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没关系。”丁荷晴决定不再扮什么清纯少女,这个什么宁王的真是太麻烦了,见个面说个话像要过五关斩六将,拖拖拉拉的那么婆妈,不就是要给她一张休书吗?她今天是要定了,来个一拍两散。

  两个丫鬟发现主子眼神变了,整个人的气质也跟着改变了,但不知怎地,她们比较喜欢这个眼神沉静的主子。

  “王爷,我是你的王妃,我们成亲一年多,也该见个面了。”

  丁荷晴一想到即将结束已婚妇人的身分,声音不自觉多了抹轻快的笑意,而这种声音从来都不属于执行任务时的她。

  屋内,朱靖听着这突然响起的轻快女声,始头看着站在一旁的何诚,说道:“是该见面,顺道说再见。”他将写好的休书摆放在桌上,上面的墨汁未干。

  何诚觉得残忍,但主子做事,奴才能说什么?他走去开门,没想到,先冲进来的竟然是李芳仪,他双手一拱,“侧妃娘娘,王爷要跟王妃……”

  “不行,我先在外面等的,而且我也跟王爷分开一年多,王爷,在皇宴上,我们甚至没说上话,回来的路上,王爷又跟我不同马车……”

  李芳仪原本还委屈的说着话,却突然住口,她看到桌上的休书,看到了丁荷晴的名字,她眼睛一亮,笑逐顔开。

  此时,朱靖的眼神已经落到她身后,他诧异的看着从容走进来的女子,她青丝如墨,一双明眸澄净动人,肤若凝脂,红唇轻扬,美目流转间,风情尽现,一袭月光牙裙服,更衬得她如天仙下凡。

  她……是丁荷晴?!

  “荷晴见过王爷。”丁荷晴敛裙行礼,嘴角微扬。

  对成亲一年多才第一次见面的夫婿该说些什么?初次见面,你好,还是久仰大名?偏偏她的视力又太好,一眼就看到桌上的休书,上面还写了她的名字,成了下堂妻,却也是心想事成,这让她的心情实在矛盾,又好气又好笑。

  朱靖没想到丁荷晴是如此精致出色的女子,而且她那双纯净的明眸在看到他放在桌上的休书时,闪过一抹气笑又满足的愉悦眼神,让她整个人看来更为灵动。

  丁荷晴也没想到堂堂宁王竟然是这么俊美出色的男人,头戴玉冠,身形挺拔,一身锦衣华服,将他衬托如天只神人,让她更没想到的是,如此冷漠与霸气共存的男人,与她竟是“旧识”!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铃月跟莹星不敢入内,她们只敢站在书房门口,担心的往内看。

  她们是第二回看到宁王,第一次就是主子跟宁王成亲那一天,当时,她们就知道他贵不可言,但乍见这种美男子,她们也是脸红心跳,可怎么……她们能看到自家主子的侧面,主子看起来心情很好,但又不像看到好看的男人心荡神驰的样子。

  “王爷要休了姊姊啊,何诚是不是将府里这一年的情形告诉王爷了?姊姊是真的很过分,这一年多来,她独居正院,谁也不能进,连我这个侧妃都不行。”李芳仪上前一步,说得万分委屈,内心对丁荷晴可是憎恨厌恶到了极点。

  她多次要去找丁荷晴的碴,偏偏治不了她,还弄得自己跟丫鬟满身伤,这会儿,一张休书就摆在桌上,她怎么能不欢喜?,

  “不是不给进,妹妹想刁难我,就连床上的事儿都拿来恶心我,怎么让你进?”丁荷晴随口回了一句,再走到桌前,低头仔细浏览休书内容。

  “你——你胡说!”李芳仪涨红着脸否认。

  “你敢发毒誓?”丁荷晴抬头看她,问得好无辜。

  李芳仪顿时语塞。

  朱靖定定地看着丁荷晴那双沉潜不见波动的眼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得磨眉问道:“我们是否见过?”

  丁荷晴微微一笑,“不曾。”

  这当然是谎话,她受过忍者识人特训,就算只见到一双眼,也能在一百人中清楚的辨识出该人,所以,她知道上回在鬼魅森林拯救的大胡子男就是他!

  但他要认出她应该很难,一来是她的装扮,二来是她收敛的煞气及冷漠,可是他对她竟有似曾相识之感,这男人真不简单。

  既然如此,那休妻一事就得速战速决,她可不想因为他想报恩就不休妻了。

  “咱们言归正传,王爷休书都写好了,我也一一细看过了,王爷厚道,休书内容写的是你对我无感,且洞房未入,我还是清白之身,外人也知我还是完璧,还有你愿意赔偿我这一年多独守空闺及蹉跎青春,所以,休离的条件任我开,这点很好,真的非常好。”

  朱靖有些傻眼,他的确写了些话,但文言许多,怎么让她解释起来都变得俗气?再者,女子被休不是该一哭二闹三上吊?但她怎么笑意盈盈,还赞美他的休书内容写的非常好?!

  何诚、李芳仪也是目瞪口呆。

  书房门外的莹星差点就要冲进来跪求王爷,替主子说些好话,主子的头脑是坏了吗?应该要哭求王爷不要休了她才对啊!可是铃月急急的拉住她,不让她进去。

  “休离的条件中,钱是一定要的,至于给多少,就看王爷的诚意,当然,多多益善,呃……抱歉,请先让让。”丁荷晴礼貌的示意,请朱靖起身离座。

  朱靖莫名的起身,却见她很自然的就座,挽起衣袖,先拿桌旁的一张白纸,再拿了摆放在砚台上的狼毫,蘸点墨汁,下笔在白纸上写了补偿金额由王爷凭着良心及诚意来给予等一长串的字。

  朱靖眨了眨眼,错愕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她。

  “我还有另外的条件,我要出族,女子出嫁从夫,成为下堂妇,再让娘家人操控人生一次,我可不愿意。”她一边说一边写下,“这件事王爷得替我处理,我要净身出户,从此以后,跟那个家没有任何关系,爹、爹再娶的娘、一堆姨娘,其他兄弟姊妹,都无瓜葛。”

  她这一连串的言行举止,让众人表情各异,瞠目结舌居多。

  朱靖则是啼笑皆非,他想休妻,怎么她却更想被休?连条件都想好了。

  “基于如此,我欠一间遮风避雨的屋子,也请财大势大的王爷不吝给间屋子住。”丁荷晴继续说,下笔的手没停,“府里的人事物,我只要莹星跟铃月两个丫鬟……对了,我在王爷的金库拿了一件天蚕丝背心,还有,我要带走陪嫁的衣服首饰,就这样了。”写下最后一个字,她抬起头,微笑地看着他,这是做买卖,绝不能摆臭脸,也不能有杀气。

  朱靖看着这张笑得特别灿烂的容顔,不得不说,真的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你为什么会需要那件天蚕丝背心?”他的口气竟比他以为的更为温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