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然而人心就是贪啊,老侯爷等人再次置身颐明园的金碧辉煌时,放眼望去,厅堂内随便一只花瓶或盆栽,甚至古董古画,件件都价值连城,实在无法不心动。

  “我们侯府不是要办一场秋宴吗?府里欠了一些摆饰,就跟荷晴先借个几样,等宴会结束后再差人送回来。”老侯爷眼里全是贪婪之光,手里也开始指来指去,“这个好,那个也不错,啊,那个摆桌上更好。”

  陆大总管心下虽不喜,却不能赶人,瞧他们将主意打到了那些高价饰品及盆栽上头,他实在无法再忍下去了,“我家小姐不在,还是请各位……”

  “不在又如何?她不是姓丁吗?自家人的东西拿点来用,又有什么要紧!”老侯爷狠瞪他一眼。

  侯爷夫人也不理会陆大总管,想到另一件事,迳自说道:“宴席那天也不知是冷是热,万一秋老虎的天气,冰块是不是要准备几柜?但若是天气太冷,也得备个金丝炭。”

  她笑容满面的又将脑筋动到前几日才送来的冰块跟金丝炭上头,还把自己当颐明园的主子,吩咐园里的奴仆就要去搬。

  陆大总管可不依,脸色丕变的上前阻止,“万万不可,老侯爷……”

  “怎么,你一个贱奴才也敢管我3哼,府里的奴才叫不动,我们自己去搬。”

  老侯爷火冒三丈,上次来的憋屈火气还鲠在胸口,这回再无功而返,他这张老脸还能在皇亲国戚间抬起头来?

  侯府家眷早已心痒难耐,等的就是这句话啊,但他们拿的就不只是冰块跟金丝炭,而是更有价值的东西,一行人朝看中的古董古画开始搬了。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老侯爷,你们太过分了!”陆大总管简直要疯了,他早知道这家子在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眼中是最不受欢迎的家族,但这里的前主子是宁王,他们好歹也该有些分寸。

  “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抢搬东西,你们是贼还是土匪?!”朱靖冷峻的嗓音突然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就见朱靖冷着一张俊颜,带着两名侍从走进来。

  陆大总管跟府内奴仆连忙行礼,心里可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侯府众人脸色惨白,急急将手里的东西放回原位,再慌乱的行礼。

  朱靖徐步上前,冷戾的目光一一掠过侯府几个人的脸,吓得他们将头垂得更低。

  “未向主人告知就拿走,就算不是抢,也叫偷了。”朱靖冷冷的道。

  “这这……出嫁从夫,没出嫁就是……我是她父亲,这是她姊姊……”侯爷挤出笑脸,急着要解释。

  “丁姑娘被我休离后,条件之一就是出族,何大总管前去侯府办这件事时,你们担心被休离的她牵连,急急找了家族长老开祠堂,给了一张她与丁家再无关系的出族声明,你老糊涂了?她哪有父亲?又何来的姊姊?”朱靖不客气的反问。两人被训得灰头土脸,头也不敢抬。

  陆总管跟其他奴仆可是在心中暗暗叫好。

  “这是本王送给丁姑娘安身立命的地方,绝不允许闲杂人等,尤其是她断绝关系的前家人过来打扰。”朱靖又说。

  侯府众人脸色一变,虽然心惊胆颤,但仍不时频频哈腰点头,“是。”

  “但你们这么大阵仗的来,也不好让你们空手而归,”朱靖看向一旁的陆大总管,“到库房找两面大镜子送到侯府,若是没有,就派人去买,两面镜子分别放在大门出入的地方,让他们进出都看得到自己贪婪的嘴脸,再也不敢到颐明园放肆。”

  “宁王,这、这太难看了啊,万一这事传出去……我们还要面子呢。”老侯爷急了,哈着腰求道。

  “你们在京城还有面子?”朱靖俊美的脸上波澜不兴,继续对陆大总管吩咐道:“送过去的大镜子一定要放在本王指定的地方,至少两个月才准拿下来,若是有人嫌弃本王的礼物,弄破了,还是藏起来,本王可是会翻脸不认人,若做出什么离谱事,可就怪不了本王了。”

  侯府等人当然明白他这是发狠撂重话了,哪敢再停留,急急的行礼,三步并作两步的飞奔离去。

  终于不再乌烟瘴气了,陆大总管跟其他奴仆们都露出笑脸,但陆大总管看着直勾勾看着自己的前主子,他的一颗心又提了上来,然而宁王什么也没说,举步就往后方走去,他原本也没多想,但是前主子走的方向好像是……

  他急急的追了上去,有些为难地道:“王爷应该不是要去丁姑娘的……”

  “本王就是要去那里,你有意见?”朱靖有些不悦的黑眸一眯。

  “不瞒王爷,那是丁姑娘住进颐明园后,唯一派人动过的地方,还下了令,那里不能进去,是禁区。”陆大总管说得小心翼翼又心惊胆颤。

  “本王知道。”朱靖举步往院落深处走去。

  陆大总管尽到了告知责任,可没胆量拦阻,其他人当然就更不敢吭声了。

  朱靖来到后院,身后两名侍卫的其中一人推开关上的木门,让朱靖入内。

  这占地宽广的后院,已不见花团锦簇,反倒像是练功场,离地约四十尺的圆滑竹竿约莫就有五、六十根。

  这是他在知道丁荷晴就是在鬼魅森林救他的奇女子后,命令暗卫在非礼勿视及非礼勿听的原则下,可以更进一步监控她的日常,暗卫这才会知晓她在后院练功的事。

  娇小的她会在数十根的竹竿上面来去自如的行走,另外,还会站在上方几个时辰,练习持久度、平衡度及灵敏度。

  他再往前走,这一区则布满极窄又弯曲的小径,却在小径上放置各种不同尖锐物,若不小心踩到,脚便受伤了,可是她却会一跑好几个时辰,直到再也动不了,才疲累的躺在地上休息半个时辰,然后起身回房梳洗。

  朱靖环视这个练功场,她竟然这么严厉的鞭策自己,他的心隐隐揪疼,他舍不得,真的好舍不得。

  没多久,丁荷晴跟两名丫鬟返回颐明园。

  陆大管事随即将稍早侯府跟宁王在这里的事一一报告,连后续派人送去的两面连身大镜的事也说了,工人正想方设法的要把镜子嵌在大门前后,据前去送货的小厮回来说,侯府前指指点点的老百姓不少,他们便顺势将侯府恶行说给众人听,当然,还有王爷的霸气作为,老百姓一边指责侯府的贪婪,一边也赞美宁王是真男人,能屈能伸,他被迫成亲,却又原封不动的休妻,但在发现丁荷晴是个好姑娘,不在乎外界对他的看法,强势的回头护花,这可不是每个男子都做得出来的。

  丁荷晴听得好无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