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百合没看到在树上的冯雨璇,往另一边又跑开了,倒是冯雨璇醒来了,她将身上披风折好,压在一枝干间,再急急的要爬下树,却没想到竟先踩到裙襬,她整个人往下摔,她急着伸手想抓枝干,却只抓到几片叶子——

  完了,这下没死也要半残了,她吓得闭上眼,砰地一声,本以为会重摔在地,没想到听到唔的一声闷哼,接着,感受到一堵厚实的肉身。

  她眨眨眼,瞪着近在咫尺的衣服……有人当了她的垫背!她下意识的抬头看,月光正巧被云遮住,她的视线顿时有些看不清楚,但她仍能看到男人似乎是闭着眼的,昏过去了吗?

  “喂?喂?”她想也没想的伸手轻拍他的脸颊,“醒醒,醒醒啊。”

  此时,月光再现,男子的容貌瞬间清楚了,而且,他正缓缓的睁开眼眸——

  天、天啊,冯雨璇瞬间张大眼睛,好帅的男人啊,一双狭长凤眸,鼻梁高挺,薄唇形状完美,而且,他不止是帅,可以说是非常漂亮的。

  只是,这男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会不会太和善了些?温温柔柔的,带了点动人的笑意,她的心怦怦狂跳,看得都失神了。

  四目相对时,他疑惑的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喃喃的说:“我以为仙子不会有重量。”

  当略带粗糙的指腹抚上她那滑腻软嫩的粉颊时,两人都怔了怔,一个是没想到手感如此的好,一个是愣住了,然后慢半拍的想着,这句话的意思是她很重?

  她猛然惊醒过来,粉脸刷地一红,急急的从他身上翻下,却窘迫的跌坐地上,她怎么这么笨拙啊?她连忙敛裙,跪坐在他身边,忍着脸上烧烫的窘意,“对不起,呃—— 谢谢你,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对这张着急得凑到他眼前关怀的丽颜,贺乔殷头一次对女子有种冲动,想再次抚摸她的脸,但他只是干涩着嗓音道:“我的腰有点痛——”

  她想也没想的就挪动身子,倾身扶推他一把,让他侧身躺着,一手去摸他的后腰,一双眼眸着急的看着他的脸,“痛吗?要找大夫吗?男人的腰很重要的。”

  她在现代的老板是颗花心大萝卜,每每在假日过后,总是大开黄腔,说男人的腰好不好可是等同于做爱的持久度啊——

  但见眼下漂亮的男人浓眉困惑的一皱,她尴尬秒回,“没事,你感觉一下,要找大夫来瞧瞧吗?”唉,除了百合,她实在太久没跟人说话—— 不对,是没装虚弱的状态下跟人说话,而且,这里也不是现代,她说话可不能太直白,会吓到古代人的。

  “不用了,但得麻烦姑娘再多揉一会儿,应该就好多了。”他看来很不好意思,但其实他心里还在琢磨她刚刚那句“男人的腰很重要”—— 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不可能,她不过是个黄花闺女,怎知床笫间男子如何行房?

  “好。”她连忙搓揉,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在这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有多么不恰当。

  倒是在另一边屋檐上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秦剑跟越瓦讷,完全看不懂自家主子在打什么主意?依他的能力根本不会成了冯雨璇的肉垫,现在又要一个姑娘家揉搓腰部,实在占人便宜、不合礼数啊。

  贺乔殷看着她专心的为自己揉搓腰部,竟然有点不舍她手酸,微微一笑,“可以了,谢谢姑娘。”

  “不客气,若不是我,公子也不会如此,只是——公子是谁?”她忐忑的问,这男人从哪里冒出来的?是刚好经过,倒霉被她当垫背?还是看到她从树上掉下来?

  他坐起身,看着面露紧张的她,故作不解的道:“我只是府里的客人,夜里难眠,胡乱走动,没想到,走到这里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姑娘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吗?在下被撞晕了,有点不太记得是什么情形。”

  她小心的打量着他,见他那张出色的容貌上布满困惑,“不是的,是我刚刚在树后方想事情想到睡着了,接着,听到我家丫鬟在唤我,我一急就冲了出来,没想到力气太大了,将公子整个撞晕,我也跌到公子身上了。”

  他忍着笑意,装出一脸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姑娘又是谁?”

  “呃——我是——”她连忙低头,该死的,她忘了要扮虚弱的小猫,这家伙要是跟贺家人说她都有力气将他这么高大的男人撞晕了,她还能留在这里?

  “姑娘不方便说,没关系,只是——”他突然低头,“能请姑娘替在下保密吗?毕竟姑娘看来娇小纤细,若是在下被姑娘随意一撞就晕的事在这府里传开,总是—— 有损男子颜面。”

  “行啊,行。”她双眸发亮,还求之不得呢。

  笑意悄然浮现黑眸,他正要开口——

  “小姐,小姐——”

  百合慌张的身影又从另一边小道走过来。

  他连忙起身,“我与小姐在此独处,若被撞见,恐有损小姐清誉,在下先行一步。”

  “呃——好。”她只能点头。

  他很快的往另一边小径走去,她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一眼,这才走出去。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事情大条了,三少爷那里——”

  百合又气又恼的揪着她的手,拖着她就往贺乔书的院子快步走去。

  殊不知,那高大的身影仅走了一段路就停下步伐,远远的看着她们主仆。

  贺乔殷以精湛内力传音给越瓦讷,“现在立刻把三少爷给我拎到书斋来。”

  “是。”

  夜色中,一道黑影起落,抓人去了。

  寂静夜色中,贺乔殷一路走回自己的万誉阁,在这灯火通明的偌大庭园里,有湖石、花台及回廊,他走进华丽宏伟的厅堂,往后方长廊走,一路经过亭台楼阁,经过庭园,来到书斋。

  门口还站着石杰跟何松,两人知道稍早前主子是跟着秦剑离开的,可现在怎么一个人回来脸色还如此凝重?

  两人好奇的看着主子走进书斋,蓦地——

  “放开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