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小主母威武 >  上一页    下一页


  认真想来,这贺府里有幸仔细瞧过她这张脸蛋的应该没几个才是。

  说来,冯雨璇算是得天独厚,一张花容月貌,再加上天生就让人会不由自主感到怜惜的动人气质,与《红楼梦》的林黛玉应该相差不远,再加上那柔软甜糯的声音,实在有当小三或狐狸精的本钱,所以,她每每刻意压低嗓音说话,毕竟,她在职场上也磨练多年,知道美人有多讨厌美人,尤其是比自己更美的女人,绝对要除之、驱之,但若是男的看见美人,想染指霸占或纠缠,那更是麻烦!

  但她这让人听不清楚的声音,总会惹恼了不少人,大动肝火的吼叫,“抬头,抬头!说大声点,谁听得到你说什么?!”

  这时候,她总会以慢到不能再慢的速度抬头,但眼睛都还没对到爆怒的主儿,她就吓得瑟缩再低头,整个人不忘缩成一团,啜泣颤抖。

  贺家人见她这副惊弓之鸟的模样,有的吼,有的骂,有的还上床要拉人,她只能上演大绝招——两眼一翻,昏厥过去,就像现在——

  她身子放软的倒卧床上,不忘让长长的黑发半遮住那张太过出色的容颜,添点视觉上的狼狈与虚弱。

  “该死!来人啊,将她拖上马车,一路载回和郡侯府去。”

  “夫人,不成啊,这样丢出府,难免失了颜面,外头有多少人睁大眼睛看着呢,就先养在这小院子里,大少爷不说了吗?这里所有的花费全记下来,日后让和郡侯府全数吐出来。”

  床榻上,装晕的冯雨璇透过瞇着的眼睛隙缝,悄悄偷看春阳洒入的屋内,贺府的当家主母翁氏怒气冲冲的瞪着她,说来,翁氏长得真不错,一对柳眉,一双大眼,约莫三十多岁而已,全身珠光宝气,除了略微瘦削的双颊看得出亲生儿子死了近三个月的悲恸外,那张扬恣意的凌厉气势可真令人害怕。

  就百合告知的情报,这人生性刻薄,心狠手辣,是个可怕的老巫婆人精,她真不知该不该庆幸自己没成为她的媳妇。

  在老巫婆身边的是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杜嬷嬷,是老巫婆陪嫁过来的老丫鬟,很会替老巫婆出主意,听说冲喜这事儿就是。

  “大少爷还没要走吗?不是南方的事一堆?”翁氏冷冷的瞪着床上的冯雨璇,心里恨啊,这丫头没让她的儿子活下来,贺府却还得白白的供养着她。

  “老爷先前是不让走,说皇城一些店铺都亏损,要他留着帮忙转亏为盈再离开,不过,夫人也不用急,这几日,帐上已无赤字,七姨娘那里,还有那些庶出的少爷及小姐都凑到老爷跟前,让老爷去赶大少爷走了。”杜嬷嬷对这府里的消息了如指掌。

  翁氏咬咬牙,目光落在一旁跪在地上的百合。

  百合脸色一白,吓得打了个寒颤,急急匍匐于地。

  “你们主仆玩什么把戏别以为我不清楚,死活都要赖在这里是吗?告诉你们,那是大少爷还没有出手,一出手,你们会后悔能好好离开时不走。”

  翁氏甩袖离开,杜嬷嬷还有两名丫鬟也跟着离开。

  待脚步声都远了,百合立即站起身来,拍拍膝盖,再看着也已在床上坐正的主子,“小姐听到了没?贺家大少爷可不是好惹的,我们动作得快一点。”

  “快一点?”冯雨璇不解的看着她。

  百合憋着气走上前,将她扶下床后,再将她拉到一旁的梳妆镜前坐下,“看到了吗?小姐。”

  冯雨璇眨眨眼,再认真的往前凑,嗯,铜镜里的美人儿真的很美,肤若凝脂,白皙光滑,再加上这个儿纤细娇小,怎么看都像个搪瓷娃娃。

  “咱们没太多时间了,没法子再让小姐磨磨蹭蹭的了,小姐得出点风头,走出这夜云轩,这贺府有好多个少爷呢,只要小姐能攀上个少爷,嫡庶不论,当个妾也成,至少能留下来了,我不是说过了吗?”百合咬牙说着。

  唉,你说过的何止这个呢?冯雨璇有点无力,这丫头这半个月老想要她施美人计,但她实在做不来。

  百合一见主子病恹恹的神情,心火就更旺了,这个主子声音软糯,个性软弱,但就是有张美若天仙的容貌,尤其是那双黑白明眸,柔柔亮亮的,让人看了都舍不得吼她一句,就是会心疼她,这种天生的优势,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偏偏她就不会利用。

  “小姐,你好歹说句话啊,我跟你说,我是实实在在的打听过了,贺家大少爷真的不是我们能随意糊弄的!”百合怒气冲冲,却不得不向这个近日来都不喜不怒的主子娓娓道来贺府嫡长子贺乔殷的大小事。

  他尚未成亲,且已长住南方三年,他是贺老爷过世的元配所出,相貌出众,更是经商奇才,也是如今贺家撑家的顶梁柱,南方河运有近半船队都是贺乔殷与官方合股营运,多少达官贵人送女人,巴结奉承样样来,不管在这里还是在南方,贺乔殷都有几名国色天香的美妾或通房丫头,这府里只要有丫头提起他,莫不脸红心跳。

  “我想睡了。”冯雨璇意兴阑珊,对百合思春的言论没兴趣。

  “什么?!”百合气得直跳脚,看着主子缓缓的抚着胸口走回床上。

  面对这半点没法让她依靠的主子,她是恨铁不成钢,只能怒不可遏的走到床边,“小姐既然知道来这里的贺家人不是来关心你的,而是将你当成出气筒,你还——”

  “反正我们在这里就是白吃白住,成了受气包也是应该的,被骂几句也没因此少块肉啊。”冯雨璇上了床,话说得不痛不痒,但胸口的刀伤还没完全痊愈呢。

  再说了,从百合搜集到的情报,这贺府人多嘴杂,天天都有鸡飞狗跳、下绊子、陷害来陷害去的事,有些人一肚子火没处发,总往她这里发,好在,假装自己是老鼠,其他人都是猫,很容易演的,让那些人没出到气反而自找罪受,气到差点吐血,她是真的无所谓。

  “侯爷说我惯会看人脸色,偏要我陪嫁,我怎么这么命苦?呜呜呜——难道要我自己、自己去巴上府里哪个主子,来养活自家主子吗?呜呜呜——”

  百合哭得伤心,但这个哭多少有演戏的成分在,过去这个主子总是任自己搓圆捏扁的,可这段时日下来,她却看不懂了,总是不疾不徐,甚至过分的乐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