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朱晏随即走了进来,杜京亚一看到俊美的表哥,心中多有埋怨,从他清醒后,这个所谓的好朋友就再也没来看过他。

  朱晏毕竟是了解他的,拍拍他的肩,“为了找害你的人,我这些日子吃得少、睡得少,母后应该跟你提了吧,那方法可是我想出来的,为的还不是要替你报仇。”

  杜京亚头脑简单,一听就觉得愧疚,“我误会你了,好吧,我进宫去当饵,可是,进到皇宫后,我一定很无聊,至少找几个女人进去陪我。”

  “你——”皇后的表情丕变。

  “母后,京亚只是需要发泄,邪火跟怒火都发泄得差不多,我相信京亚就会重新振作的。”朱晏朝她点个头,母子俩迅速交换一个彼此才懂的目光。

  皇后装出勉为其难的神态,“那好吧,私下安排一些青楼女子进宫,马车直接进到他住的太玉殿,别惊动任何人,叫那里的奴才把嘴巴看紧点,一有什么不该传出去的话传出去,本宫绝不饶人。”

  “母后放心,我会亲自交代下去。”朱晏回道。

  “太好了,姑母、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帮我找几个漂亮的花魁,太丑的我可没兴致玩。”他其实也曾动过丁荷晴的念头,但在听奴才说,宁王可是大力护花要追回美人,他才歇了心思。

  “那是当然的。”朱晏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却在心里骂他愚蠢。

  他们是利用他抓替天行道组织,不然他们很担心,他们跟刘阁老这一派的人会一个个消失,又哪来势力与朱靖争夺龙位。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百花楼里,莺莺燕燕的娇嗲声此起彼落,带着诱惑与甜腻,让男人听了连骨头都酥麻。

  几间上等厢房里,多是这样的情景,美人儿打扮得艳光四射,透明白纱贴着白嫩细致的肌肤,曲线清楚诱人,一张张樱桃小口娇吟轻笑,白嫩嫩小手轻晃手中的酒杯,笑咪咪的喝了一口,再嘴对嘴送入恩客口中。

  在最后一间厢房里,梳着美人髻的又欢,如春葱白嫩的手抚着一名官爷的胸口,挑逗的摩挲着,再画圈圈,官爷握着她的小手,着迷的低头亲吻。

  此时,老鸨走进来,又欢笑笑的推推官爷的胸口,他这才放开她的手。

  浓妆艳抹的老鸨朝又欢笑了一下,一脸为难的低头在官爷的耳畔说了悄悄话。官员马上一脸不舍,“不能找别人?”

  “上头来要人,不能不给,我这脑袋还想要呢。”老鸨不禁在心里叹息,好好一朵娇美的花儿,会被凌虐成什么样,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但面对又欢时,她挤出笑脸,“又欢,侧门有一辆马车,你快点去,有客人在等你。”

  又欢蹙眉看着两人的脸色变化,直觉有些忐忑,但表面上她娇媚一笑,探问道:“嬷嬷要又欢到哪个官家去伺候,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好歹透点讯息,让又欢心里有个底,至少也再打扮打扮。”

  老鸨头皮发麻,她不敢说啊,万一说了,又欢不肯去,难道要来硬的?这上上下下的求欢客那么多,万一闹开传出去,她这项上人头保得住吗?

  “嬷嬷?”又欢惊疑不定的再唤一声。

  官爷也是惜花的,忍不住开口,“嬷嬷,你就说了吧,让又欢带个好死的药在身上,毕竟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人凌虐的手段残酷……”

  听到这里,又欢不用等老鸨说也知道是谁了。“是杜大少爷?!”她倒抽口凉气,脸色惨白。

  “是啊,但一开始可不是杜大少爷来要人,是宫里的人来要的,指定要花魁,嬷嬷想这是进宫啊,一定是哪个皇子要风流,我才塞了一大袋银子,希望能让你去,哪知道是进宫伺候杜大少爷的……”老鸨一脸后悔,但她后悔了又能怎样?她不过是个贱民。

  官爷也不忍,近日,杜京亚被替天行道组织锁定的事也传得人人皆知,没想到他竟要躲到戒备森严的皇宫去,真是孬种!但他也只敢在心里骂骂,可惜了,又欢这么个美人儿得送入虎口。

  又欢很挣扎,她该留个话给替她传递消息的小青,让丁荷晴知道她进宫的事吗?不行!皇宫不比其他地方,万一丁荷晴为了来救她……不!她不能拖累丁荷晴,不过是烂命一条,若说有什么遗憾,就是她再也无法当丁荷晴的线人,不过至少在她死前,她还能为丁荷晴出一份力。

  “嬷嬷,我现在就去。”

  ***

  每天晚上,总在丁荷晴用完晚膳后,有个人便会不请自来颐明园。

  有时只是看看她,坐一下,聊一会儿,有时候,晚一点儿来,就只为看她一眼,就笑着离开,为何会晚一点儿?因为他是去除害了,去执行私法正义。

  朱靖身边暗卫不少,不必通过官员的查缉审问判刑,一旦确定是个恶人,也不必等有人花钱请替天行道组织除害,他就派人解决了,他跟她说的理由很简单——乱臣贼子,丧尽天良者,残虐欺善者,人人得而诛之。

  但她知道,他会这么做,更多是因为他无条件支持她要做的事。

  她无法漠视他的用心,甚至他那双温柔的眼眸,总教她情不自禁想要沉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