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老百姓们议论纷纷,皇亲国戚与朝中百官也很关注,在宫中巧遇苏晨光或朱靖时,都会忍不住好奇问问缘由。

  朱靖冷漠以对,苏晨光则笑得很神秘,让他们心痒得几乎要得内伤,不少好事者还日日枯守在颐明园大门,但丁荷晴仍是大门不出。

  由于没有任何新进展,无法再煽风点火或加油添醋,这事渐渐平息了下来,老百姓很快就又找到可以当茶余饭后嚼舌根的话题。

  东街霸王的妻妾低调的将他的人头入棺,办妥丧礼后,人去楼空,府内的财物也被搬空,东街霸王身后的大主子刘阁老因此与替天行道组织结下大梁子,私下派了许多暗卫,还以重金权势利诱各方人马,誓言找出他们的巢,全数歼灭。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样铺天盖地的围剿,近一个月来,替天行道组织没有任何行动,于是,又有传言流出,替天行道组织畏惧刘阁老势力,悄悄解散了。

  于是,某些忌惮该组织而被迫安分度日的各路人渣,又开始活跃起来。

  仍是夏季,烈阳高高挂,京城大街上,两旁店家林立,伙计亲切的招揽客人,傩商小贩也扯喉叫卖,一切都与过往没啥两样,不过一会儿,就见一个中年大叔一边跑一边高声喊着——

  “要打死人了,谁去宣园救救人啊?!”

  “宣园不就是杜家的大宅子吗?”

  有人开口一问,其他人的表情马上都不好了。

  杜家是权贵之家,尤其杜大人的嫡长子杜京亚与大皇子交好,当今皇后还是他的亲姑母,如此尊贵的身分,让杜京亚目中无人>,坏事做尽,恋男童癖更是公开的秘密,老百姓们多么希望替天行道组织也能杀了他,但执行难度太高,杜京亚怕死,出入的随身护卫随便点一点都多达三十名。

  中年大叔这一路大叫,不少好奇的、关切的,当然也有看热闹的都往一个方向跑,愈接近宣园,吆喝声愈大,还有一道呼天抢地的女声夹杂其中,大伙儿硬是挤上前去,就见宣园门口,几名高大的家仆正对着一名憔悴的年轻妇人又踢又踹。

  “怎么回事?这会把人打死的!”

  “我也不清楚,但打死人,谁又敢管?杜大少爷出身富贵,从小被娇养着,个性歹毒恶劣,手段凶残,原本就无法无天。”

  围观的路人们小小声的交头接耳,个个眉头揪得紧紧的,同情的目光看着那名被打倒在地的粗衣妇人,但就算再怎么气愤不平,也没人有勇气出头。

  “你们就打死我吧,反正我一个寡妇也不想活了,我只剩一个儿子啊,却被你们弄得人不像人,死时连眼睛都阖不上,他是含冤而死,他全身呜呜呜……都是伤啊,还我儿子的命……呕……”哭号的妇人猛地吐了一口长长的血箭,她嘴角全是血,却仍喘着气儿,哽咽的叫嚣着她的怨、她的恨、她的不平。

  那几名小厮气炸了,对着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恨恨的嚷道:“让你说,让你再说!”

  妇人痛到蜷缩成一团,再也开不了口,围观人群的议论声愈来愈大。

  由于这群人占据了街道,来往的人车只能走走停停,最后,终于变成交通大打结,窒碍难行,其中一顶软轿也被迫停下来,轿窗的帘子被拉开来,随即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叫轿夫停轿。”

  “小姐,前面很混乱,人又多,你不会想下来的。”莹星马上回答。

  “停轿!”

  铃月向莹星摇摇头,反正也过不去了,只是难得主子想透透气,偏偏才离开颐明园没多久,就遇上这事儿,唉,她无奈的示意四名轿夫把轿子放下来,就见到主子自己掀开轿帘走了出来。

  围观的群众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但见她相貌出众,一袭月牙华服,有一股别于大家闺秀的凛然威仪,身后还跟着两名秀气的丫鬟,众人皆不由自主的让开,让她们一行人走到最前面。

  丁荷晴蹙眉,那妇人看来不过三十岁,披头散发,一张脸被打到鼻青脸肿,衣裳上满是血渍脏污,空洞的泪眼充满无助与绝望……

  太像了!像极师父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的眼神,那是他听到她被诬陷成杀他的凶手,却无法开口替她澄清时,他的抱歉、他的恨、他的不甘心……

  她眨了眨眼,努力压抑因忆及那椎心刺骨的痛,差点夺眶而出的热泪。

  “小姐,请你帮帮我,帮帮我好吗?他们杀了我的孩子啊!”泪流满面的妇人突然跪着爬向她。

  众人怔怔的看着妇人脏污染血的双手,紧紧抓着那名一看就是千金闺女的月牙雪纺织裙。

  多么昂贵的布料啊,上面顿时沾了斑斑血迹,旁观百姓都替该名妇人担心,忍不住低声交谈起来,这要赔钱的,那妇人哪有银子赔?

  “喂,你说话就好,怎么双手径往我家小姐衣服上抹,这衣服都让你……”

  莹星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吵嚷的街道突然一片静默。

  丁荷晴竟然蹲下身来,白嫩如葱的玉手紧紧握住妇人的双手,语气平静,声音却有些沙哑地道:“小娘子,你别急,你受伤了,先把伤养好,再来处理你儿子的事。”

  面无血色的妇人先是怔怔的看着眼阵略湿的美丽女子一会儿,随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大声哭叫出来,“呜呜……不行啊,我的伤不要紧,我儿子还死在家里,他眼睛不肯闭上啊,呜呜呜呜……”

  丁荷晴咽下鲠在喉间的硬块,对着痛哭失声的妇人道:“我知道了,我会派入去处理,你先去我那里,把这一身伤养好。”

  铃月跟莹星呆呆的看着主子,都忘了要上前帮忙,其他人看着这一幕也都呆若木鸡,同时间,一辆马车在路旁停下,车上坐的正是从皇宫出来,要前往宁王府的朱靖跟苏晨光,两人拉开车帘一角,看到这一幕,互看一眼,立即下车,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向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