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朱靖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荒谬,“可是,那双眼睛莫名给我一种熟悉感……”

  “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漂亮的女人,眼睛不都长得大同小异?不管她,我现在满脑袋都是你的前王妃呢,不对不对,我崇拜她,却连见都没见过,像话吗?”他突然拍腿站起来,笑道:“我立刻去会会她。”

  朱靖蹙眉,“她从搬过去后,大门不出,外头日日挤满好奇围观的老百姓,直到今天,才没人在外探头探脑的,你别去烦她。”

  苏晨光愣了愣,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缓缓坐了回来。

  莫名的,朱靖竟被硬生生的看出一股心虚来。

  “你让暗卫去盯着她?为什么?你都休了她,你们没关系了啊?”

  朱靖抿抿薄唇,也闷了,要是他知道为什么就好了,对她,他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担心,“总之,你让她平静的过日子吧,她也够辛苦了,你别去招惹她。”

  “她辛苦?!她现在过的是如鱼得水、逍遥又自在的生活啊,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羡慕她?”苏晨光忍不住哇哇大叫。

  朱靖蹙眉,“羡慕?”

  “是,她虽然是你的下堂妻,但跟你还是有点关联啊,再说了,虽然休离,你给的条件那么好,代表你们关系颇好,谁还会去招惹她?我除外,但不是招惹,是去交朋友的,我去了。”

  朱靖看着笑着离开的苏晨光,他一直都羡慕他的爽直豪迈,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此时此刻,他更羡慕了,如果他能够对自己诚实一点,他也想去看看她。

  ***

  丁荷晴的日子的确过得很美好,这座神似江南园林的大宅院,精雕细琢,亭台楼阁,假山流水,不管往哪里看,都是明信片级的风景画。

  说来朱靖实在是个很大方的前夫,给了这座宅子不说,连原本就在这里干活的总管及奴仆近三十名,他也全数送给她,直言随她处置。

  她这个新主子一来,就让三十名员工失业,她可做不来,何况这座园子也太大了,她可不想累死莹星跟铃月,所以她全数接收,要他们原本该干么就干么去,月薪也照旧,反正朱靖让何诚搬来的那十多箱黄金,要养这些人一辈子都没问题。

  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看中的主院,除了莹星跟铃月,其他人等,没有她的吩咐,谁也不许进,因为她打算将主院的后院改成练功的场地,且主院后方还有一道隐密的侧门,她若要执行任务,进出相当方便。

  她大胆假设这道侧门应该是朱靖不想让王府的人知道他进出时的任意门,因为她挑中的这个院子,就是朱靖偶尔过来时住的院落。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古代男人很有品味,不管家具或摆饰,并未太过阳刚,而是显得舒服自在。

  所以,她没有动任何东西,只让两个丫鬟将所有衣物或日用品放进去而已。不过,为了持续的训练体能,她交代管理颐明园的陆大总管请人来将后院做了些许更动,一旦完成,即禁止他人入内。

  此时,主院内,一座面着荷池的楼阁,丁荷晴就坐在花厅里,袅袅沉香弥漫在空气中,透着一股雅致,一座气势磅砖的山水画屏风居中,隔开了内室。

  她在等一个人,夏季的风透过半圆雕琢的窗而入,阳光暖暖的照在她的脸上,她忍不住闭上眼睛,享受这份温暖惬意,闻着随风吹来的花香,听着啁啾鸟鸣。蓦地,她听到一阵脚步声沿着青石小径渐行渐近。

  她睁开眼睛,微微一笑。

  不一会儿,铃月就带着一名戴着帷帽的女子走了进来。

  铃月再为两人端来一壶凉茶,这才退了出去。

  虽然她心里有太多疑问,为什么要把一个聚花楼的花魁从侧门带进来,还要小心别让人看到,但主子在交代她做这件事时,已经表明了她知道得愈少愈好,她只能不问。

  铃月出去后,女子掀开帷帽。

  她长相艳丽,媚眼如丝,一头乌亮长发侧挽成美人髻,缀着一支金步摇,简单装扮,却勾人心弦。

  她朝丁荷晴一笑,却又煞有其事的叹息一声,“坦白说,我在京城这么久,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个下堂妻让人如此羡慕的。”

  丁荷晴凝睇着眼前眼波间尽是风情的大美人,笑道:“你说的对,我也没想到宁王这个人挺大方的。”

  又欢故作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虽然你没听我的话死死巴着王妃的位置不放,但我必须承认,你现在的日子倒也挺好的。”

  两人相视一笑,再一起落坐后,拿起茶杯,豪气的干杯,对饮起来。

  丁荷晴第一次以替天行道组织之名执行完任务后,在近郊看到一辆停着不动的马车,马车内传出女子的呼救声,但坐在马车前方的两名小厮却充耳不闻,她无法坐视不管,出手相救,那时又欢已经被那名京卫大人施暴,衣衫不整,脸上也有瘀青,她原本要杀了他,又欢却要她饶了他,因为他是她的客人,他若是死了,她会惹上麻烦。

  最后,是她催眠了京卫大人和两名小厮,让他们忘了今天的事,还对京卫大人下了一个特殊指令,永远不再踏进花街柳巷。

  又欢看到她做的一切,突然向她跪下,恳求道:“天下还有许多不平之事,如果可以,可否请女侠帮忙惩治不公不义之事,尤其是仗势欺人的贪官污吏。”

  她再进一步解释,她本是世居南方的世家千金,遭一名恶官陷害,一家遭罪抄斩,她是全家人拚命保全而逃出来的,本想告御状,但一路颠沛,最后只能入青楼苟且偷生,期许能在有生之年为全家人报仇。

  丁荷晴本想好人做到底,替她杀了仇人,再给她钱赎身,但又欢拒绝了。

  “奴家已是残破之身,聚花楼虽然龙蛇杂处,却是可以窥视官场肮脏事的地方,很多见不得光的消息也在那里传递,我真的想做些有意义的事,这身子够肮脏了,只有做些有意义的事,才能让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也有可取之处,请你帮帮我吧。”

  她答应了,而那名害了又欢全家的贪官,竟在月余后,升官来京城任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催眠了他,让他将贪污的密帐放在床上,再将诬陷又欢一家的事写了自白书,又写了遗书,说他因良心不安而上吊自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