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仇人已死,又欢直言恢复官家千金的身分又如何?她是人尽皆知的妓女,反正一切早已回不去,所以,她甘愿为丁荷晴效力。

  身为花魁,她结识不少三教九流,理所当然成为丁荷晴的第一个线人,替她收集情资,两人也因而成了莫逆之交。

  丁荷晴更是透过她,认识一些可以信任的市井小民或富商名流,他们生性仗义,也有济弱扶倾、惩奸除恶的豪情壮志,他们都成了替天行道组织的一员。

  过去,丁荷晴住在宁王府,必须夜探聚花楼,到又欢的香闺,催眠她的客人后,再听取情资,后续的安排也是以同样的方式。

  现在,她一人独居在此,若不是考量到她一,个下堂妻召花娘入府的消息传出去,可能引来宁王的到访或关切,她是可以大大方方的找又欢来颐明园,毕竟又欢的琴艺是京城出了名的。

  但对宁王那种太有责任感的男人,她很清楚保持安全距离,才能以策安全,她可不想让他发现她就是鬼魅森林中救了他的恩人。

  思绪翻飞间,又欢提起最近让老百姓憎恶的黑名单,还有不少人直言谁能接触到替天行道组织的人,他们愿意付钱除害。

  但她的线人再进一步查访,发现那些人中很多都是拿了刘阁老手下的钱,刻意放饵,要找出替天行道组织的人,最后围剿消灭。

  “树大招风便是如此,更甭提这一年多来,我处理掉的人渣都跟刘阁老有关系。”丁荷晴抿了抿唇,“既然如此,那些饵我们就不咬了,暂时休兵。”

  又欢点点头,随即在铃月的陪同下,从后院的侧门离开。

  丁荷晴觉得思绪有些繁杂,她闭上眼,缓缓吐纳,让心情慢慢沉淀下来,没想到此时竟来了一个不请自来的人!

  莹星一脸尴尬的领着一身贵气的苏晨光来到花厅,“小姐,我赶不走他,我说你谁也不见,他却自己跑进来了,陆大总管看到他,很恭敬的喊了他一声世子爷,说他是宁王的好朋友,镇国公府的世子爷,也是跟着王爷去打仗的大副将。”

  “没关系,你下去吧。”丁荷晴看着眼前这名高大英挺的男子,虽然有些吊儿郎当,但有一张爱笑的脸,让人无法讨厌。

  苏晨光好奇的打量着她,明眸皓齿,是个大美人,尤其那双沉静的瞳眸如同黑曜石,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定住了,不过她的气质又带了抹淡然,多了股生人勿近的疏离,“你就是靖的前王妃?”他双手交负在后,绕着她转了一圈,惊艳的摇摇头,再啧啧称奇的道:“怪怪,你怎么可能是景宁侯府出来的人?从头到尾就没半点像的!”

  “世子爷找我有事?”她语气平静,明眸澄净,完全不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他爽朗大笑,“哈哈哈,好,单刀直入,这么率性的姑娘,靖怎么不要呢?”还真是坦率,她微微一笑。

  他眼睛一亮,“完了,完了,你肯定有在靖的面前笑过吧?难怪他对你念念不忘。丁荷晴,我苏晨光见过的美人很多,但你真的是美人中的大美人!”

  丁荷晴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世子爷不是为了赞美我而来的吧?”

  “当然不是,我是特别来见你的,想我跟靖从小一起长大,不管什么年纪的女人,一看到靖就移不开视线,忘了他身旁还有我这个美男子,但我听到你对他做的事之后……”他尴尬的笑了两声,再搔搔头,“费这样想有点坏,但你是第一个不想黏着他的,我就觉得你特别,我很欣赏你,我们交个朋友吧。”

  她看着眼前这张热情的笑脸,脑海中迅速掠过这一年来听到跟苏晨光有关的事,评价多是好的,是个不受世俗框架所限的世家公子,突地,某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粲然一笑,“可是我不欠朋友,只欠一个哥哥。”

  “你跟她成了兄妹?!”

  “是啊,说来她真不像大家闺秀,比较像是江湖儿女,靖,你知道我也有许多江湖朋友的。”宁王府的厅堂内,苏晨光口沫横飞的向朱靖笑道:“她很爽朗,也很直接,她这一出族就没亲人了,她要一个哥哥,而且是一个像我这样有身分背景的哥哥,多少有靠山,别人也不敢低看她,还有,她说京城她一点也不熟,现在身分又特殊,实在不方便出门,说等大家没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后,请我带她到处走走逛逛。”

  朱靖只能点头,食指却无意识地一下又一下轻敲着桌面。

  平心而论,他不怎么喜欢好友对她的热络,但她跟苏晨光说,她对京城一切都不熟……

  稍早之前暗卫才来向他禀报,聚花楼的花魁又欢进了颐明园,还是从侧门由铃月带进去的,她一个深居简出的女子,怎么会认识青楼花娘?这一点透着古怪。

  “真是太可惜了,你们休离了,不然你就得喊我一声哥哥,”苏晨光再以手肘轻撞了下突然走神的好友,“要不要巴结一下,我帮你把人给追回来?”

  朱靖回过神来,绷着俊脸道:“婚姻岂是儿戏?!”

  “好吧,唉,要不是打定主意不碰情啊爱啊这玩意儿,我觉得我跟这个妹妹挺合得来的,我爹娘催我成亲多年,每催一回,我就跑去浪迹天涯,他们都死心了,把我一人丢在京城生活,搬到南方去,连这一次陪你出征,立了大功,他们也没什么表示。”苏晨光看似很认真的思考,飘忽的眼神却不时偷偷瞄向脸色凝重的好友,“你说我娶了她,带到南方去给两老看,能不能修补一下我们的亲情?”

  朱靖喉头酸涩,对这莫名而来的醋意感到生气,“你若不担心外界怎么看你娶了好兄弟才休离的下堂妻,你就去做,我还有事要忙,先进书房。”丢下话,他起身拂袖而去。

  “喂,你怎么生气了?夏日气燥啊,我开玩笑的,人家欠哥哥,不欠丈夫啊。”苏晨光当真没想到好友会冒火,急急的追上前去。

  不过短短几日,丁荷晴便成了京城中的火热话题,成了人人称羡的宁王下堂妻的风头甫过,宁王的至交好友,镇国公府的世子爷就派人送了一大堆布匹、胭脂水粉、好茶好酒一路招摇的送进颐明园,再大肆宣布,从今往后,丁荷晴就是他认的干妹妹。

  要说这次征战立功,苏晨光没封爵,也是因为他出身镇国公府,他的老子跟祖宗们得到的封赏跟功勋已是公卿贵勋中数一数二的,再论功行赏的加封就要当王爷了,这个层级一下子跳太高,再加上他跟宁王太好,宁王又已是众所瞩目的焦点,他一点也不想成为某些人眼中想除之而快的目标之一,所以皇上未给他加封,却赐了他一笔可观的赏赐,长相好、家世好,加上他未娶,多少未出阁的闺女视他为乘龙快婿,怎么他突然就认了丁荷晴当妹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