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对,而且她愿意再当我的王妃。”朱靖脸上的笑意像是坐拥万里江山那般明亮。

  “便宜你了,可以吃我妹妹一辈子的豆腐。”苏晨光眼睛一亮,还很顺手的一拳就朝他的手臂打下去。

  “唤……”朱靖痛呼一声,悲剧了,伤口迸出鲜血。

  “呃……”苏晨光尴尬了,讨好的道:“靖,妹夫,要不要叫我妹妹给你呼呼?”

  ***

  这天晚上,手臂很痛但心情大好的朱靖,先到御书房跟父皇议事,告知刘阁老、皇后准备在明天早朝对付他的事,再拿出一大叠各个地方官的请愿书,告知父皇如何应对。

  皇帝面有愧色,儿子的未雨绸缪,心思细腻,自己远远不及,事实上,这段日子不少政策执行都是由朱靖批阅的。

  两人谈完公事,他再关切儿子手臂的伤,对没抓到刺客也感到无力,但庆幸的是,皇宫守备没有太大折损,杜京亚找了一堆花魁在偏殿玩乐凌虐更是荒唐,虽然不幸被杀死,但他一点也不同情。

  谈完了公事,朱靖即表明要谈私事。

  “私事?”皇帝困惑。

  “前王妃,晴儿的事。”他说。

  皇帝笑看着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天生高贵的气度一向让人有难以接近之感,但此时,他声音温柔,眼神更是温润多情,“朕早听闻皇儿私下护花举动不断,与前王妃……晴儿也多有往来。”

  “是,儿臣要娶晴儿,她也答应了。”朱靖忍不住说了。

  皇帝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太好了,朕一直认为她很适合你,只是……皇后可能会说些话。”

  “儿臣可以猜到,不就是说儿臣胡闹,寻我的不痛快,说休妻的是我,要再娶的也是我,可能还会嘲讽儿臣这种人要是接了太子之位,行为反覆,日后朝政也可朝令夕改。”

  皇帝忍俊不住的笑道:“这些的确都是皇后会说的话,何况,这阵子她花那么多时间在替你物色王妃及侧妃人选。”

  “皇后只是想藉由替儿臣选妻妾,向大家证明她有能力左右父皇,毕竟儿臣是父皇最疼惜的儿子,所以即使她早已听闻儿臣对晴儿的种种呵护,仍一意孤行。”他对皇后的心态可是一清二楚。

  皇帝虽明白,但他不忘提醒道:“虽然皇后有私心,但皇儿是日后要坐大位的人,除了晴儿,必须再添嫔妃。”

  朱靖一脸认真的看着父皇,“儿臣明白父皇心中所想,希望儿臣日后所纳妃嫔都是对儿臣的权势有助益之人,像是李芳仪,这是基于父皇对儿臣的用心良苦,但敢问父皇,后宫三千,除了儿臣的母妃,父皇曾对哪个妃嫔有心?”

  皇帝沉默了。

  “儿臣向父皇坦言,即使是李芳仪,儿臣从征战回来至今,也没再碰过她,”见父皇诧异的看着自己,他微微一笑,“没错,男人有基本需求,但儿臣心里有人,后来,更证实了那个人就是晴儿,这一生,儿臣只会要她,也只有她能为儿臣生儿育女。”

  他不想向父皇坦白丁荷晴在鬼魅森林救他一事,这一说,她会让太多人好奇,武功何来?求生能力又从何学来?他不在乎她身上的秘密,但不代表别人也不在乎,况且君心难测,即使是疼爱他的父皇,也有懦弱自私的一面,他不能让她身陷危险。

  “可是你将会是一国之君。”皇帝提醒道。

  “儿子承诺,一旦坐上王位,儿臣定会当个好皇帝,但要让自己成为为皇家开枝散叶的工具,恕儿臣办不到。”朱靖语气坚定。

  皇帝看着他,自登基后,朝中的元老重臣为自有利益,各拥其主或是独善其身,而他自己不昏庸却无能,又缺乏魄力,才有朱晏及朱靖的太子之争,并衍生出皇后及朝臣们在台面下的较劲。

  但从朱靖征战立功回朝后,他与他并肩扛起朝政不说,这几个月来,那个替天行道组织更是铲除不少贪官污吏及贪赃枉法之人,政治清明不少,以此观来,时势有变,儿子的治国能力又比他更胜一筹,他还替他操什么心?“罢了,就依皇儿所求,朕亲自为你们赐婚。”皇帝笑道。

  “谢父皇。”朱靖笑道。

  翌日,早朝上,皇帝高坐金銮殿,下方文武百官分站两旁,朱靖跟苏晨光站在右方之首,朱晏及刘阁老则站在左方之首。

  正当朱晏要站出来向父皇举荐朱靖去负责歼灭替天行道组织时——

  “朕今日有两大喜事要宣布。”皇帝笑逐颜开的开口了,目光扫过下方的皇子及朝官们,“第一件,或许你们已经猜到了,朕要为宁王与他的前王妃赐婚,择一良辰吉日为他们完婚。”

  这事的确在多数人的预料之中,李尚书也不意外,虽然恨自己女儿没有手段,但又能如何?毕竟宁王又是送冰块、送金丝炭,又为佳人一怒送两大镜子逼得景宁侯府远走南方,再加上近日夜夜都往颐明园去,老百姓们早就盛传,两人喜讯不远。

  但另一件喜事又是什么?众人在向宁王拱手恭喜之际,也忍不住猜测着。

  皇帝也是故意卖关子,先看了身边的总管太监一眼,就见他哈着腰,急着捧着一堆奏章上前,恭敬的站在皇上身边。

  “这些都是来自各地地方官的请愿书,他们表明我东鹰国广大的民意,向朕请愿,朕在昨日也予以准奏,今日一早,这些地方官应当都将该事公告老百姓了。”

  刘阁老隐隐感到不安,尤其苏晨光那家伙竟然对着他挤眉弄眼,还露出一个无声却大大的得意笑容。

  朱晏也回头看向刘阁老,表情亦是忐忑,再看向朱靖,那笑容从父皇宣布喜讯后就一直挂在脸上。

  但也是这一闪神,皇上不知开口说了什么,大殿内突然一阵静悄悄。

  “朕还有事,退朝。”皇帝向朱靖这个儿子点了下头,如他前晚教他的,如果想耳根清净,宣布完就走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