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他脸色大变,想要吐出来,但药丸瞬间融化,他只觉得喉头干涩,再开口竟然没有声音,他怒不可遏的挥拳要揍她,但一对上咖澄净的眼神,听到她用奇怪的语言说了一句话后,他竟然乖乖的松开拳头,动也不动。

  丁荷晴微微一笑,“当一个强奸犯,你很骄傲,为了满足你那肮脏的恋童癖,居然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杜京亚想回答,但开不了口,也动不了,他第一次感到这么恐惧,只能猛咽口水。

  “你自己也享受一下被强的感觉,再去想想,何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她面无表情的抽出腰间长刀,迅速的往他身上划了几下,下一瞬,他身上的衣物飘然落地,身无寸缕。

  她冷冷的上下打量他赤裸的身躯,“那些人应当会很满意的。”说完,她再下了一道指令。

  杜京亚惊悚的发现他的双脚彷佛有了自己的意识,朝中间那张大床走去,先是拿掉束发的发带,再弯身脱掉鞋袜,接着双手大张平躺在床上。

  丁荷晴将地上那堆被她削成碎布的昂贵袍服及那双靴子全踢进床底下,再俯身靠近披头散发的杜京亚,给出最后一道催眠指令——明天上午,阳光射进屋内后,他会忘了今晚跟她有关的一切。她这才无声无息的离开楼阁。

  不久,全身穿得红通通的老鸨,一手拿着红色手绢,领着一群客人往这里走来。

  “燕嬷嬷,确定安排的是上好的货?我们这次不玩女人哦。”一道邪恶的男声响起。

  “当然是上好的货,不然,哪敢通知你们几位大爷过来啊,你们可都是海上做生意的,我燕嬷嬷哪敢滥竽充数?”燕嬷嬷的声音娇媚,让人听了骨头都酥软了。

  “其实只玩男人也单调,燕嬷嬷徐娘半老,这香肩雪胸半裸,也很迷人呢,何况,姜是老的辣,也一起玩?”另一道邪淫男声跟着响起。

  “唉呀,别逗了,你们要喜欢,我找个含苞待放的过来就是了。”燕嬷嬷可没傻啊,这些客人全都是在海上逞凶斗狠、掠人财物的海贼,久久上门一次,每一回都弄死好几个姑娘,她这身老骨头哪禁得起他们玩。

  “嗯嗯……啊啊……嗯唔……唔……嗯……”

  淫声浪语从夜风中传来,她扭腰领着这几名粗壮男客,在嘻笑怒骂声中进到青楼后方一间精致奢华的独立楼阁,他们一路进到内室,看着纱幔飘扬下,那平躺在中央大床上赤身露体的年轻男子,那大把墨发半披在那张俊脸上,身体修长白如玉,几个男人猛吞口水,顿时性欲高涨。

  “已经脱光光了啊,细皮嫩肉的,这脸蛋也好。”

  “唔唔嗯……唔唔……”杜京亚的身体勉强可以动了,也能发出一点点声音来,只是还说不清楚话,但见这些男人,有的一脸大胡子,有的满脸横肉,也有粗眉铜铃眼的,一看都不是斯文的善类。

  他惊恐得快要无法呼吸,他想求救,但他的力气太小,那几双粗糙的大手摸到他赤裸裸的身体时,他想挣扎,他想吐,他觉得脏,但除了瑟瑟颤抖外,他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他让那些孩子吃了软筋散,被他恣意侵犯时的恐怖感受?

  “力气这么小,像在抚摸我呢,哈哈哈,不错,老子亲一口,好,味道真好!”

  一个男人带头跳上床,其他人搓搓双手,跃跃欲试的也围上去。

  燕嬷嬷站在后方,蹙着眉头看着早已被当成上好佳肴来抢食的裸男,再四处看了看,奇怪,怎么没见供货的叶老头,他专门替花街柳巷提供这种特殊货色,钱还没收,他就舍得走了?罢了,也许先去哪儿逍遥了,见那些男人像饿虎一样东啃西咬的,她受不了的摇摇头,转身离去。

  从黑夜直至天亮,杜京亚几回崩溃再崩溃,最后是目光空洞,任那群男人在身上放肆。

  翌日上午,几顶上好软轿缓缓停在颐明园的大门前,几人陆陆续续下了轿,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个个穿金戴银,衣饰奢华,几名仆役丫鬟随侍在后,阵仗不小。

  守门的小厮没见过这些人,正想上前询问,几个奴仆却已凶狠的推了他一把,在他踉跄倒地时,几个奴仆已恭恭敬敬的将景宁侯府一干主子请了进去。

  这一群人就是丁荷晴出族前的亲人,除了年纪最大的老侯爷外,侯爷还带着他的一票妻妾、嫡庶的儿女,他们个个用挑剔的目光打量这栋豪奢宅院,却是愈看愈不舒服,不,应该是愈看愈嫉妒。

  假山流泉,亭台回廊,曲桥花园,处处奢华又雅致,简直如人间仙境,宁王怎么这么大方,将皇上赏赐给他的宅第转赠给下堂妻?

  陆大总管已得到消息赶过来,五十开外的他,两鬓斑白,能替宁王管理这座宅第,自然也不是寻常人,他一眼就认出这群人的身分,拱手道:“老侯爷,还有侯爷,夫人,”他一一问候,“不知来到颐明园,有何指教?”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来这里确实名不正言不顺,但怎能不眼红?才几天前的事,丁荷晴连街上一个受伤的妇人都带来这里住”让对方在这里养伤,连那妇人儿子的后事也花银子办妥,她对陌生人都那么大方,他们总是她的家人,难道她见到他们,还会将他们赶出去不成?

  景宁侯府虽然也是大,但是半旧不新,哪有颐明园的金碧辉煌?“咳,总是自家出来的孩子,虽然出族,但亲情哪是说断就能断的?我们过来看看荷晴过得好不好,也是应该的。”侯爷夫人笑容满满的回答这个问题,其他人是点头如捣蒜。

  陆大总管忍住心中的鄙夷,正要说话,就见到主子的身影从前方走过来,身旁跟着的是一脸气愤的莹星跟铃月。

  一群人顺着他的目光也齐齐的转回头,就见丁荷晴在两名丫鬟的陪同下走过来。

  她看来过得真的好,比众人印象中的更美,黛眉明眸,粉妆玉琢,如缎黑发上,仅有一只简单但质地极好的白玉钗,她穿着一袭月牙白的雪纺裙服,步步生莲,全身散发着一股清雅气质。

  只是,她走到他们面前,怎么一脸平静,也不叫人?

  气氛尴尬又凝滞,老侯爷见儿子媳妇不说话,自己又被丁荷晴直勾勾的盯视,他不由得恼羞成怒,出口斥责,“总是景宁侯府生养出的丫头,你连叫人都不会吗?!”

  老侯爷大为光火的开了头,又见丁荷晴仍是那种冷静自若的神态,其他人也忍不住接话——

  “就是啊,住在这大宅子,也不知尽尽孝道,知会长辈过来。”

  “难怪老天爷惩罚她,让她被宁王休了,也没脸出门。”

  侯府的人个个盛气凌人,把静默的丁荷晴当丫鬟在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