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皇帝一走,大殿内顿时吵杂起来,但朱晏根本不知道父皇说了什么,他看向呆若木鸡的刘阁老,再看向另一边拥立朱靖一派的朝臣们,他们笑容满面,频频赞叹皇上英明,一边跟着苏晨光、朱靖走出殿外。

  而拥他这一方的朝臣,个个垂头丧气,看向他跟刘阁老的眼神都充满失望。

  “看来咱们得自求多福了。”

  “不,我跟宁王也没什么过节,我要好好去结交,我家还有老有少,总不能跟着某人沉沦。”

  几名见风转舵的官员小声的交头接耳,随即快步离去。

  朱晏瞪着官员们一个个走出去,不过须臾,殿内竟然只剩下他跟好似突然老了几十岁的刘阁老。

  他心急的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父皇说了什么?你不是要挖坑给朱靖跳,要我向父皇举荐朱靖去歼灭替天行道组织,他要成了,就会失民心,他若是败了,就是没有能力,如何能坐龙位,让他里外都不讨好?”

  城府深沉的刘阁老抬头看向怒不可遏、朝他怒骂不停的朱晏,顿感悔不当初,怎么会听了皇后的话支持朱晏,不管各方面,宁王都是首选,有足够的睿智及霸气。

  “刘阁老!”朱晏火冒三丈,见他陷入沉思,一把扣住他的双肩。

  刘阁老回过神,面无表情的直视着他阴鸷的双眸。

  “皇上的意思,替天行道组织虽是江湖组织,但为国为民,除暴安良,为民谋福,特召告天下,成一官方组织,任何时候需要支援,只要确定是惩奸除恶之事,各地方官得无条件配合,但为避免该组织被有心人士渗入,得私下行事,不得公开,但更重要的一句话是,皇上意有所指的说宁王先齐家,你听懂了吗?”

  齐家……治国而平天下!朱晏猛然瞪大了眼,倒抽口凉气。

  刘阁老冷冷的扯下他的双手,漠然转身离去。

  金銮殿的事,很快便传遍宫里宫外,轰动了整座京城,老百姓更是乐了,皇上要赐婚,宁王跟丁荷晴再续前缘,且皇上已明示宁王就是未来的天子,另外,替天行道组织成了官方组织,将为老百姓伸张正义,这是多么让人振奋的消息。

  镇国公府,在主院后方一间雅致的偏房里,这个消息则由苏晨光亲自公布。人在房内的丁荷晴愣住了,她不知道朱靖动作这么快,更不知道她一手创立的组织以后竟然能在东庆国横着走,在哥哥告知是朱靖早早就做了这样的布局,只为了保护她,减少她身陷危机,她再也忍不住眼眶泛泪。

  “本来应该是靖亲自来告诉你这两个好消息的,但是他被一堆急着输诚的朝臣团团包围,就算脱困了,皇上那里也还有一堆国事要仰赖他处理。”苏晨光笑道。

  “太好了,小姐,呜呜……”铃月在知道小姐并非原来的主子后,丁荷晴也告知她有关替天行道组织的事,又听到主子跟宁王将结为夫妻,她开心到喜极而泣。

  在床榻上躺着的是又欢,她那日被杜京亚凌虐得全身是伤,被秘密送到这里养伤后,伤势已好了大半,只是她的双脚被杜京亚凌迟似的切下好几块肉,仍无法起身走路。

  “真的太好了,荷晴,我好替你高兴。”又欢眼眶也红了,能遇上宁王那样真心对待妹妹的男子,是她的福气。

  “嗯。”丁荷晴坐在床缘,握着她的双手,目光往下看着她缠着绷带的双腿,心一痛,但仍挤出笑容道:“你的伤要快点养好,才能来参加我跟靖的婚礼。”

  又欢深吸口气,压下眼眶的泪水,“说你这妹妹傻吧,我是什么身分,怎么能去看你们成亲?”“当然……”

  丁荷晴才正要回话,没想到苏晨光的反应更大,“你哪里不行啦?你长得好看,心地又好,只是笨一些,怕连累我妹妹,连个话都没交代,就傻乎乎的进到宫中去让杜京亚欺负!”

  “我才没有傻乎乎的,你不要以为你是救我的人就可以这样说我。”一向温和的又欢竟然回呛。

  “我说你怎么了?你的脚好了吗?老是想离开这里,怎样,是我这镇国公府又臭又脏,让你待不住吗?”

  “是你这个人又臭又脏,让我不想待!”

  “你眼睛坏了,鼻子也坏了,谁又臭又脏!”

  丁荷晴错愕的看着像小屁孩在吵架的两人,却见一旁伺候的铃月低头窃笑,再以手示意她们先出去。

  丁荷晴又看了一眼两人剑拔弩张的斗嘴,点点头,跟着铃月悄声走出去。

  又欢被送到这里后,丁荷晴让苏晨光将铃月接过来伺候又欢,看情形,应该有不少八卦可以跟她说。

  果不其然,铃月娓娓道来屋里那对男女分开时,一个温柔,一个好脾气,可是只要凑在一块儿,就像没长大的孩子老是斗嘴,而且一斗得斗上好久呢。

  接下来的日子,因替天行道组织成为官家组织的诏书召告天下后,一些台面上或台面下的贪官恶人像是有所觉,不敢为恶,安分过日子,处处是一片安和乐利的景象,老百姓没有太多流言可以碎嘴,专注力就全集中在宁王大婚上。

  民间有句话,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皇家选的黄道吉日,居然就选在过年的前一天,这让老百姓们可忙翻了,一边要大扫除、准备过年的相关事宜,一边还得打探皇室婚礼筹备得如何,毕竟生活没有热闹事儿来增色,总是少了太多滋味。

  宁王为了迎娶丁荷晴,派人重新布置宁王府,命人送来三套凤冠霞帔的新嫁衣,套套价值连城,由新娘子挑选,珠宝首饰也是万中选一的极品,参加喜宴的名单,宁王更是亲自拟定,连菜色美酒的挑选也是全程参与。

  由此可见,宁王多么重视这场大婚。

  至于丁家人,宁王直接对外表明——不欢迎。

  不过,在婚事如火如荼的筹备下,宁王府还是发生了一段插曲。

  宁王的侧妃李芳仪自请休离,这事来得突然,后来有好事者仔细打探,再小心求证,原来是因为先前丁荷晴好像也是自己写好休书条件,却峰回路转反而得到宁王的真爱,她也想依样画葫芦,看能不能得到宁王的心。

  不过只能说,有人太高估自己,她想要的好事并没有发生,倒是宁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时间过得飞快,这一天,冬日暖阳高挂天空,完全看不出前一天还是大雪纷飞的坏天气。

  但也因前几日的暴雪,到处可见积在屋檐上、枝头上的白雪,让京城成了一片美丽的银白世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