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两人在宫人随侍下,往御书房走去。

  但到了曲桥旁,大皇子朱晏带着他的知交好友兼表弟的杜京亚,在多名宫人随侍下迎面而来。

  “看看这是谁啊,本皇子所有手足中最出色、最勇猛,也是父皇唯一封王的五皇弟,神隐了两个月终于踏出宫殿了,果然,看起来完全康复了,而且还比一年前更加俊美了。”朱晏相貌俊逸,一袭圆领紫袍更显得他雍容华贵,但言行间倒也能看出他身上沾染不少纨绔气息。

  “可不是,说来,大皇子你也该带兵去打打仗,再回来躲藏不见人两个月,你肯定也会如此的神清气爽,俊美无俦啊。”杜京亚油腔滑调的跟着嘲讽起朱靖。

  “大皇子若是去打仗,你这小跟班理应也该跟着去,不过你铁定不是带兵出征的去建功立业,而是会带着上好的酒菜、陪玩的妓女,喔不,你是带着陪玩的小男童……”苏晨光不客气的呛了回去。

  杜京亚是当今皇后的嫡亲侄子,长相清秀,从小进出皇宫,跟着朱晏吃喝玩乐,还传出有恋童癖,声名狼藉,是他皇室黑名单中废物组的第一人。“苏晨光!你以为我不敢揍你吗?!”杜京亚气得脸涨红,双手握拳。

  “啧啧,恼羞成怒了,我说宁王,皇上还在等着我们,去迟了,是不是该把这段话讲给皇上听,再有下一回要出征,举荐两人去送死,如何?”

  苏晨光说得笑眯眯,朱晏和杜京亚听得牙痒痒。

  朱靖冷眼看着他们,并未说话,可他强大的气场完全将两人震慑住,使得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后方的随侍更是畏惧有加,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头低得不能再低。

  空气凝结,直到朱靖抬脚,面无表情的越过两人。

  只有苏晨光依然笑容满面,得意洋洋的抛下话,“王爷不屑跟你们说话呢……不是,他喉咙也有伤到,你们千万别跑到皇后娘娘面前去哭诉啊,所谓男人有泪不轻弹,除非你们是女的。”

  杜京亚怒不可遏的要追上前揍人,朱晏一把拉住他,“先忍住,战功再加上父皇的恩宠,他要呼风唤雨也够了,他跟苏晨光现在是全民英雄,才能如此嚣张,咱们惹不起。”

  “难道咱们对他就只能这般容忍礼让?你可是他的大皇兄啊,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杜京亚恨啊!

  朱晏又何尝忍得住这口怨气,但母后再三叮咛要他再忍忍,她跟刘阁老派人在朱靖返京途中,将他们一行人逼进了鬼魅森林,他们仍有办法逃出来,可见得真不是简单能够对付的,不过他相信母后和刘阁老绝对会将威胁到他登基之路的阻碍给彻底潮除!

  御书房内,皇帝看着气色显得红润的朱靖,在宽慰之余,还是提到了丁荷晴,“皇后今日召她入宫,你还是不愿意见她?”

  “儿臣心意已定,多见一次面,也不会改变儿臣的决定。”朱靖的态度始终如一。

  苏晨光也知道皇上一直希望儿子和自己的王妃见一面,但他比较好奇的是……“皇上对宁王妃很有好感?可是景宁侯府的人一一拿出来谈,没有一个上得了台面的。”

  “没错,但也因此更凸显出王妃的不凡,朕必须承认侯府的老夫人把她教得很好,朕与她几次短暂会面,觉得她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皇上看着神情仍然清冷的儿子,“她不是在侯府长大的,朕希望在明日皇宴结束后,皇儿不要先入为主的评断她,把她当个陌生人,也许你会喜欢她那副云淡风轻的沉静。”

  他语重心长的说完这一席话,便让两人退下,但不忘朝苏晨光使个眼色,要他这个从头到尾都杵在一旁的好朋友当说客。

  苏晨光搔搔头,走在朱靖身旁,轻咳两声,“皇上看来对他的皇媳妇很有好感,靖,你真的不先了解……”

  “我现在最想做的是找出我的救命恩人。”朱靖认真的看着好友,“不瞒你说,这是生平第一次,我心里有了一个女子的身影,可笑的是,我连她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养伤的这段日子,他不断回想起那半个月与她朝夕相处的点滴,以及她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发现自己渴望再见到她,那种渴望不仅仅是为了报恩,而是想要每天都能见到她,希望她能陪伴在自己身边,是一种她一定都在的安心感。

  苏晨光先是一愣,随即诧异的哇哇大叫,“虽然你这条命,还有我们几个兄弟的命都是她救的,但报恩并不一定要以身相许,万一她人老珠黄,还是个丑八怪,你也要吗?”

  “只要她愿意,我就可以,不一定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关系,就是相伴到生命结束也可以。”朱靖说得真切,对他而言,心灵的契合更重要。

  苏晨光不再劝说,好友个性执拗,认定的事,要改变可比登天还难。

  何况,他游历四方,感受最深的就是爱情这件事完全没道理可言,有人一见钟情,就此相伴到老,有人飞蛾扑火,死了也要爱”更有人,不过为了一个承诺,从此遁入空门,绝情绝爱,这也是他绝不碰这玩意儿的主因。

  翌日,天朗气清,近中午时分,皇宴在御花园举行,皇亲贵胄、文武百官皆锦衣华服的出席,连李芳仪这名宁王侧妃也是打扮得珠光宝气,但宾客中却不见正妃的身影。

  不过也没人在乎,丁荷晴没出席的原因,众人是心知肚明,宁王在宫中养伤两个月,不只一次拒绝她的探视,更别说她可是皇后派人接进宫中,特别恩准让她去探病的,宁王此举可是一次驳了两个女人的面子。

  皇后打的心思众人也是知道的,不外乎就是要提醒宁王他还有个娶了一年多的王妃,征战回来,还不闻不问,等于是任其守活寡,恁地无情。

  当然,最可怜的莫过于丁荷晴,被皇后逼着去吃了几次的闭门羹,休妃的消息也因此传了遍,在这样的氛围下,不仅她没有脸出席,就连景宁侯府也怕成了让人嘲笑的箭靶,无人到场。

  至于其他带着精心打扮的闺女出席的大臣皇亲,自然也是各有心思盘算。

  宁王打了胜仗,可以说确定了他是明日的君王,若女儿被看上了,就是未来的皇后,娘家这边不也能跟着飞黄腾达了?

  气派皇宴上,备上各珍馔美酒,各色美人婀娜娉婷,环肥燕瘦,妖娆美丽,个个引颈期盼宁王的到来。

  终于,皇上与皇后出现了,两人身后就是万众瞩目的宁王,他头戴玉冠,一袭绣金绸缎袍服,一股与生倶来的尊贵霸气与桀骜冷锐的目光,都让人又敬又畏。

  他身旁是风流倜傥的苏晨光,当然,还有大皇子、杜京亚及其他皇子。

  但大多数的目光都投注在俊美无俦的朱靖身上,美人们美眸熠熠生辉,莫不为他的神采倾倒。

  众人同时向皇上及皇后行礼后,皇上先行落坐,说了一番赞美宁王的话,再要众人不须拘束,待众人落坐后,即示意乐师奏乐,添些喜乐气氛。

  接下来,觥筹交错,一片喜气,不少人向朱靖敬酒,也不忘带着自己闺女让朱靖看看,其中,年近四十的李尚书更是拉着自家女儿李芳仪到朱靖的桌前。

  他虽是朱靖的岳丈,可是他从不敢以长辈自居,毕竟女儿只是侧妃。

  众人对他这等举止,莫不在心中嘲笑,李尚书真是被权势朦了眼,女儿只是侧妃,说穿了就是个妾,这个场合她本就不该出现,出现了也该低调着点,偏偏他这个老丈人还眼巴巴的带着女儿凑上前,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个当妾的女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