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丁荷晴眼眶微红,摇摇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技不如人,是我太看得起自己,是我仗义却自负,但请你下次别再为我受伤,我不值得。”

  “你值得,就算为你赔上一条命,我都愿意。”他深情的说。

  “荷晴凝睇他那双深情的明眸,不禁泪水盈眶,这一条重生的路,她找不到生存的意义,古代的女人除了相夫教子,似乎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她不想成为那样的女子,不想碰触会令人软弱的爱情,可是他却用一次次的呵护来告诉她,他有多么在乎她。

  “你们——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啊,两人都带伤,上面还不知是什么情况,你们是要让我活活气死吗?走走走!”苏晨光急得跺脚,头都要痛了,上面是有自己人在掩护,但进到密室这么久也不行。

  朱靖被苏晨光死拖活拉的,他情不自禁的再看她一眼,这才走到那面墙,碰触几个机关,墙面一转,两人消失在她眼前。

  不久后,有两名女子来到密室,后头跟着两个男子搬进浴桶,还有洗澡水,才退出去。

  丁荷晴什么也没问,任由两人替她沐浴梳洗,其中一人为她上伤药,一切都井然有序,接下来,是一碗清爽的干贝粥,在她吃完后,就是一碗黑幽的苦药汤。

  丁荷晴喝药不像一般女子娇弱嫌苦,待汤药微温,就如男子豪迈的一口灌下,眉头连皱都不皱,像是习惯了吃这样的苦。

  两名女暗卫诧异的互看一眼,但她们没说什么,宁王下了禁口令,直言除非丁荷晴主动询问,否则她们只要静静做完该做的事。

  丁荷晴察觉到两人的眼神,只是低头。

  她从小进到忍者组织,训练苦不堪言,大小伤不断,喝药与喝水已无差别,她也不是不想问她们事情,但她知道朱靖清楚她在乎什么,想知道什么,他一定会竭尽心力的为她处理好。

  莫名的放心,再加上紧绷了一整夜,她疲累的躺在软榻上睡着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朱靖来到密室,手臂上的伤也已包扎好。

  这一夜十分不安宁,但对他来说,算是否极泰来。

  他在乎的人就在眼前,而丁荷晴在乎的人,此刻正秘密被接送到苏晨光的府第,虽然浑身是伤,但至少还活着。

  至于皇后、朱晏、刘阁老现在正在为杜京亚的事而跟父皇闹腾,他暂时无力插手。

  苏晨光亲眼见到杜京亚怎么冷血的凌虐又欢一个弱女子,火冒三丈的一刀杀了他,苏晨光坏了他日后的布局,但在那个当下,他也无法苛责。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苏晨光也将看到他杀人的侍卫全数灭口,不然事情会更难收拾。

  他还有那么多事尚待处理,他却一心只想来到她身边守护她。

  “听王爷的吩咐,为丁姑娘添了睡药在汤药里。”

  他微微颔首,一挥手,两名女暗卫退出去,而他的目光定定的锁在丁荷晴身上,对她下睡药是不得已,不然这个倔美人哪肯好好休息?

  他坐到榻边凝视着她,在夜明珠的柔光下,她一头乌丝更为黑亮,凝脂肌肤更加细致,长而卷的睫毛也因为光的映照形成扇形影,粉嫩的唇娇艳欲滴,让她看来如梦似幻,充满魅惑。

  她与一般女子不同,极有个性,还有一股天生蛊惑男人的特质,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想要了解,想要走进她的心,今日,他似乎终于成功敲开她的心门。

  黑眸含笑,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脸,缓缓的往下,摩娑着她的唇。过了好一会儿,他吸了一口长气,收回手,起身离开。

  皇后寝宫外,哭闹不休的杜汉中夫妇被两名宫人强拉着离开,一路上他们仍大声嚷叫着——

  “皇后娘娘,你不能置之不理啊,是你要京亚到宫里住的,他死了,你不能不管啊!至少要知道是谁杀了他啊!”

  “呜呜呜……皇后娘娘,京亚是你要他过来住的,他直的走进来,不能还给我们夫妻一具尸体啊!”

  富丽堂皇的寝宫内,皇后灰头土脸的瞪着坐在一旁的刘阁老,咬牙切齿的道:“我们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也没抓到,接下来要怎么办?”

  刘阁老一身官服,脸色也是难看的,他耗费多年,为朱晏厚植朝廷势力,但这一年多来,替天行道组织的出现,反为拥朱靖的势力打通一条路,这段日子,他身在朝廷已有危机感,朱靖的权势日渐扩张,当太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皇后闷闷的喝着茶,一见他陷入沉思,不耐的叫了一声,“刘阁老!”

  “皇后娘娘,容老臣回头再想想,从长计议。”刘阁老站起身,向她行礼后退了出去,正好与要进来的朱晏遇上,刘阁老向他行个礼后,快步离去。

  朱晏蹙眉看着他的背影,再走进去,就见母后揉着眉。

  皇后一见他,眼眶红了,“皇儿,刘阁老不会变节吧?”

  “他培植势力不易,暂时不会赌这么大,只是再折损几名我方的官员,那就难说了。”朱晏说是这么说,但他也没把握。

  “那刺客怎么没直接将朱靖刺死,这样我们娘儿俩也不必这么揪心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