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该死!”朱靖低低的粗咒一声,眯眼看着她,伸手抽出她系在腰间的短刃,用力朝自己的左手臂划下一刀,顿时鲜血直流,一看就是使了劲,伤势不轻。

  丁荷晴惊愕的看着他,却见他将沾血的刀扔到一边后,将帐幔迅速放下,阻隔外界视线。

  站在帘外的他,一手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臂,忍着痛,再对着外面大吼,“来人,有刺客,有刺客!”

  急遽的脚步声往这里奔来,跑第一的竟然是苏晨光,他用眼神迅速与朱靖交递讯息,目光再落到他后面的床帘,像是意识到什么,他回过头,急急对着跟着他跑进来的侍卫吼道:“王爷受伤了,还不快去叫太医!其他人,全给我去追刺客!”瞬间,那些人全又都跑了出去。

  苏晨光马上从袍服下摆撕了块布绑住好友染血的手臂,再凑近床旁,小心拉开帐幔一角,一见到被褥盖到只剩一颗小头的丁荷晴,他差点没气疯了,他猛拍额头,咬牙低吼,“你真的是——靖不是都说了是陷阱?!”

  此时,外面又有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来。

  “你先进密室。”朱靖突然倾身贴近她,伸手按了床板一个机关。

  丁荷晴只觉得床铺突然一个翻转,她往下落到一个软榻上,入目的是地下密室,四角放着夜明珠,有书柜、书桌、床铺,而且通风良好,很干净,连半点灰尘也没有。

  只是,她听不到上方的声音,自然也无法得知情况,不知道朱靖的伤有没有好好处理?也不知道他是否因此被怀疑?

  她不是无心的人,但她习惯一个人,即使是莹星跟铃月,甚至是后来的又欢,她习惯照顾她们,觉得自己对她们有责任,但她不习惯被照顾,可是他为了救她,用力划了手臂一刀……她咬着下唇,担心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的落下。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丁荷晴又不能动、不能出声,她愈来愈焦躁,所有的情绪开始发酵,她从担心、愧疚,渐渐变得生气,谁要他为她付出那么多?她不想要欠任何人,她更不想要他为她受伤,这让她的心好难受,让她觉得害怕……

  这……她该不会是对他动了心了?!

  蓦地,一面墙突然转动,朱靖跟苏晨光进入密室。

  朱靖立即来到软榻旁,动手替她解穴,“抱歉,怕你不听话,我只能这么做。”他边道歉边关切的察看她身上的伤口。

  丁荷晴猛地坐起身来,注意到他的伤口根本没处理,她绷着语气道:“这些都只是皮肉伤,倒是你的手,你其实真的不必为了我……”

  “是我自愿的。”他说。

  “谁要你自愿的?我才不会感激你!”她是生气,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害她内疚,害她难过,害她不知道到底该拿他怎么办。

  “妹妹,这次我无法挺你,我兄弟因为担心你,居然跟太医们谎称他受的只是皮肉伤,要他们先离开。”苏晨光火了,他怒气冲冲的扯下他在匆促间帮好友绑上的布条,那道伤口深可见骨,仍冒着血。“你看到没有?为了让那群追你的人相信真的有剌客闯入,他这么狠的刺了自己一刀,你还不感激!”

  方才的紧急时刻,他光看好友的眼神,就知道他做了蠢事。

  丁荷晴的脸色有瞬间的惨白,但她很快又恢复镇定,冷冷的看着朱靖道:“这份恩情,就是赔上这条命,我也会还的。”

  苏晨光气恼的瞪着她,“谁要你赔命,你就不能用另一种方式还吗?”

  “不要逼她。”朱靖制止道。

  “我要离开。”她下了软榻就要走,她还得去救又欢。

  “不行!外面还有很多人在找你,你现在出去很危险!”朱靖挡在她身前,“你这次再不听话,我会生气,不,我已经很生气了,你为什么恣意妄为,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他强忍着火气,脸色又深沉了几分。

  丁荷晴只能握拳站定,她明知道他是关心她、在乎她,可是下意识的防备却让她这么回道:“你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把你的话放在心上?你快去处理伤口,别让我的愧疚愈来愈深。”

  朱靖难以置信的瞪着她。

  苏晨光也傻了,“妹妹,你怎么这样说话?你不知道靖有多担心你,知道你闯进来,我要是没拉住他,他差点连夜行装都没换就要出去救你了,到时候他要怎么解释?要是皇后将刺客的帽子往他头上一套,说你们是同夥的……”

  “不要再说了,我派人来处理你的伤,伺候你梳洗,有什么事,晚点儿再说。”朱靖抿紧薄唇。

  “也是,我们也不能进来太久,你呢,在这里待着,等人来替你上药,我先带他上去治疗。”苏晨光也回复理性。

  她深吸口气,苏晨光说的没错,她已经害他受伤,不能再任性了,可是……“哥哥可以帮我一件事吗?我是为了又欢而来,她被带来取悦杜京亚,我担心她……”

  朱靖蹙眉,“你是因为她……”

  她难过的点点头。

  朱靖深吸了一口长气,这段日子他从暗卫那里得知又欢之于她就像个姊姊,难怪她会罔顾他的叮咛,明白她的担忧,他不由得放缓了语气,“我会想办法去救她,你不要担心,还有,我刚刚动怒了,对不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