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此时,夜色沉静,秋凉如水,亭台内,设置了两个小暖炉,柔和的宫灯下,丁荷晴与朱靖面对面坐着,她听他说着朱晏与刘阁老联手拿杜京亚当饵要活抓替天行道组织的事,说着他们在三天前已设下千名士兵、上百暗卫甚至弓箭手,皇后一派向他父皇施压,父皇不得不屈服,然而,他担心皇后等人趁机做些危害父皇的事,所以这些日子他都住在宫中,也派了不少人反监控,一如他先前征战西北时就有的布局。

  丁荷晴静静的听着,心里却不由得想,这样他会不会也有危险?

  或许她的眸光反应出她的思绪,他突然开口,“你不用担心,我从小就是不少人的眼中钉,我住的亦和殿也很特别,外人不知里面有密室,也有地道能通到外面,我有好几次都是因为这样才能死里逃生,当然,那都是较小时候的事了。”

  见他能够微笑说着这些惊心动魄的过往,她不知该佩服还是心疼,等等,心疼?她柳眉一皱,刻意压下那一直要萌芽的情愫。

  “总之,我会没事的,你只要记住,杜京亚的事是个陷阱,你跟组织其他人可千万别进宫。”朱靖不厌其烦的再三叮咛。

  虽然他已经完全掌握到根本没有什么组织,就是这个不同于一般的女子一肩扛起的仗义之行,但他若是不这么说,让她心里多牵挂加入组织的平凡老百姓,他真怕她一个情急之下杀进皇宫。

  ”荷晴对上他那温柔缠绵的黑眸,不受控制地脸红心跳,“我知道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继续为害,虽然还得等待一些时间,但我有我的考量,他暂时还有存在的价值。”他打算让杜京亚跟朱晏反目成仇,再藉由他的口,向那些倾向皇后一派的朝臣们知道,为了满足自我的权力欲望,她曾经将某些朝臣拿来当棋子,即使成了牺牲品,她也不在乎。

  他一定要用这样热切的目光看着她吗?看来他也是个撩妹高手!她脸颊热烫的避开视线,“好,我知道了。”她决定了,不管他说什么,她的答案一定千篇一律。

  朱靖莞尔一笑,“那你知道我很在乎你?”

  “好,我知……”

  丁荷晴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差点被他给拐了,她深吸口气,不想理会狂乱的心跳,她很清楚她对他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萦绕在心间,她承认他是个好男人,相貌俊美,文武兼备,他不滥情,有责任,但他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他不就是想报恩吗?

  “把心思放在等待你的女子身上,再对她说你很在乎她,我相信她会很开心的。”她闷闷的说。

  “如果我真像你说的,把心思放在等待我的女子身上,那么我的王府里不会只有一名侧妃。”

  他还真是自大,但她也清楚,他有自大的本钱。

  “我从不跟女人解释,但你在我心中的重量不同,”他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双手放在她的肩上,在她抬头看他时,继续道:“我是个骄傲的男人,身世地位才情都是皇子中之最,但我的王妃,却是来自一个最让人唾弃厌恶的侯府……”

  她低头不语。

  “父皇病重,皇后及刘阁老等朝臣勾结,力促我出征不说,还塞了个正妃给我,我心里怨怼不平,你聪慧非凡,应能理解。”他这是对她掏心掏肺的说出心里话。“我担心父皇与我就此天人永隔,我将人力安排在父皇身边,只剩几名忠贞死士与我出征,那一年,要解决的不只是外患,还有时不时出现在身边的刺客。”

  他将她的双手合在掌中,凝睇着她那双清澈盈然的双阵。

  “被迫进入鬼魅森林,若没有你,就不会有现在的我,可是当时的我心中的怨火有多深,回京后,想要解除这桩婚事的决心就有多么坚定,但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与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更不知道,那个救了我、守护着我的女子就是你。”他的目光闪着炽热的火光,太热切了,她想低下头,但是他不容许她逃避,他捧住她泛红的粉脸,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眸。

  “当我知道你的身分时,我后悔极了,我为什么要那么急着休了你,老天爷曾把如此特殊又珍贵的你赐给我,我却愚蠢的把你给丢了。”

  丁荷晴从他那双比星辰更亮的黑阵,看到了深深的遗憾与后悔。

  “但我们有了新的机会,我希望成为你心里的支柱,你不是只有一个人,只要有我在,你可以高枕无忧,任何麻烦的人事物,都可以放心的交给我来处理,有了我,你不用那么辛苦的执行任务。”

  她的穿越奇遇让她下意识的隐藏自己,况且在忍者组织里,她必须小心翼翼掩饰渴望亲情的心,对爱情更要不屑一顾,因为不管是友情、亲情,甚至是爱情,都是一名忍者不能也不该拥有的,有了这些情,等于有了牵绊,这是大忌,理智与情感拔河,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但她却无法忽略心中涌起的一股温暖。

  朱靖没有强迫她一定要有所回应,今晚,她愿意听他说这么多心里话,与他共享一壶茶,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一路陪着她走回寝房后才离去。

  莹星跟铃月伺候丁荷晴梳洗更衣,瞧着她的眼神都透着暧昧,没办法,主子脸上的红霞动人,过去沉静的神情随着宁王的夜夜到访,渐渐消失了呢。

  丁荷晴无奈又尴尬的让两人下去休息,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眠。

  “小姐,小姐,你醒着吗?”寝房外,突然传来小青的声音。

  “小姐才刚歇下呢。”铃月急着道。

  丁荷晴立即起身,小青来回于百花楼与颐明园,因其普通的貌相还有机灵,一直是她跟又欢之间的传讯者,小青在此时突然找来,该不会又欢出事了?

  她才刚穿好鞋要起身,神情惊慌的小青已经跑进来了,劈头就道:“我去找又欢姊姊,另一名姑娘偷偷跟我说,有个官爷在酒醉后跟她说,又欢姊姊被带走了。”

  “带去哪里?”丁荷晴心急的追问。

  小青急急的说了些话,丁荷晴脸色丕变,立即换上夜行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