过去了,大小姐原本还气得想揪人,但可能也觉得害怕,脸色苍白的急急走人了。

  他匀起嘴角一笑,“她倒挺会替自己解危的。”

  一旁听着的何松点头如捣蒜,“小的觉得她跟爷一样聪明呢。”

  跟他一样?贺乔殷眼中笑意更浓,心情也极好,但在接下来的时间,一连接见几名皇城店铺的掌柜,听他们报告帐本营收,还有几个贺家少爷小姐白吃白拿,甚至还索大笔银子花用的行为后,表情越来越凝重。

  “大少爷,我们实在管不了,几位少爷小姐都说了这些店是贺家开的,银子赚来就是给他们花用的,他们是主,我们是奴。”两鬓斑白的何掌柜弯腰说着,但说得心酸,也说得愤慨。

  “老奴多说了一句,他们就掴了老奴两耳光,质问是否想回家吃自己。”年纪也有半百的叶掌柜难过的低头。

  贺乔殷的心情又能好到哪里去?他会这么努力的让这些商铺维持正场营运,也是因为这几家店大多都是他睿智的娘亲一手建立的。

  贺家虽是个商业大家,却出了他爹这名没有经商天分的男丁,若没有他娘亲力亲为,贺家早就败了,娘亲明白爹没本事管家经商,在他小时候就嘱咐几名老管事要代替她教导经商管家事务,当时,娘亲的身子在长年劳累下已有状况,而眼前这两名,都是曾经谆谆教导过他的管事。

  “这事我会处理,日后,他们要钱,你们就给。”他说得干脆。

  两人诧异的抬头看他。

  “如此做,是不让两位管事为难受委屈,但这帐,我会找他们算。”

  两人感激点头,如此在乎下属的大少爷,莫怪乎,即使他不在皇城,每一家店铺的奴仆尽管被贺府其它人羞辱,气得不想干,但还是忍气吞声,为了大少爷留下来了。

  贺乔殷让管事们离开后,沉默不语,浑身散发森冷阴鸷的气息,连在旁侍候的何松也不敢出声,过了好一会儿,贺乔殷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再一口,待杯子一空,迳自倒茶,再喝一口,直到缓和心情后,才将帐本拿过来翻开。

  何松也是极有眼色的,直到此时才乖乖的上前磨墨。

  贺乔殷拿起狼毫笔沾墨,就帐本上记录贺家人从店铺拿的物品及银两打上勾做记号。

  主子表情淡淡的,伹何松越看越生气,贺家那几个败家儿女拿这些真的亳不手软,尤其是一家酒铺,花雕酒、陈年女儿红,可都是店铺酿酒老师父珍酿的上等好酒,几乎被拿了一空。

  不过,气归气,他在大少爷身边也服侍多年了,从他眸中越来越浓的邪魅笑意,他知道绝对有人要倒大楣了!

  “大少爷,秦嬷嬷过来了。”

  门口,石杰的声音响起,秦嬷嬷便走进来了,她看着在案桌边侍候的何松一眼,何松像是想到什么,顿时苦了脸,急急低头。

  她微微一笑,走上前,向大少爷行个礼才道:“我知道大少爷都有留人在盯着冯姑娘那里,不过,这事儿我瞧着紧急,赶紧过来,看大少爷要不要去一趟?”

  她将夜云轩那里就要闹腾的事说了,然后,双眸期待的看着他,“那可是恶意的栽赃啊。”

  他莞尔一笑,“我还有事得处理。”

  他拍拍桌上那些帐本,一副没法子的模样她瞪大了眼,然后,像是想到什么,又看了何松一眼。

  贺乔殷,看着两人迅速交换目光,何松看来有些不自在,但秦嬷嬷瞪了他一眼何松吞咽了口口水,这才尴尬的看着主子,“大少爷不出手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