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我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知道我会拥有你的身心,既然确定了,日后能享用的人是我,我就不容你随意糟蹋。”朱靖说得霸道,眼里也闪烁着不容她辩驳,誓在必得的光芒。

  他的这一席话实在太过暧昧,也容易有画面,她的粉脸蓦地涨红,难得显露女子羞涩的动人娇态。

  他的黑眸迅速燃起火焰,灼灼的目光锁着她。

  丁荷晴是训练有素的忍者,对任何目光都该平静无波,但他那双闪着火光的瞳眸里映着她的身影,竟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那双黑眸在诱惑着她,她想走开,但她动不了,只能怔怔的看着他的唇离自己愈来愈近,她终于闭上眼睛,感觉他温热的唇吻上她。

  这个男人,她已无力抗拒,她的心决定投降。

  她从未如此乖顺,他的心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他温柔又火热的亲吻她的唇,这个吻愈来愈放肆,愈来愈浓烈,他探舌而入,贪婪吮取她的甜美,情不自禁将她柔软的身子紧紧拥入他温厚坚实的怀中。

  丁荷晴被吻得神魂颠倒,全身发热,虚软无力,几乎就要无法呼吸了,他才结束这个吻,但他仍将她拥在怀里,直到两人急遽的心跳缓缓恢复正常。

  朱靖放开她,看着她仍难掩娇羞的脸孔,“我让人先带你回去,又欢那里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明天就可以过去看她。”

  “谢谢。”

  “别说谢谢,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高兴,我才要谢谢你愿意接受曾经休了你的我。”他眉开眼笑,声音却带着沙哑。

  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快乐,忍不住回以一个笑容。

  “成家才能立业,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我们已经错过一回,我又从差点失去你的惊心动魄中把你救回来,我不想再等待了,晴儿。”

  他的目光有着令人沉迷的深情,她心跳加快,隐约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

  “没有可是,我从来不曾如此深爱一个女人,说出来也不怕你笑,在鬼魅森林时,我就已经把我的心遗失在你身上。”朱靖的声音温柔如丝。

  丁荷晴诧异的看着他。

  “真的,我不知你的长相年纪,却傻傻的把你的身影牢牢记在心坎上。”

  她难以置信他竟然爱她那么久了,“可是,你难道不曾怀疑我一个大家闺秀如何能有那样的身手,还有……”

  “我知道你身上有秘密,不管是袖里银爪、烟雾弹,还有,我的人其实查到杜京亚被赤裸裸的丢在城门的前几天,你曾经短暂出现在宣园。”

  丁荷晴不由得屏息看着他,她以为没有人发现。

  朱靖微微一笑,轻抚她柔嫩的粉脸,再次将她拥在怀里,“但我不在乎,我也不想追问那些事,我爱的是你,不管你是人是妖,我爱的就是你,我只想问你,你是否愿意再次当我的妻子,一起生活,相守到老?”

  她眼眶一红,泪水蓦然上涌,为他全然的接受,“你确定吗?我怕我不是……当不了贤妻良母,你知道我擅长什么,若要我相夫教子……”

  他突然笑了。

  她粉脸一红,泪水也卡在眼底,“我是认真的。”

  他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我好高兴,我才想到成亲,你已想到贤妻良母、相夫教子。”他深吸口气,微微一笑,又道:“我本以为你会担心我无法与你相守到老,毕竟横亘在前方的障碍不少。”

  她直视着他,“我不怕,我会与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起面对任何阻碍,也会努力把握当下的幸福。”

  这是承诺,这是应允,朱靖欢欣不已,他激动的吻着她,与她唇舌纠缠,肆意掠夺,他太想要她了,但地点跟时间都不对,而且他激烈的拥吻,让他手臂上的伤口都在抗议,隐隐发痛。

  最后,他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她,派人护送她由密道离开皇宫。

  一路上,丁荷晴很努力的忍住笑意,因为打从心中又甜又暖的感觉,会让人幸福到一直傻笑。

  稍后,朱靖回到上方的寝房,苏晨光正好进来,吐了一口长气,“你再不出来,我就要下去找你,但又怕坏了你的好事。”

  “有事?”

  苏晨光把刘阁老要与皇后一起使的奸计告诉他,这些都是埋伏在刘阁老那里的暗卫听到的。

  “没关系,我早有应对之道。”朱靖笑道,为了让丁荷晴的替天行道组织可以远离不被围剿的危险,他早就布局妥当,也拿到各个地方官的请愿书。

  苏晨光皱眉,再细看好友的神情。

  但朱靖已经坐到一旁,脱掉袍服,拉高内衫的袖子,再将手臂的布条解开,果不其然,伤口又裂开了,渗着血丝,看来怵目惊心。

  苏晨光也坐到他身旁,低头看着他的伤口,再抬头看看好友一张俊脸笑得灿烂,嘴唇好像也肿肿的,不禁揶揄道:“怎么,偷香成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