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皇后虽然喝了新媳奉的茶,也赏了一对上好的古玉镯子,但脸上的表情除了僵,还是僵,要她怎么笑得出来?

  尤其在看到两人脸上都绽放着幸福光采,她更是憋着一口气出不来,遥想两年前,她与刘阁老等几名要臣合力促成这门婚事,就是要给宁王添堵,没想到绕了一大圈,她竟意外促成一对神仙眷侣,教她怎么能不呕,怎么能不恨?!

  但能怎么办?她这方势力在刘阁老倒戈后,已不成气候,朱晏更是志气尽失,早在月余前自请离京,今日一早就前往北方封地了。

  曾经的权力追逐,随着儿子离去,她也不得不歇下心思。

  这一年的新年,宁王府特别热闹,有了新主母,过年加菜,红包也特别大包,王府燃放的烟火也特别灿烂。

  新婚夫妻日子是过得益发幸福美满,即使雪花片片,也可见到两人相拥在雪地的浪漫,两人偶尔外出,但大多时候,都窝在新房里,府里奴仆也都很识相的不去打扰,就希望再过十个月,府里就能多个小少爷或小小姐。

  这一晚,圆月高挂天空,正是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京城内车水马龙,欣赏灯会的民众更是汹涌,大街上,彩灯高悬,百姓们嘻笑的猜灯谜,另有卖艺耍杂技,也有各式各样的滩贩叫卖,相当热闹。

  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有四个特别引人注目的男女,但碍于他们四周都有侍从层层包围,老百姓只能隔着人墙向他们贺新年。

  四人中,老百姓熟的只有三人,宁王夫妻和世子爷苏晨光,对于那名清丽窃宛的女子则是很陌生。

  四人在人墙包围下,终于抵达一处楼阁的二楼包厢,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整条璀亮灯河,也不会受打扰。

  朱靖、丁荷晴、苏晨光、又欢围坐一桌,桌上备有茶香及茶点。

  外头天气冷飕飕,但里面可温暖了,众人纷纷脱下白貂或白狐披风,喝着热茶。

  “靖,我这妹妹嫁进你王府也有半个月了,打理府邸妥不妥当?”苏晨光笑眯眯的问道。

  朱靖轻咳一声,“她不是管家的料。”

  丁荷晴瞋他一眼,“他也不让我管,说何诚总管做得极好,我只负责陪他就好。”

  苏晨光噗_笑了出来,“我知道,他也知道,你啊,拿刀子比较适合。”

  “你怎么这样说荷晴,她能做的可比拿刀子要多更多。”又欢胳臂往里弯,谁说丁荷晴不好,她就讨厌谁。

  “喂,她是我认的妹妹,你干么一副我欺侮她的样子。”苏晨光也气了。

  “你就是在说她不好。”

  她很坚持,苏晨光也很坚持。

  丁荷晴笑看着两人唇枪舌剑,他们真的很爱斗嘴,而且火花很大,尤其是又欢,素净一张脸的她,没有艳丽之姿,年轻清秀许多,走在大街上,没人会认出她曾是花魁。

  她也有了新名字,跟着她姓丁,单名艳,提醒她曾有的卖笑生活,她曾经的存在价值,但私底下相处,他们仍叫她又欢。

  她成了苏晨光的小妾,她不愿当正妻,觉得自己没资格。

  苏晨光也乐于从命,反正他无妻,她是妻是妾又如何?

  两人高唱不碰爱情这玩意儿的调调,却是一对欢喜冤家。

  朱靖见两人斗嘴斗得欢快,给了娇妻一个眼神,再为她套上白貂披风,自己也系上白狐披风,这才开口,“我们要脱队了,你们慢慢斗嘴儿。”

  两人这才发现他们都已穿上披风,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朱靖跟丁荷晴相视一笑,也异口同声的回道:“执行任务。”

  两人纳闷了,他们当然知道替天行道组织已成官方认证的江湖组织,而朝中百官、皇亲国戚甚至老百姓们都不知道幕后的人及成员有多少,但他们知道只要有不公不义的事,这个组织就会出来替天行道,但现在还在过年啊,感觉也天下太平,有什么任务要执行?

  小俩口神秘一笑,朱靖拥着爱妻下楼,门外已有一辆马车在等候。

  两人上车后,马车一路往城郊驶去,再蜿蜒上山,来到一处山林中的庄园。

  庄园内灯火通明,大门一开,园内奴仆迎进马车,恭敬的看着这对璧人下车,手牵手的往屋里走去。

  这是丁荷晴的私产,由于她是在日本受训长大,为练忍者各项技能,她身上一直大小伤不断,而日人爱泡汤,再加上对身体及皮肤都有好处,在朱靖出征的那一年,她执行任务时,无意间得知这里有这样的温泉庄园,又得知有人因赌债急着脱手,她便派人出面买下,基于这里从京城来回不过一个时辰,她也曾趁夜前来泡上一泡,再返回宁王府,不过,在宁王征战回来后,她反而没有时间过来了。

  这个温泉别庄的后院,有一个面山的大温泉,氤氲缭绕,有股云雾缭绕仙境之感,在温热水气下,夫妻俩赤裸裸的没入水中,让身体一点一点的放松。

  朱靖深情的凝望着爱妻。

  盈盈月光下,丁荷晴一头长发披落肩上,在热气氤氲下,肌肤变成粉色,唇色更为樱红,而圆润双肩裸露在水面上,闪动着诱人的光华。

  他伸出手,轻轻将她拉入怀中,感受两人肌肤相贴,也感受心灵的契合。

  “你今晚哪里也去不了。”他声音沙哑。

  “为什么?”她笑问。

  他在她额间印上一吻,“我们要执行任务。”

  “嗯?什么任务?”

  “增产报国。”

  他低头,深情吻住她的唇。

  雪花一片片的飘落,但枝桠间已迫不及待冒出许多春芽。

  (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