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皇儿,不行。”皇后马上否决。

  杜汉中夫妻也摇头,万一不小心又赔上大皇子,这可怎么是好?

  唯独刘阁老眼露精光。

  “母后,听刘阁老说了那么多,代表这个饵他们已经放了一阵子,可是对方为何不咬饵?极有可能他们还查不到这名道士的落脚处,”朱晏解释道,“另一个可能是,他们也怀疑这是个陷阱,所以不动。”

  刘阁老马上露出赞赏的表情,“大皇子这一席话,让老臣更加确定支持大皇子上位的决心是睿智的抉择。”

  朱晏微微一笑,看着母后,“现在要让替天行道组织咬下这个饵的关键,就是藏这名道士的人要有分量,够尊贵,才能坐实刘阁老散播出去的流言。”

  刘阁老频频点头,皇后虽然仍不放心,但皇儿在宫外的住所虽然没有颐明园豪奢,占地也没那么广,但四周高墙围绕,戒备森严,她再拨些大内高手进去守着,要抓人是简单多了。

  于是,他们达成共识,明日就会派人将该名道士偷偷的由后门送进大皇子府,接着,就是等待鱼儿上钩了。

  一行人正要起身离开,就见到厅堂外,两名衙役领着宁王跟苏晨光,快步朝这边走来。

  朱靖边走边不经意的朝厅堂后方望过去,再轻轻点个头,示意那几名先前为了盯京卫大人有无追查丁荷晴插手妇人之子案件的暗卫可以先行离开。

  只是朱靖真的没想到,这个安排竟让暗卫们听到刘阁老放饵的事,为此,他刚刚还特意在马车内坐了好一会儿,听着暗卫以内力音聚一线的将现场的对话传送给他。

  思绪间,朱靖看了苏晨光一眼,他也大略知道放饵的事,所以这会儿跨进厅堂,看着老狐狸的眼神都不太好,奸臣啊!

  两方人碰到了面,先是互相行礼,朱靖也不坐了,直接说道:“看来皇后、大皇兄及刘阁老正要离开,本王跟世子爷过来前,已先到宣园探望杜大少爷,想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再看着脸色难看的杜汉中夫妻,“本王为令郎的遭遇感到遗憾。”

  “我也是,令郎太惨了,我看他一身伤痕累累都忍不住头皮发麻,差点没吐了,那些人辣手摧花……咳咳,是草吗?”苏晨光尴尬的看着好友。

  “苏晨光,你想死啊!到底会不会说话?!”朱晏火大的拍桌瞪他。

  “吼什么?我心情也不好,怎么说他也是个美男子,可现在美没了,男人也当不成了。”苏晨光这话倒真实,他心地本就善良,虽然讨厌杜京亚,可是见到他被凌虐成那样,他也不忍。

  皇后抿紧唇,看着眼前两人,一个面如白玉,一个粉妆玉琢,全身散发着逼人贵气,可是她疼惜的侄子成了废人不说,还成为全京城的笑话,很多人都看到他在城门前赤裸裸的惨状。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面色冷峻的宁王,气愤难平地道:“本宫还要回宫向皇上报告,定要将凌虐京亚的坏人绳之以法。”说完,她率先走人。

  朱晏、刘阁老及杜汉中夫妻也跟着离开。

  京卫大人见宁王跟世子爷已径自就座,他头都疼了,这么难办的案子,怎么偏偏就落到他头上了呢?

  但是不管心里如何哀怨,他还是只能将调查审问的内容重新向两人禀报一次。

  杜京亚事件成了京城老百姓热议的新话题,基于他的声名狼藉,很多人都倾向老天有眼,一致认定是替天行道组织所为,至于另一个道士炼药的消息,在市井小民间传得更是热闹,甚至有人说看到那个道士在夜深人静时出入大皇子府。

  每个小户人家都把自家童女守得紧紧的,就怕真的有偷女儿的事情发生。

  聚花楼则因杜京亚的案子未明,客人也不敢上门,不久就吹了熄灯号。

  楼里的姑娘们不是另找青楼栖身,就是让人包养或成妾。

  但也有寻个小屋暂住的,又欢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多名皇室或富商等恩客要金屋藏娇,都被她婉拒了,她有她的使命,她要回去的地方一定是青楼,这样她才能收集各方消息,才能继续当丁荷晴的线人。

  此时,夜深人静,京城一条偏僻静巷内,扶疏花木环绕的一间朴实屋子,一盏荧荧灯火下,坐在她对面的就是她此生最佩服的女子,她起身为两人倒了茶,坐下后,问道:“你真的要夜探大皇子府?”

  “消息已确定,那名草菅人命的道士就躲在里面。”丁荷晴拿起茶盏喝了口茶润润喉。

  “但大皇子府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先前几名大人在聚花楼喝酒时,曾说到那里就跟皇宫一样,戒备森严,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皇后护子,也派了不少高手在里面守卫。”又欢忧心忡忡地道。

  丁荷晴没想太多,她将茶盏搁回桌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顿了一下,又道:“老实说,我要离开颐明园也是困难重重,不知哪个无聊人士派了一大堆高手潜藏在暗中。”

  又欢瞪了她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呢,明知是宁王派的人,就怕杜京亚找你麻烦。”

  “那你告诉我,杜京亚都废了,他怎么不把他的暗卫撤了?害我出个门都得像出任务一样。”丁荷晴从容优雅的看着她反问。

  “或许在休了你之后,他才发现他是在乎你的。”又欢柔柔一笑。

  “我们见面的次数十根手指头都算得出来。”丁荷晴摇摇头道。当然,在鬼魅森林那半个月的朝夕相处不算,他不知道她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想到这里,她柳眉一蹙,不对,他怀疑过的,难道因为仍旧心存怀疑,所以才这么用心的保护她?

  “有些人才见一次面,聊了一次话,却像认识了十辈子,”又欢指指自己,再指指她,“何况男女之间的情爱毫无道理可言,有的一见倾心,就此相伴到老,有人飞蛾扑火,死了也要爱,爱情说来盲目,会让人疯魔。”

  丁荷晴听着,突然想到侯府的人找上门的那一天,苏晨光突然现身,而后留下来同她喝了几杯茶后,他莫名其妙的跟她聊起他的爱情观。

  她看着又欢那张动人的脸庞,不由得笑出来,“你的爱情观竟然跟苏晨光一模一样,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他当我的哥哥吗?”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好人,而且我正巧欠一个姊夫。”她意有所指的笑道。

  又欢娇瞋她一眼,虽然丁荷晴曾私下提过,她要重新组织一个家庭,她是她的姊姊,再有个姊夫,生几个娃娃,就有家的感觉了。“我不会嫁人的,还有,咱们交换吧,你跟宁王再成亲,生几个娃娃,我也就有家人了,如此可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