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生下大少爷的大夫人,身子一直就不好,五年后还是走了。

  老爷娶了续弦翁氏,又生了一子一女,再加上其他多名妾室所出的五男三女,是开枝散叶了没错,但不管嫡庶,这些主子们个个都娇生惯养,难侍候得很。

  这些年来,若没有大少爷来来回回的进一趟家门整顿贺府,他们都不敢想象这贺府的荣景还在吗?

  “我明白了,等处理完那件事,我会想想。”贺乔殷脸上笑容依旧,他没去理会父亲那眼睛一亮又突然呆住的神情转变,仍笑容满面的将在亭台外的两名小厮喊到跟前,“冯姑娘主仆留在贺府的费用明细,秦嬷嬷拿给冯姑娘过目签名了?”

  皮肤黝黑、高壮的石杰立即拱手回答,“禀大少爷,秦嬷嬷已经拿去了。”

  “很好,”他再看了高瘦但皮肤怎么晒也晒不黑的何松,“你去把我书桌上的那迭账本拿来。”

  何松眼睛一亮,“是。”个性活泼的他,一拱手,飞快的转身跑了,较稳重的石杰也趁低头拱手时,偷偷笑了笑,再次退下。

  贺敬哲却是苦了脸,“乔殷,你知道爹最不想看账本的——”

  “爹可以不看,那就叫那几个弟弟过来看,看看他们到几家店铺收了帐,却没收回帐上的银子,公款挪为私用,要做何解释?”

  贺敬哲脸色忽红忽白,低声咕哝起来,“你也知道他们年纪小,学商总得付些费用,酒楼交际——”他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长串护短的话。

  贺乔殷波澜不兴,开始认真的下棋,至于冯家六姑娘,暂时,他没时间也没心思去理会。

  夜云轩的寝卧一隅,半圆形的雕纹花窗半开着,日光洒落,冯雨璇坐在临窗的桌前,低头看着桌上一张长长的单子,上方写了这些日子她住在贺府花用的明细,吃穿用度很简单,但这几个月的医药费可就不少了,不过她没多说什么,拿了毛笔在上方落了款,还差点写错名,忘了阮华倩已成了上辈子的事了。

  秦嬷嬷没想到她这么识相,也没想到这让府上主子——除了老爷跟大少爷,都来到这儿趾高气扬的羞辱一番的冯家六姑娘,是如此吸睛的水灵美人。

  “小姐对这单子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询问老奴。”

  冯雨璇凝睇这位看来大约三十多岁,眉清目秀,却自称秦嬷嬷的女子,说来这是那两位长舌嬷嬷以外,对她最和颜悦色的人了。

  她思忖一下,即开口道:“只有一个问题,我这里是生不出钱来支付的,可能得劳烦有人走趟和郡侯府。”

  “老奴明白了,老奴会转告大少爷的。”秦嬷嬷微微一笑,确定纸上的墨汁干了后,再将纸张卷起,向冯雨璇行个礼,甫步出房间,就听到百合迫不及待的怒问——

  “小姐怎么签名了?侯爷不会认账的。”

  她莞尔一笑,“所以我签的干脆,你又怕什么?”

  “我——我怕我们会被赶出去,活活饿死啊。”她难以置信的喊了出来。

  “那就是最坏的状况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她直视着百合,突然一笑,“还是,我该怕的是你会联合外人对我不利?”

  百合先是心虚的一怔,但随即恼羞成怒的大叫,“小姐真的太令人寒心了,从事情发生至今,侯府没人过来关切,只有我守着小姐,你竟然还怀疑我的忠心?再说了,我不都是在替小姐着想,想着让我们怎么活下去……”

  秦嬷嬷忍不住拐个弯往回走,走到窗户边,再看着屋内的冯雨璇一眼,就见到百合又气又骂的好一会儿,甩袖走了出去。

  真是反了,丫鬟的气焰竟比主子大?!她的目光又落在冯雨璇那张沉静的脸上。

  “冯雨璇,这样的生活应该满意了,至少有得吃、能有个屋檐遮风避雨,还有老是横眉竖目的百合在一旁张牙舞爪的侍候着,充当娱乐的欣赏她的变脸速度,日子在酸涩中还能有点小滋味,只是,有些人总是不满足,喜欢将日子搞得惊心动魄的,我也不能不想点法子反击啊—— ”

  冯雨璇若有所思的拿起毛笔沾了墨汁,这才发现屋里连张纸都没有,她率性的在手心上动笔,“哼,姐也不是没脾气的!”

  由于有点距离,秦嬷嬷看不清楚她写了什么,但瞧着那张脸上带着点调皮的笑容,将那张花容月貌衬托得更让人惊艳,她不禁对小小年纪又身在如此困顿处境下仍能自娱的她感到不可思议。

  ***

  半晌,秦嬷嬷回到万誉阁,远远的就看到老爷憋着一张苦脸,坐在亭台上翻看那宛如小山高的账本,石杰毕恭毕敬的在一旁站着,看来是在一旁侍候,但她是府里的老人了,哪里不知道那是大少爷叫他在旁盯着。

  只是,老爷若是那块料,大少爷哪会为撑起这个家如此辛苦?

  她摇摇头,转往书斋走去,只是甫走到花廊,就见到五名如花一般的姑娘正等着自己。

  “秦嬷嬷。”五个俏生生的姑娘同时朝她柔柔一福身。

  秦嬷嬷忍不住一叹,“大少爷正等着我,你们就别多说了。”

  “秦嬷嬷,那就一句话嘛,请你跟大少爷说,我们姊妹都很关心他,请他也拨些时间见见我们嘛。”有着沉鱼落雁之姿的芸荷是其中相貌最美,也自认是大少爷最喜爱的一个,亦一向以五人之首自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