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贺乔殷喊了一声,便看到父亲挤着一张不甚自然的笑脸走进来,在听他说明来意后,他半点不意外,就是贺乔书的事,希望他给予解药。

  “沉溺女色易误事,父可知从回府处理事务至今,儿子从没碰过任何女人。”

  “你原本就有非人的意志力,何况食色性也,乔书年纪轻,总是血气方刚……”贺敬哲还是忍不住替三儿子说话。

  贺乔殷其实也该习惯了,只是,心还是隐隐的抽疼了一下,“所以,我牺牲食色,一心一意守护店铺的生意,护贺府一家老小的安好,根本是自己无聊多事?”

  一株极美的笑容在他俊美的脸上漾开。

  贺府上下谁都知道,贺乔殷笑得越美,心便愈冷,处事便越残暴极端。

  于是,这抹笑让贺敬哲的一颗心扑通狂跳,脸色也发白了,“没有没有!你说得对,会误事、会误事,我叫他忍,忍忍就过了,你忙,你忙。”

  不是他这老子太没种,三年前,也是这种笑容过后,贺乔殷没有再回皇城一趟,任由一些亏损连连的店铺关门,贺府得贱卖古董古画,才有继续过豪奢的生活,就在坐吃山空的威胁下,家中几十口齐力要他下南方将贺乔殷请回来救援的声浪差点没将他淹没,那种可怕的经验一次就够了。

  就在贺敬哲垂头丧气离开不久,擅于混水摸鱼的何松就笑咪咪的越过石杰大喊,“大少爷,我回来了。”

  虽然主子没派他去盯夜云轩,但他太好奇,早就拉着秦剑问个究竟,所以也很鸡婆的溜到三少爷那里去愉看后续的发展,这可不是为了他自己,他在主子身边侍候多年,很清楚主子对冯雨璇起了兴趣。

  贺乔殷手里端着一杯茶,态度倒是轻松优雅,“听到什么好玩的?”

  何松眼睛亮得猛点头,“大少爷,我跟你说,三少爷一回院子,知道冯姑娘跟百合在他大厅里等他,连看也没敢看一眼,一手还捂着胯下,火冒三丈的吼着下人,将她们赶回夜云轩。”

  贺乔殷薄唇微弯,浅浅一笑。

  “大少爷,若是秦大哥没跟我说冯姑娘做的那些事,我还真给她骗了,她啊,很会装呢,柔柔弱弱,我见犹怜,被百合搀扶着走,将身子几乎都斜靠在百合身上。”

  何松边说还边学着美人儿的弱不禁风,“还有啊,她头低低的,让那头长长黑发遮住大半张脸,看着就真虚弱,有下人还忍不住靠上前帮忙扶,我还真想看看她像猴子利落上树的模样呢——”

  听着他活灵活现的生动形容,贺乔殷在笑逐颜开之余,突然觉得可惜,他应该去看看她表演的。

  多久了?他要忙的事太多,何曾有此时的舒心愉悦?

  脑海浮观那张让人惊艳的粉脸,他眼中的笑意更深,再想到灰头土脸离开的父亲,若没意外,应该是去玉和院了。

  ***

  夜色中,离万誉阁隔着假山造景的玉和院,灯火通明。

  “你这段日子就安分些,别再去惹事。”贺敬哲绷着一张脸看着躺在床上的三儿子,再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穆姨娘,见那张美得让他销魂的脸色难看,他心虚的轻咳一声,“夜深了,我去你那里休息。

  “妾身今日身体不方便。”她没好气的怒道,还刻意转开脸不看他。

  他摸摸鼻子,“那——我先走了。”

  她飞快的回头看着像后头有鬼在追的丈夫,又气又委屈,他竟然没有安抚她?

  “娘何必?大哥真发火了,家里谁敢跟他对着干?再说了,儿子找娘吐苦水,娘也让爹去找大哥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我就是要让大哥知道爹也知道他做了什么,爹又有多疼我,哼,大哥他永远也不能让爹上心。”说来,这也是贺乔书最骄傲的事,太优秀的儿子能干么?只突显老子的无能,爹怎么会疼爱?

  “呿!娘倒不知你这心思,让你白白利用了。”说是这么说,穆姨娘艳丽的脸上倒是浮上笑容。

  贺乔书很懂得拿捏母亲的心,“还不是娘教的嘛,只不过,娘不去侍候爹,不是把机会让给其它人了?”

  她好笑的瞪他一眼,“娘自有手段,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只是——”她还是感到困惑,“家里及铺子里的事那么多,贺乔殷怎么有闲情管到那贱人那里去? ”

  他没好气的撇撇嘴,“哼,也许百合那丫头早就想了法子,让大哥去看过那丫头了。”

  “看过又如何?她是长得貌若天仙,但整个人畏畏缩缩的头也不敢抬,小家子胆怯的模样,真的好男人是看不上眼的,就你这没眼光的看上了。”

  她恨铁不成钢的轻点了儿子的头一下,“不然,你以为和郡侯府会让她来冲喜?”

  他想了想,也是,“算了,女人那么多,我就忍忍,倒是娘,还是把爹的心抓紧一点,我未来可都靠娘呢。”他朝母亲露出谄媚的笑脸。

  “这点还要你说!”她撇撇嘴,“只是,究竟谁扮鬼吓你?冯雨璇那丫头是软趴趴的让人扶到这里,许多下人都看到了——”

  他突然抡起拳头就往床头用力一槌,咬牙怒道:“还用想吗?肯定是其它妒忌我的兄弟逮到机会整我的,哼,要让我查出来是谁,我一定不会饶过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